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59章:必须低头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59章:必须低头

  已是深夜三更。   九星宾馆三零八号套房。   烟雾缭绕!   曹彪坐在沙发里不住地抽烟,双眉紧蹙,神情焦虑不安。   苏枝媚进门的时候,立即被满室的烟雾呛着,咳嗽了好一阵,伸手在鼻子前不住挥舞,俏脸涨得通红。曹彪却恍若未见,继续抽烟。苏枝媚望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走过去打开了排气扇,又将卫生间的门也打开,一样的开启了排气扇。   她理解曹彪此时此刻的心情,她自己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这段日子的九星宾馆,生意较之以前,差了许多,几乎是一落千丈,门可罗雀。九星宾馆生意红火,主要就是靠各个单位,各位官爷的公款消费支撑着的。县里的干部们,一段时间曾经“以九星宾馆为家”。   豪爽的公仆们一掷万金,以数不清的公款为九星宾馆的兴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缴纳这些公款的广大纳税人,广大的人民群众,都只能对这豪华的宾馆望而兴叹。   但是这些天,公仆们都不敢过来了。   娃娃县长秦伟东同志对这种现象极为反感,并要求县监察局明察暗访!   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包光明,过去一直保持“中立”,最近却有靠近秦伟东的迹象。对秦伟东的“指示”,不折不扣地落实。不知秦伟东是如何拉拢包光明的。   以前九星宾馆的常客,大阳县领导以及局委办的头头们,都惶惶不可终日,随时有可能被纪委请去喝茶,哪里还敢在九星宾馆露面?   曹彪今天,也是一个人悄悄而来,甚至连自己的专车都没有开,而是打的出租车,还不敢与苏枝媚同时赶到宾馆,必须错开来。   尽管县公安局长郝馨予把大案办得十分保密,但还是有人给曹彪透了一些信息。   从得到的信息来看,情况可能有些不妙。   风声紧了。   如果不是要和苏枝媚商量一下对策,曹彪今天也未必敢到九星宾馆来。   苏枝媚在曹彪对面的沙发里坐了下来,也是双眉紧蹙,默不作声。她现在,早已经愁肠百结。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前真不该和秦伟东闹别扭!   谁知道秦伟东会这样狠啊!   秦伟东是如何盯上了万达房产公司?又是如何突破的呢?   “表哥,现在怎么办?”   过了一会,苏枝媚受不了房间里极其压抑的气氛,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眼巴巴地望着曹彪,希望他能拿出个好办来。以往也不是没有经历过风浪,每次都化险为夷。这一次,曹彪应该也有高招吧?   曹彪还是不吭声,一支烟已经抽完了,他又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来,就着烟点了起来,继续大口吞云吐雾。   苏枝媚俏脸板了下来。   抽抽抽,就知道抽!   抽烟能解决什么问题?   “表哥,要不,我辞职吧……”   苏枝媚强忍怒气,试探着问道。在她想来,秦伟东一直都对她担任这个财政局长的职务耿耿于怀。只要他主动辞职,秦伟东应该会放他们一马。   曹彪苦笑一声,说道:“你辞职管什么用?人家是冲着我来的!”   秦伟东顿时就愤怒起来,提高了一点音调:“他还真要往死里整啊?他还不是县委书记吧?李少阳呢?你那么下死力气给他捧场,他现在总也不能脖子一缩,做乌龟王八蛋吧!”   “李少阳?李少阳现在能保住他自己就算不错了!”   曹彪一声冷笑,有些不屑地说道。   苏枝媚吃惊地说道:“不是吧?李少阳应该没什么牵扯!”   据了解李少阳与万达没有什么瓜葛,以前也没听说过这个方面的传闻。   曹彪摇摇头,说道:“李少阳本身是没有什么牵扯,但徐品高有牵扯。大阳前不久出了上访包围市委大院的事,如果再来一次大地震,李少阳还能提副厅级?还能当县委记?”   “那……秦伟东也不会希望这个时候爆出大新闻吧?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苏枝媚几乎是脱口而出。   曹彪双眉一扬,眼里闪过一抹深思的神色,说道:“枝媚,你说得对,这个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你想想,李少阳如果提了副厅级调走,谁是接任人?当然是秦伟东!李少阳没提,秦伟东就还是县长。即使大阳官场发生了大地震,以李少阳的老资格和人脉,应该保住县委记是没有问题的,秦伟东仍是县长。只有李少阳提了副厅级,秦伟东才能快速升迁。这样,我们现在就走,马上去秦伟东那里。”   “去秦伟东那里?干什么?向他求情?”   苏枝媚一迭声地问道。   曹彪叹了口气,双手一摊,说道:“当然是求情了。这个时候,再不求情,只怕今后就没有求情的机会了!”   “我不去!”   苏枝媚脖子一梗,脑袋别过一边,硬邦邦地说道。   太丢脸了!   苏枝媚的自尊心受不了。   