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57章:一击必杀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57章:一击必杀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深夜。   大阳县政府住宅大院。   一套100平米的房子。   一个睡梦中的年轻人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这个年轻人自是大阳县人民政府县长秦伟东同志。   是谁深夜敲门?   大阳县发生了何种大事?没有发生大事,是没人如此不懂事在深夜敲一县之长的门的。   秦伟东翻身起了床,穿好了衣服。   刚一打开门,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孩闪了进来。   大阳县公安局长郝馨予!   “县长,打扰了!”郝馨予笑道。   “哦,郝大局长好!我的大门,是全天侯欢迎你的!”秦伟东亦笑道。   “县长,有大案子!”郝馨予正色道。   “说来听听!”秦伟东给郝馨予泡了一杯茶说道,自个也泡了一杯。   “我们公安局昨天抓了万达房产公司副总洪运中。起因是有人举报洪运中采取非法手段破坏地皮招投标。”郝馨予喝了一口茶说道。   “这个洪运中是谁?”秦伟东道。   “大阳县委常委许卿的儿子!”   “许常委的儿子?”   “不错!”郝馨予轻松地说道。县公安局抓一名县委常委的儿子,如此大事,公安局长郝馨予竟没有给他通报!   郝馨予这样做,是一番好意,自是为了不让秦伟东受到“牵连”!   秦伟东目前在大阳还没站稳脚跟,与曹彪的关系很紧张。这些日子,县财政局在曹彪的暗中指使下,对秦伟东阳奉阴违,甚至公然抵抗。   郝馨予不想秦伟东又“得罪”许常委,又树立一个强敌。   秦伟东狠狠地看了郝馨予一眼,不过是哥哥对妹妹的“狠意”。   “馨予,不管在哪里,不管是何时,你必须记住:我秦伟东是你的哥哥,你郝馨予是我的妹子!如果你在我的身边受到了伤害,我无法面对自己,更无法面对郝娘!请记住!”秦伟东真诚地说道。   “哥,我记住了!正因为我们是兄妹,我才缠着娘,找了包老。包老随即让他的儿子、省政法委副书记包直正同志,把我调到大阳。你一个人在大阳,我们都不放心!”郝馨予笑道,一双美丽的大眼却闪着泪花。   郝娘找了包老?原江南省委副书记、省人大主任的包老!郝娘与包老是什么关系?应是革命战友的关系。也就是说,那次包直正为自己正式调入吴县政府办而出面的事,也是郝娘找了包老!   “妹子,我早就知道了!我一听说你要到大阳,就猜出了个大概。然后,就和郝娘通了电话。谢谢你,我的小妹!”   “大哥,我娘反复说,叫我提醒你要注意安全!”   “我会的!”   “嗯!那就好!”   郝馨予接着讲了事情的经过。   洪运中被带回公安局,已经是深夜。他受了伤。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先在医院给洪运中做了全面的检查。   尽管医院很多部门已经下班,听说是县公安局长亲自送来的,医院自然不敢怠慢,又将检查的医生都叫了过来,专门为洪运中开小灶。   确认洪运中没有其它伤势,这才将他带回公安局协助调查。   一路之上,洪运中嘴里不住念叨:“他妈的,你们要我死,就别怪老子不讲义气……老子给你们翻个底朝天……”   根据初步判断,可能是有人认为洪运中掌握了一些对他们不利的重要证据,所以才会铤而走险,有杀人灭口的意图。如果洪运中不配合,我们是很难调查清楚内幕的。假如这些犯罪分子不能被绳之法,洪运中就始终会处于危险之中。这种事情,有第一回就会有第二回。   “许常委知道此事吗?”秦伟东道。   “暂时还不知道。我们是秘密抓捕洪运中的,并让他给家里打了电话,说出差几天。”   “哦,是这样!难怪此事如此平静,没有波澜。”   “大哥,招了!洪运中全招了!”郝馨予有些兴奋地说道。   “洪运中招了什么啊?”秦伟东顿时精神一振。   “嘿嘿,大案子。这回啊,我看就算是李少阳也睡不成觉了,涉及到了县里的大人物……”   郝馨予将这些大人物的名字一个个报了出来,又简单汇报了一下洪运中招供的基本内容,这些大人物都和万达房产公司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经济往来。还有一些与这几位大人物相关的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洪运中也都招供了。   洪运中说得出做得到,给“翻了个底朝天”!   郝馨予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兴奋之情。