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56章:下马威?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56章:下马威?

  秦伟东与李少阳的交流很愉快。   李少阳对秦伟东的印象好了许多。这个年青人还真是不错!   难怪省长刘欣田对他如此看重。   “李记,有件事想与你作个汇报。”秦伟东道。   “伟东同志客气了,有事尽管讲!”李少阳笑道。   “是这样。原来对口联系副县长王艳的政府办副主任已调到了下属局。政府办主任李丽珍同志给我推荐了一个接位人选,就是李小苒同志。我了解了一下,李小苒同志各方面都很出色,目前是正股级,并且正股已有两年,提升政府办副主任很是合适。”秦伟东道。   “县长,这不好吧!”李少阳道。   “李小苒同志是一位很出色的青年干部,提拔很是应该!”秦伟东肯定地说道。   “那我就代小苒谢谢县长!”李少阳微笑道。   对女儿的能力,李少阳自是很有信心。但从正股级直接提为县府办副主任,这可是进步不少,李少阳不由得不高兴。   秦伟东此举,可以理解为是向李记表“忠心”。   “李记,我听说江汉市委正准备调一个女公安局长来大阳?”   “嗯。原是吴县公安局副局长。县长应该不陌生!”   “李记,是曾经的同事。但必须说明的是,郝馨予来我们大阳任公安局长与我可没有一点关系!”   “嗯。不管是谁来大阳当公安局长,只要是一心为民,我都欢迎!”李少阳一个老资格的县委记,自然有人给他透露其中的内幕,这事的确与秦伟东没有关系!   秦伟东与李少阳再聊了一会,就告辞了。   秦伟东刚回到办公室,秘书魏民生就走了进来。   魏民生被苏枝媚气坏了!   县长办公会议之后,依照秦县长的指示,县教育局成立了“全县偏远地区中小学校改造领导小组……”由教育局长张仲苏亲自出任组长。   这样的结果,是张仲苏万万没有想到的:原以为秦县长也就是做个样子,关心一下偏远小学的情况,博取个“爱民如子”的好名声。   既然秦县长要名声,张仲苏自然要多加配合。身为县长的下属,这点敏感性自觉性都没有,张仲苏还用在官场混吗?   不过秦县长还“玩真”的了,批了几百万专款,指名由县教育局牵头负责这个工作。秦县长不但有批示,还专门召见了张仲苏,面授机宜,叮嘱他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办好。   张仲苏便振奋起来。   这表明县长对他的信任。   张仲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事情抓好,抓彻底!就像他当面向秦县长保证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在该花的地方,花在学生老师的身上,绝不浪费。   张仲苏确实就是这么想的,没想要打这笔钱的主意。有些钱能拿,有些钱就不能拿,这中间的度应该怎么把握,很是考验一个人的良心和智慧。张仲苏很清楚,这笔钱就是不能伸手的:秦伟东上任之后的第一个大举措,他要是敢伸手,就等于是双手将自己的人头送到秦伟东的手里,让秦县长开刀祭旗。   张仲苏将这个看做是一个机会,看作是秦县长对他的考验。只要这件事办好了,他张仲苏不说立马能成为秦县长的亲信,起码也能够在秦县长眼里留下良好的印象。   正当张仲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被财政局长苏枝媚一盆凉水兜头淋下。   苏枝媚不给钱!   张仲苏拿着秦县长亲笔批示的文件,兴冲冲地去了县财政局,找到了苏枝媚。要说张仲苏和苏枝媚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苏枝媚的小孩上县一中,都是张仲苏给打的招呼,分到了县一中最好的一个班。所以苏枝媚对他很客气,热情地招呼张局长,还亲自给泡了茶水。聊了一阵闲话之后,张仲苏拿出了报告。   苏枝媚的语气就变了,很公事公办地告诉张仲苏,这个钱,她不能给。   张仲苏顿时就犯起了愣怔。   县财政实行的是“县长一支笔……”县长签了字,这钱就得给。财政局长是无权扣住不拨款的。县财政局就是个钱袋子,而这个钱袋子的“所有者”不是财政局长,而是县长。当然,财政局长真要卡你,也有的是办法。她不说不拨款,只说现在经费紧张,要过一段时间资金才能到位。这却是无可奈何的,就算是将官司打到县长面前去,多半也没用:一般来说,县长是会维护财政局长的。   但苏枝媚却不是说延时拨款,而是径直告诉张仲苏,不能给钱!   这句话的意思说白了,就是秦伟东签了字也不行。   张仲苏第一个反应,就是曹彪跟秦伟东干架了。不然,苏枝媚怎么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忤逆县长?貌似以前刘县长在的时候,苏枝媚面子上还走过得去的。   难不成曹彪要给秦伟东一个下马威?   好在苏枝媚也没有给张仲苏打哑谜,明白告诉他,财政局现在手头没钱,这笔钱只能从基建资金里面拨付。但要动用基建资金,单有秦县长的签名不够,还必须有李书记的亲笔批示。   张仲苏只好怏怏地回了县教育局,随即打电话给魏民生,说明了这个事情。   动用基建资金是不是需要李书记亲笔批示,张仲苏不明就里。但李少阳对此事十分重视,张仲苏倒是清楚的,也不好向苏枝媚要文件来查看。   反正是公家的事,犯不着他私人去得罪苏枝媚。他也得罪不起。苏枝媚拿捏不住他张仲苏,曹彪肯定能拿捏得了。   还是矛盾上交吧。   魏民生一听这个事情,也有点生气。   