在县长办公室,向秦伟东装个小,认个错,那没事。毕竟秦伟东是县长,是财政局长的顶头上司。但现在和曹彪一起去秦伟东家里,向秦伟东个人臣服,苏枝媚就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最要紧的是,她这个时候和曹彪一起去向秦伟东求情,不就是将他俩的关系,很明显地摆放到秦伟东的面前吗?   表兄妹之间,自己承认有那种关系,而且是向县长承认,羞也羞死了!   曹彪苦笑道:“我们两个一起去,或许还有一线机会。如果我一个人去……”   苏枝媚转过了脑袋,征询地望向曹彪。   曹彪站起身来,抓住她的手,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枝媚,这是最关键的时刻了,别任性。要投降,就得无条件投降。不然,很可能就完了!要命还是要面子?!”   “可是,已是深夜四点了!再说,你哥哥曹市长也不管吗?”   “我哥哥说话也不管用!你知道万达房产公司幕后老板是谁?魏中天!省人大常务副主任魏振雄的公子!”   “你说什么?!!”   “四点了?!表妹,那我们天亮就赶到秦伟东的家里。这两个小时,让我抱抱你!也许,今后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   县政府大院的一套房。   秦伟东已经冲过凉,穿得很整齐,坐在沙发里,端着一杯茶,默默地品尝。   刚才接到曹彪的电话,说是要和苏枝媚一起,前来拜访自己。   秦伟东同意了。   曹彪也该有所动作了,否则,秦伟东都要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和苏枝媚一起来!   看来曹彪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投降”的意愿,表达得清清楚楚。   好吧,那就看看他有什么话说。   可是——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曹彪和苏枝媚就到了,轻轻地敲门,显得非常的小心恭谨!   “请进!”   秦伟东淡然说道。   房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曹彪和苏枝媚满脸堆笑地出现在门口,甫一进门,便朝着坐在沙发里的秦伟东连连弯腰。   “县长好!”   “呵呵,曹彪同志和苏局长来了!”   秦伟东慢慢站起身来,微微向前伸出手掌。   曹彪马上疾步上前,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秦伟东的手掌,使劲摇晃,嘴里一迭声地说道:“县长好县长好,这个时候来打扰县长,真是不好意思……”   “呵呵,不要紧,天刚亮,我现在也是在休息,无所事事嘛。”   秦伟东微笑着,语气还比较轻松。   曹彪悬着的一颗心,略略放下了几分。瞧这个样子,秦伟东不像是要赶尽杀绝。看己做的决定是正确的,只要“无条件投降”,这一回依旧有可能逃出生天。当然,损失是必不可免的了。只是眼下,哪里还能顾及到其他,能够免除牢狱之灾,就已经是万幸了。   他自己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曹彪心中有数。   秦伟东一贯的行事作风就是这样的,嘴里不声不响,很少说什么狠话,但一出手,就直接照着人家的根子下刀,让人压根就没有抵抗的余地。   连一丝一毫的余地都没有!   他来大阳后,对他的强势始终忍耐,为的就是今天的雷霆一击!   此人年纪轻轻,心机如此深沉,谋略如此深远!   “曹彪同志,苏局长,请坐!”   秦伟东微笑着招呼曹彪和苏枝媚落座,亲自为他们泡了茶水。曹彪苏枝媚是空着手来的,没有带任何礼品,这就说明,曹彪的头脑确实是比较清醒的,知道他秦伟东看重的,到底是什么。   “县长,惭愧啊……我最近一段的工作没有做好……”   一落座,曹彪便挺直了身子,满脸愧疚之色地说道。   看上去,他的惭愧是真诚的,发自内心。   苏枝媚就在一旁频频点头,也做出十分惭愧的样子,配合着曹彪的言辞。她今天过来,其实就是起个“人证”的作用,将自己和曹彪的不伦关系,明明白白地摆在秦伟东面前,自动自觉地将把柄送到秦伟东的手里。   这就叫“无条件投降”!   我们彻底臣服,请秦县长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从此之后,愿意鞍前马后为秦县长效力,再不敢生二心。   秦伟东依旧微笑着,不怎么说话。   曹彪的心又悬了起来,想了想,试探着说道:“县长,枝媚刚才跟我说,她在财政系统工作的时间太长了,不大好,想要调动一个单位。不知道县长觉得妥不妥当?”   尽管曹彪很清楚秦伟东此番的目标绝不是苏枝媚,但这个话是肯定要说的,等于是向秦伟东表明一个态度。纵算秦伟东愿意放他们一马,财政局长的位置,也是必须要让出来的。这也是彻底表明自己的态度,让秦伟东看到他们的“诚意”。   秦伟东缓缓说道:“曹彪同志,这个问题,必须要和李书记通个气。我不能自作主张。”   “是的是的,县长,就请县长和李书记沟通吧。”   秦伟东轻轻点头,脸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