官路多娇 第262章:狼组之王(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62章:狼组之王(1)

  那副少女特有的撒娇姿态让叶孤城也是有些脸红,刚才还是伤心欲碎,现在却又仿佛全部忘记,这女人,特别是未婚的二十几岁女人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教你可以,不过称呼要改改,别整天大叔,大叔的,好像我跟我们家老头一样,成中年人了。”   “那我叫你师傅?”潘银莲抬头,以询问的眼光看着叶孤城。   “刚才是谁说我能开了这花瓶,就认我做哥哥的?”叶孤城有些得意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倒不是真想收个漂亮妹妹,好整出些暧昧关系。盖因他深知这丫头心目中哥哥的分量,也许任其自然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离悲伤,可如果自己取代那个位置,效果则会好得多了。   “这个,刚才……”潘银莲想要反驳,却现刚才自己的承诺太过绝对,实在没有什么语言上漏洞,只是却很难真接受这大叔转眼间变成哥哥,“那就算是临时代理哥哥吧,表现好再转正。”   叶孤城点头,代理哥哥总比大叔要强上一些,最起码把他从中年人的范畴中拉了回来。   潘银莲则是一旁偷笑,表现好不好还是是自己说了算,过段时间,一句话就又恢复了他大叔是名号。   两人个揣心事,却忽然意识已是夜深了,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已然是十点。叶孤城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外屋,好不容易得了空闲,却被那丫头弄得连觉都没睡好。地上的东西也没精神收拾了,不过好在自己不在侧屋睡。   那丫头却是紧跟在叶孤城后面,只待他刚迈出侧屋,就“咔嚓”一声反锁上屋门。叶孤城苦笑,看来这丫头还是没忘刚才的尴尬事,依然防着。叶孤城掏出口袋中的钥匙扔到茶几上,真想要想进去吃豆腐,那道门就岂能拦住。只不过这样的女孩做妹妹更好,做情人实在让他有种负罪感,貌似就是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就在这时,有人在敲大门。   潘银莲没有回应。   可是,敲门声却不止。   潘银莲只好穿好衣服,去开门。   叶孤城一双刀锋般的眼光,冷意森然。   “你好!请问是潘爱莲家吗?”秦伟东笑道。   “潘爱莲?她是我姐姐,早就出嫁了!”潘银莲道。   “哦,那你姐姐家在哪里?”   “你们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们是县公安局的,想找你姐姐了解点情况。”郝馨予笑道,亮了亮证件。   “我姐姐的家知道,可是姐姐现在哪,我也不清楚!”   “你能不能把话说得明白点?多谢!”郝馨予道。   “我已说得很明白了,姐姐的家知道,姐姐现在哪,不知道!不需要我再重复吧!”   “哦,那你能不能带我们去潘爱莲家。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事,十万火急!”   “可是,警察同志,现在已是夜十点了!”   “我们可以给报酬!三百元怎样?最主要的是,这事可能关系到你姐姐的安危!”   “好吧。”潘银莲拿出一把伞。   三人出了门。   叶孤城的嘴角有了一丝冷笑。   就在秦伟东郝馨予以及潘银莲出门的同时,与这个小塆落大约一里的一座破败的寺庙内,人声喧哗。   马空群在中间的座位上,却也不再着急。撇嘴扫视了两旁边静观其变地各位大哥,顿时有些飘飘然起来。这种众星捧月,被人尊敬甚至是惧怕的感觉是他向往已久的,如今终于实现,不过在接受朝拜之前,先要把那个嚣张了两个月的所谓虎哥废掉。   古有以人头祭旗,今天他便要用那虎哥的鲜血立威。   接过手下递上的茶水,悠然自得地呷下一口,方才缓缓开口:“虎哥,你的靠山已经走了。不用再装腔作势,龙叔帮了你两个月,让你的鹰堂得以展,如今却再也不会有人给你机会了。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马上解散鹰堂,要么滚出大阳、江南,我可以考虑让你继续在这里混口饭吃。我这个人很大度,从来都不会赶尽杀绝!”   “哦?那有没有第三个选择?”变魔术般地,雷虎手中出现了一把小刀,通体黝黑地刀身,只有刀刃处也是锋芒毕露,寒光闪烁。似是无聊却是很认真地用那把足有十几公分长的小刀修起了指甲。   随着刀刃的翻动,碎屑纷纷落下,却没伤到一丝皮肉。   这熟练地动作却让一旁的人看得心惊异常,生怕那位耍帅的大哥一不小心削掉了手指。   马空群虽也惊诧于鹰堂的刀法。但却没有丝毫的惧怕,多年来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早就熟悉了生死边缘的那一瞬,这种装逼似的行为在他看来,再幼稚不过了。在这个暗面的世界,拿把破小刀出来显摆,真是可一笑。   “第三个选择就是用你手中的刀割向你地喉咙。