这么牛逼的财政局长,魏民生以前可没听说过。当即亲自给苏枝媚打了电话,请她执行秦县长的指示,马上给县教育局拨款。魏民生明白无误地提醒苏枝媚,此事秦县长十分关注,请财政局务必予以配合。并且,县委李书记也支持此事。   应该说,这已经可以算是“警告”了。   不管你苏枝媚是谁的人,财政局还得是归县长管的。如今县长批了字,财政局都拒不拨款,哪有这样的道理?   魏民生年轻气盛,说话的时候,可能没怎么注意语气,言辞略微硬了一点,苏枝媚那边却也不含糊,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这个钱必须要李书记点头才能给,不然财政局吃罪不起。然后,不待魏民生有何言语,苏枝媚径直挂了电话。   一个娃娃县长,一个娃娃秘书,就想在老娘面前摆谱?   门都没有!   想在大阳横着走,多呆几年再说吧。   魏民生望着嘭嘟作响的话筒,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牛人啊!   有哪一个局长敢在县长的秘书面前如此傲慢?   财政局不肯给钱,魏民生自然要马上向秦伟东汇报。他知道秦伟东的性格,雷厉风行,工作上的事情,决不允许拖延推诿。当然,向秦伟东汇报的时候,魏民生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将满腔的愤懑强压了下去,汇报的语气很是平静。   这个其实也是从书里学到的一些经验。秘书人员要尽可能将真实的情况向领导汇报,最好是不要带上自己的个人意见。这样领导才能得出最客观的结论,不会被身边的工作人员误导。有个时候,误导领导,会坏事的。万一领导因此生气,秘书的前程就堪忧了。   不过魏民生的语气再镇定平和,事实却是摆在那里的,苏枝媚和财政局不卖秦县长的账。   秦伟东平静地听了魏民生的汇报,随即吩咐魏民生,打电话叫苏枝媚过来。   魏民生便有点小兴奋,连声答应,出去打电话去了。   大阳这些家伙,可能都还没有领教过秦县长的威风吧?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明白,忤逆秦县长,那是何等可怕的错误!   凡是和秦伟东作对的家伙,迄今为止,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最近,魏民生通过多种途径,对秦伟东进行了全面了解。   要做好领导的秘书,必须要“熟悉”领导。否则,是做不好秘书的,领导也不会满意。   苏枝媚倒是来得很快,魏民生的电话打过十分钟,苏枝媚就出现在了县长办公室。   尽管刚才魏民生被苏枝媚气得够呛,见了面,一般的脸带微笑,客客气气。给领导做秘书,就得有这种涵养,喜怒不形于色。真要是什么都写在脸上,估计这秘书也做不长久。   “秦县长好!”   苏枝媚朝着年轻县长打了声招呼。   “苏局长,你好!”   秦伟东微笑点头,没有起身和苏枝媚握手的意思。   “苏局长,请坐吧!”   “谢谢秦县长。”   苏枝媚在秦伟东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坐了下来,落落大方,显得颇有风度。其实这会,苏枝媚的内心也不是一点都不紧张的。毕竟忤逆市长,她并不怎么占理。有点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意思。   魏民生给她奉上茶水,退了出去。   “苏局长,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伟东望着苏枝媚,没有半句寒暄,直截了当就切入了主题,眼光很平和,语气也很平和,完全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越是这样,苏枝媚就觉得心理压力越大:对面这今年轻人,正经是一县之长,是她的顶头上司。   “这个……秦县长,你刚刚上任,一些具体的情况,可能还不是很了解。这笔基建资金,是李书记亲自打过招呼的,只能专款专用。”   苏枝媚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道。   秦伟东淡然说道:“苏局长,李书记那里,我自然会去解释,并且我已经给李书记请示了此事,他表示支持。这一点请你不必担心。我希望我们的工作能够正常展开,不要出现不必要的扯皮现象。”   “这个……”   苏枝媚在来的路上,原本已经准备好了一大堆说辞,但此时此刻,面对秦伟东,却是期期艾艾的,半句都说不出来。   秦伟东嘴角微微一翘,掠过一抹笑意,问道:“怎么,苏局长还有什么疑问吗?”   “啊……没有没有,我这就按照县长的指示办理。”   苏枝媚只得老老实实地答道。   “那好!那就这样吧!”   秦伟东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从召见到苏枝媚离开,前后不过两三分钟,苏枝媚走出秦伟东宽大的办公室时,神情多少有一点狼狈。苏枝媚自己都搞不明白,这个小娃娃,怎么就能给她如此巨大的压力?那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权力能改变许多方面,比如人的气度。   此话是也!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运转官场》 《领先四十年》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