现在才总算是明白了大哥当初为什么要她关注一下万达房产公司,果然钓到了大鱼。那些想看大哥笑话的家伙,该当手忙脚乱了吧!   秦伟东微微一笑,随即正色说道:“馨予,此事还有没有其他的人知晓?”   “没有。几个办案人员,都是靠得住的。洪运中一交待,我就赶往你这儿!”   “哦,那就好。此事关系重大,要慎重。”   “另外,对于那些涉案较深的人,必须马上采取措施,至少要监视起来,不要让他们有串供和逃跑的机会!”   稍顷,秦伟东冷静地吩咐道。   “是!你放心吧,他们跑不掉!我已安排了!”   郝馨予坚定地答道。   “馨予,我们必须去给县委李书记汇报了!”   “现在?”   “嗯。”   两人出了门。   此等大事,自是尽快给县委记汇报为好。越快越好,不能拖延。   县委大院一号别墅,后花园。   夜已经很深了。   模糊的灯光,将园内凉亭的影子拖得很长,凉亭上常春藤的叶片在风中飞舞,影子就好像一个多手的妖媚在挥舞她的手臂,炫耀出各种舞姿。   坐在凉亭里一个人默默品茶的县委书记李少阳,留在地面的影子也是孤独的。   没有人来打扰他。   刚才秦伟东已给他打了电话,说是县公安局查出了个大案。   大案,涉及许多领导干部,包括县领导。   李少阳一听,下意识地大吃一惊。“涉及许多领导干部,包括县领导”,与房产公司相关的是些什么人,李少阳自然清楚。   这些涉案人中,肯定有不少“自己人”。   而且,李少阳早就风闻县组织部长徐品高与万达关系密切,只是没有过硬的证据,李少阳也不好说什么。   徐品高是涉案人吗?   李少阳于是拨出了一个电话。   徐品高果然是涉案人!   这事,可也有些不妙了!   搞得不好,不仅提副厅的事化为泡影,怕是在县委记的任上都有麻烦。   这个秦伟东,是怎么想的?   我老李,可不是曹彪,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的朋友!   你要搞曹彪,也不能这样!   这段时间,曹彪对秦伟东阳奉阴违、甚至公然对抗的事,李少阳是知道的。但秦伟东却一直沉默,没有反击。   李少阳还正在纳闷:这个曾经无比“嚣张”的小秦,难道改了?   李少阳这才明白,秦伟东是在等待时机,力求一击必杀!   只是,不应该“杀”我老李的人马啊!   如果徐品高和一些自己人真出事了,大阳的干部群众把这些事情串在一起,仿佛事实的“真相”就浮出了水面:洪运中出事了,为了保住自己,供出了徐品高。徐品高成了洪运中的替罪羊。洪运中赚了那么多钱,李少阳肯定拿了大头,所以,徐品高实际上是为李少阳做了替罪羊。   虽然事实上李少阳并没有拿徐品高的钱,也没有拿万达公司的钱,但这种事又怎能分辨得清楚?下面的干部群众,百分之百会这样认为。   那他李少阳在大阳地区的干部群众之中,变成什么人了?   这对县委书记威望的打击,将是极其致命的。   仅仅只是下面干部群众这么想这么看,还则罢了。群众毕竟不能起什么决定性的作用,背后说几句骂几句有什么关系?但谁又能够保证,省市的领导,不是这种看法呢?   就在这时,李少阳接到了一个电话。   万达公司的总经理钱万仁就在今晚,被县公安局抓了。   还说钱万仁交待了一些事。   钱万仁是外地人,他交往的主要都是大阳县的一些商人。县一级的领导干部中有瓜葛的,就是常务副县长曹彪。曹彪本来就是大阳规划建设委员会的主任,分管城建工作这两年多时间,省里拨下来不少专款,用于大阳县城区的建设。这个东西,就是一块大大的唐僧肉,大大小小的房地产公司和建筑公司,都千方百计地想办法钻营进来,分一杯羹。   作为万达最大的股东,钱万仁必须与主管城建的曹彪搞好关系,不能事事依靠洪运中他们。   曹彪,李少阳倒是不怎么上心。   李少阳对曹彪早就有意见了。   但是,官场上的事难说得很,就是敌我双方都难以彻底分开,绝对分清。   曹彪如果进去了,对李少阳有没有不好的影响?   肯定有。自己作为班长,班子成员出了腐败份子,是有责任的。   还有呢?一时也想不清。但肯定是有的。   诸多事情缠绕在一起,都乱成一锅粥了。李少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伸手按了按太阳穴,突突地痛。   得好好想一想,考虑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今年,是怎么了?前不久,发生了上访下岗工人包围江汉市委大院的“大事”。这件大事的副面影响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消失。   又出“大事”!   就在这个时候,夫人陈静雅忽然走进了后花园,在她身后还跟着两位客人。   这两位客人,自然是秦伟东与郝馨予。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