你应该还没傻到那种程度吧?”哈哈地笑了两声。仿佛是讲出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连自己都是控制不住情绪。   雷虎含笑摇了摇头,眼神中终是闪过一丝戾气,“我确实还没傻到那种程度,不过,马空群,你要记清楚这是在哪里,看看你周围都是谁的人,我一声令下,足可以把你连同你的保镖一同灭到这里。你还嚣张个什么劲头?”   听得这番言论,本来安静的另一方顿时喧哗起来,盖因现本来关闭的窗户,侧门纷纷打开,而一个个手持砍刀,钢管的黑衣人赫然出现在那里,竟然把偌大的场地包围起来,粗算下来,至少也要好几十人,在这个以和平为基调的社会中,即便江汉市最大的海鱼帮也不可能一次性招出如此多出色的打手,而且看那样子一个个还是训练有素,完全不是街边拉来充数的小混混。   空手入白刃,那只是小说上的描写,马空群他们可不认为自己有那样地本事。   见己方慌乱起来,马空群心下也是有些焦急,这样的场面不是没有经历过,气势决定一切,况且他不认为那为虎哥有魄力真和自己硬拼一场。   大声咳嗽一声,压住众人地声音,待安静下来之后,马空群才是跨前几步,到了那个稳如泰山的虎哥面前,冷笑不止道:“虎哥,我真佩服你的能力,短短两个月就能训练出这多的精英,实在是让人佩服,不过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擒贼先擒王!”   话音未落,那只一直插在口袋中的手“唰”地抽出,随之一并出来的还有把制作精巧的袖珍手枪,挥手间,便指向了那个男人的额头。   这本是最后一招,如今却也不得不用出来。狞笑着看了眼对面的男人,“怎么样,虎哥还有什么话说,枪声一响,你就可以早登极乐了。”   雷虎却是没有丝毫的惊慌,脸上的笑容却是逐渐绽开,旋转着手中那把小刀,若有若无道:“你觉得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刀快?”   “当然是我的枪快,要不要试一试?”   话没完全出口,马空群却忽而感觉手背之上一阵剧痛,条件射下,顿也那把袖珍手枪丢到了地上,目光扫过,才现一把小刀由手背钉入,而刀尖却自手心钻出,淋漓的鲜血顺着刀刃缓缓流淌下来。   雷虎停下手中旋转飞快的小刀,神色霎时间凝重起来,待看清对方手背上的异物后才是转忧为喜,狼组专用武器,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稍一判断,便猜出那匕来自的方向,转头望去,才现一个俊逸的青年正笑吟吟地缓步走将过来,全然没有其他人那种紧张表情,更像是一个掌控了整个会场表演的导演,闲庭信步中带着一丝与这里气氛极不协调的懒散。   “老头子,你那刀好像没用上哦?”年青人在众人惊骇的目光踏入两方对峙的中央,扫视一眼地上的小手枪,弯身捡了起来,“啪”地一声扔到旁边的桌上,“不过这战利品还是送你吧!一会还要有事求你,勉强算做报酬。”   “小子。咱们什么关系,还用得着这个?那不是太见外了吗?”雷虎说话间抄起了桌上地袖珍手枪,三弄两弄便把其变成了一堆零件。扬手洒落到了水泥地面上。   看这那熟练地拆枪动作,叶孤城也是敬佩不已,自己对枪只能算是精通,并没有花太大力气去研究,在这一点上好像与那位有着不小的差距,传说中这位狼组前辈精英可是以枪法进而扬名立万,闲来无事之时,还真要讨教一二。   不过对于那玩笑似的话语,他却并不认同,隐然间眼神中也是出现不满之色。“老头子,咱们地关系是不错,但是哪次求你办事,你痛快地答应过,无利不起早。既然你嫌这小东西太轻,我就送你份大礼,到时候你可不能扔了。”   这两人一唱一和,聊的起劲,却把另外一边气得够呛,马空群伤重本应立即送去医院,奈何大门窗户却被堵地严严实实,都是些手持棍棒,砍刀的一流打手,如果他们不退开,就算自己这边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冲不出去。   这帮人以打杀过活,对于治疗外伤,减缓伤痛还有些法子。只是对于这种深情况却也无可奈何,想要止血就要拔掉刀子,可是看老大痛苦的模样却也是无人敢上前一步。   海帮的二号人物适时地站了出来。不过底气却远远没有刚才那样足了,“虎哥,如果你还讲一点江湖道义,就让马哥先行出去治伤,过后咱们在正大光明的干上一场,到那时鹰堂如果还能击败我们,那么就全由你说的算,怎么样?”   这番话虽是说与那位鹰堂的大哥听,但眼神却是流转于忽然而至地年轻男子身上,即便没有亲眼看到是他扔出的飞刀重伤老大,也从谈话表现猜出了事实的真相。在自己的调查之中,鹰堂还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物,能够和虎哥有说有笑,仅此一点,就知道此人身份不凡。   来之前,叶孤城便问了许多,大致也了解了两方的情况,重要人物也是让那位尽职尽责的保镖一一指出。   “虎哥,让马哥与咱们谈谈?”叶孤城整理着颈上的领带,打扮齐整,才抬眼道。   
推荐阅读: 《错爱专情总裁》 《危险啊孩子》 《领先四十年》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