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60章:大江东去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60章:大江东去

  吃过早餐后,曹彪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一坐在宽大的真皮转椅里,点起一支烟,狠狠地抽了几口。   这种坐等“宣判”的日子太难熬了。   尽管他已经向秦伟东“无条件投降”,苏枝媚的辞职报告也送到了秦伟东的案头,但秦伟东一直没有明白表态,曹彪心里也就始终不能真正的安宁下来。   事到如今,细细想来,他还真的从未摸准过秦伟东的脉搏。似乎一切官场手腕,在秦伟东面前都是失效的。这位二十六岁的县长,就是一个官场异类。似乎真的只有跟秦伟东说的那样,努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能获得他的信任。   但“努力干好本职工作”这句话,在官场而言,至少是在曹彪认知的官场而言,就是句笑话。彻头彻尾的笑话。在此之前,从来就没有一个官员,是靠着努力干好本职工作便能获得提拔重用的。   在曹彪看来,官场上如鱼得水的秘诀,自始至终只有两个字——权谋!   权谋手段高超,就能步步高升。   可是现在,曹彪的诸般权谋手段,在秦伟东面前失灵了。   该怎么办才能挽回颓势呢?   正当曹彪满脑子纠结之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是谁这么没礼貌?   曹彪很愤怒地抬起头来,正想开口呵斥,满脸愤怒的神情忽然就变成了惊愕,然后又转变为恐惧。   “牛常委?”   曹彪喃喃地叫道,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   站在门口的,正是江汉市纪委常委牛大力,陪同牛大力前来的,还有大阳县纪委书记包光明和市纪委的好几名干部。   对于江汉市纪委常委牛大力,曹彪并不陌生,彼此见过多面。   瞧这个架势,就知道牛大力不是来找曹彪聊天的。   “曹彪同志,有人检举揭发你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请你跟我们回市纪委去说明一下情况。”   牛大力望着曹彪,脸无表情,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平淡之中带着丝丝的冷意。   曹彪颓然坐倒,刹那之间,感到浑身乏力,一股冰冷的寒气,顺着脊椎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整个人犹如堕入了冰窟之中,连移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曹彪被市纪委带走调查的消息,风一般传遍了大阳县委县政府大院以至全县,一下子成为整个大阳最热门的话题,很多人交头接耳,难掩兴奋之情。也不是说这些人有多么的痛恨曹彪,但喜欢八卦乃是人的天性。这么“刺激”的事情,焉能令人不兴奋?   还有一个人,则是直接被此事吓坏了。   这个人就是县财政局长苏枝媚。   苏枝媚亲眼目睹了曹彪被带走的一幕。   她原本是到县政府这边来找县长秦伟东的。她想把请调报告面交秦伟东,以示自己真心改过的诚意。不想秦伟东还没到办公室。于是,她就想到曹彪办公室坐坐。   刚走到表哥曹彪的门口,就见到了恐怖的一幕。   这个姓秦的,真是混蛋!我们都已无条件投降,并且提出辞掉财政局长。   可是,秦伟东还是不放过!   同时,苏枝媚也想到了县委记李少阳。市纪委来大阳带曹彪,身为一把手的李少阳肯定是知道的。   李少阳与秦伟东在这件事上,高度配合!   县政府办公大楼三楼,曹彪被牛大力从办公室带走,吓得苏枝媚一颗心顿时就砰砰乱跳起来,脑袋里一片糊涂。   完了!!   全完了!!   苏枝媚始终相信曹彪应该不会有事。要动大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得市委主要领导点头,换句话说,必须得江汉市委记李永昌点头,其他人,包括市长冷冬在内,说了都不算。   如果李永昌真有动曹彪的打算,曹真应该会知道吧?曹真要是知道了,不可能不和曹彪通个气。也不是说曹真凡事都会和曹彪说,但这种大事,作为堂兄弟,通常来说不会太冷血。   而且,这也是苏枝媚担任大阳县财政局长两年多时间里,亲眼看到第一名县委常委被市纪委带走调查,苏枝媚被吓坏了,也是理所当然。   那么,下一个,会不会就轮到自己了?   苏枝媚脸色惨白,甚至连牛大力给她点头打招呼,都是神不守舍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给牛大力还了礼。   眼睁睁瞅着曹彪被带走,苏枝媚慌慌张张,调头就离开了县政府办公大楼,没有回县财政局,也没有要司机,租了一辆面的消失在大街的车流中。   曹彪被带走的时候,秦伟东到了办公室,就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冷冷地看着曹彪上了市纪委的车子,呼啸着开出了县委大院。   李少阳这么快就对曹彪下手,而且由市纪委常委亲自出马,就说明李少阳已经接受了他的“谈判条件”,同时也明白无误地表示了李少阳要完全掌控此事的决心。   拿下曹彪,乃是秦伟东谈判的条件之一。   曹彪属于那种典型的官僚,有头脑,会钻营,就是不走正道。所有的聪明才智,全都用在了为自己谋私利上头,唯独工作是敷衍了事。在他眼里,这个常务副县长的职务,就是一个实现自己“人生目标”的工具,为他提供源源不尽的金钱和各色各样的美女,以及他所需要的“威风”。   曹彪让秦伟东难以忍受。相比而言,比副县长李小军更令秦伟东反感。   因为曹彪占据的位置,比李小军更加重要,是秦伟东最主要的副手。而现在这个副手,不但不能帮忙,还需要秦伟东花费许多的精力和时间去防范他,制衡他。秦伟厌倦了这种制衡的游戏。   他需要的是一位真正能帮得上忙的副手。   所以,就算曹彪和苏枝媚明明白白向他表示了“臣服”之意,秦伟东也没打算改变主意。曹彪只是眼见形势不利,才不得不“投降”。一旦今后情形出现变化,曹彪的小心眼又会马上活跃起来。完全不排除他再度“倒戈一击”的可能性。   一个完全被私利蒙蔽了双眼和心灵的人,秦伟东觉得没必要花大力气去感化他了。   秦县长也不是神仙,没办感化所有的人。   现在,李少阳干净利落地拿下了曹彪,已经将“合作”的诚意表露无遗。   李少阳不能不合作。   这个早就在秦伟东的预料之中。李少阳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做才能“两利”。   秦伟东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县委记李少阳的手机号。   几分钟后,秦伟东来到县委活动中心。   李少阳是体育爱好者。他第一喜欢打篮球,第二喜欢乒乓球。现在打得比较多的是乒乓球。相对而言,篮球的对抗性和激烈性要大得多。如今,篮球是很少玩了,毕竟年岁大了,老胳膊老腿的,要是再折了哪根骨头,却如何是好?   李少阳无奈,只好将兴趣往乒乓球上转移。   秦伟东到大阳后已经陪他一起打过两次乒乓球。   当然,主要是扯事。   今天,李少阳想与秦伟东谈何事?   县委机关活动中心,有一个专门的乒乓球场所,还是七十年代的兴建的,设备老化,破烂不堪。秦伟东发现之后,拨了一笔专款,修葺了一番,现在已经像模像样了。   李少阳和秦伟东对打。   两人的秘书小王和小魏,则在一旁鼓掌叫好,时不时给领导递个毛巾和水什么的,做好后勤服务。   打篮球,李少阳不是秦伟东的对手,打乒乓球就不一样了。秦伟东的技术不见得胜过了李少阳,只是年轻,手脚灵活反应快,两个人倒是打了个旗鼓相当,杀得难分难解。   无论哪种体育活动,都要有旗鼓相当的对手,玩起来才能兴味盎然。若是双方水平相差太远,那就索然无味了。   第三局战罢,李少阳获胜,二十一比十八。   “书记,雄风不减少年啊!”   秦伟东放下球拍,笑呵呵地说道。   李少阳哈哈一笑,也放下球拍,说道:“我知道,你让我的。”   三局秦伟东胜了两局,不过比分都比较接近。   秦伟东笑道:“这个真的没有。要是你年轻时候,我肯定打不过你。论技术,还是书记更胜一筹,我只是体力好,反应快点罢了。”   虽然说乒乓球的对抗性没有那么激烈,但三局缠斗下来,也还是比较耗费力气的,秦伟东这么好的身板都额头见汗,李少阳的短袖运动衫已经被汗水湿了前胸后背的一大片。   两个人坐到椅子上略事休息。   小王和小魏在一旁服务。   李少阳拿起毛巾擦了把汗,挥了挥手,说道:“小王,你和小魏出去一会。”   “县长,曹彪肯定是回不来了!常务副县长可是个要紧的位置,一天都不能耽搁。县长觉得谁接手最合适?”   李少阳笑着问道,神态很是轻松。眼下,他不说完全掌握了主动权,最少是不再被动,心情放松,自也能够理解。   秦伟东笑了笑,望了他一眼,反问道:“我看书记有了人选吧?”   “县长,我怎么听闻江汉市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大阳原县委常委、副县长司马中天的案子?!”   “上级对一个旧案进行重新调查,也是实事求是嘛!关心爱护同志嘛!”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