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51章:第一堂课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51章:第一堂课

  下午两点半,秦伟东准时走进了县政府办公大楼小会议室。   遵守时间约定,是秦伟东的特点之一。秦伟东觉得,大阳许多干部的工作作风大都比较懒散,这种作风很不好,必须予以纠正。   工作作风可不是小事。一个领导干部的工作作风如何,不仅对工作产生很大的影响,并且还对同人民群众的关系产生重大的影响。   大阳县许多机关的领导干部,迟到、早退成了改不掉的习惯。   必须,下大力气刹刹了!   就从今天的县长办公会开始吧!   秦伟东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六名副县长到了五位,唯独常务副县长的位置是空着的。   曹彪还没有来。   大家注意到,秦伟东的眉头皱了一下,尽管很快就舒展开来,其余几位副县长还是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丝细微的变化。   看来娃娃县长确实是有意见了,而曹彪的意见,只怕更大。   此番县长办公会议的议题,大家都收到了书面意见。李百奇提出来的那个议题,让副县长们心中都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李百奇变了啊,不肯消停了。   原也知道,秦伟东这个年纪轻轻的代县长和曹彪这个强势的常务副县长之间,怕是不能和衷共济。但这么快便刀兵相见,还是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这不马上就要过中秋佳节了,这个时候闹矛盾,不要搞得到时候大家连个节都过不好。   看来李百奇这两年一口气憋得有点狠,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招了,还真会挑时候。   当然了,副县长们小心归小心,心里面也并不是特别的紧张,相反还有点“期待”这场斗争拉开大幕。曹彪实在太强势了,前任刘县长在他面前都经常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遑论其他普通副县长了。同样是副县长,其他人面对曹彪的时候就好像而对自己的顶头上司一般。   那滋味,确实不怎么的。   让曹彪和娃娃县长斗着吧,对大家都有好处。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但这跟大伙没关系,大家都是老官油子,很清楚娃娃县长和曹彪“开战”必定要争取其他人的支持,他们这些副县长,那就可以“待价而沽”了。只要运作得,好处是少不了的。   秦伟东往主席位置上一坐,抬腕看了看手表,已经两点三十二分了,曹彪依旧不见踪影。   “小魏,你打个电话问问曹彪同志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咱们都等着呢。”   秦伟东随即向准备做会议记录的魏民生说道,语气比较平和。身为常务副县长,曹彪也不是那么闲得无聊的,偶尔有事耽搁一时半会,也说得过去。   魏民生连忙站起身来跑到一旁去打电话,结果却是无人接听。   秦伟东双眉又是微微一蹙,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不等了,先开会吧。有关曹彪同志负责的那块工作的议题,暂时押后讨论。”   某位副县长的嘴角便闪过一抹笑意。   曹彪明显是故意怠慢秦伟东给他点颜色看看。甚至这个县长办公会议,他压根就不会过来参依照规定,在副县长因故缺席的情况下,原则上不讨论他分管工作范围内的议题。   曹彪大约是想用这种方,避开正面的冲突,把你们晾起来。   县长办公会议每周召开一次,主要研究协调的都是跨部跨行业的议题,一名分管副县长难以独自处理的,或者是比较重大的问题,需要慎重对待。   此番会议的议题不多,先讨论了其他几个分管副县长提出来的议题,比较顺利地通过了决定。   接下来,是王艳发言。   这一回她提出来的议题,就只有一个:有关全县偏远地区中小学全面改造。   王艳咳嗽一声,正准备开口,会议室外响起了脚步声,王艳便即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听就知道是曹彪到了。   “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调了一下,抱歉啊……”   曹彪出现在会议室口,微笑着说道,脸上丝毫歉意也无,似乎觉得他迟到乃是理所当然的。至于什么事情耽搁了,曹彪也觉得没有必要“交代清楚”。   副县长们都习惯成自然地在脸上浮现出笑容,向曹彪微笑点头致意,连李百奇亦不例外。在心里,他们确实是将曹彪当做上级来看待的。对前任刘县长,都不是那么恭谨。   曹彪来到秦伟东左边第一个位置,准备落座。   秦伟东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三点了,曹彪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   “曹彪同志,什么事情那么重要?是不是需要我们一起研究一下,看看怎么处理?”   秦伟东微笑着,不温不火地说道,甚至还带着一点关切之意。   此言一出,大家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这个娃娃县长,也不是省油的灯啊,竟然没打算让曹彪就这样过去。但仔细想想,秦伟东问得也有道理。既然这个事情如此重要,比县长办公会议还重要,县长表示关注,很是合理啊。   不动声色的,就给了曹彪一个难堪。   你不是故意怠慢我吗?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   曹彪眉头一皱,硬装出来的微笑悠忽之间隐敛不见出了十分严肃的神情,说道:“秦县长,确实是比较严重的问题,财政局那边,日子不大好过啊。”   秦伟东依旧不动声淡然问道:“财政局的日子,怎么就不好过了?”   “呵呵,秦县长刚刚到任,可能对我县的财政底子,还不大清楚。现在不到四个月就要过年了,各个乡镇,各个单位都挤在财政局要钱,整个财政局的账面上,不过三千万现金,其中五百万,是专项基金,准备明年搞基建用的,一分都不能动。剩下两千五百万,今天拨付了拖欠民办教师的卖断钱。能够机动的现金,就只剩下一千七百万了。这区区一千七百万,到时候拿什么过春节?干部的工资,奖金都是必须要发的,难啊……刚才财政局的苏局长,在我办公室谈到了这个问题,我和她商量了好一阵,也想不出好办法啊……”   曹彪叹息着说道,边说边摇头不已,一副忧心忡仲的样子。   几位副县长脸上又露出古怪的神情。   曹彪这话,听上去很是“忧国忧民”,其实颇有内涵,句句都是冲着秦伟东去的。   曹彪等于指着秦伟东的鼻子在说:你个小娃娃,就知道批钱,什么都不懂。你一张条子,批了八百万,民办教师们是高兴了,但是钱从哪里来,你知道吗?光签个字,谁不会啊?就这样当县长,这县长也太好当了吧?   其次,曹彪很明白地告诉秦伟东,财政局是我的地盘,财政局长是我的人,你想要绕过我,直接给财政局下指令,也得人家认账才行。   这不,财政困难了,财政局苏局长不向县长汇报,巴巴地去了常务副县长办公室,将县长办公会议撒到一旁,商量了好一阵子。   在苏局长眼里,只认曹副县长   秦县长是谁啊?   小娃娃,如果你不好好正视这个问题,这个春节你都不知道该怎么过。到时候你躲起来不见人吗?   接下来,曹彪也是要向在座的各位副县长传递一个信息。在大阳,我曹彪依旧是最强势的县政府领导人,你们不要以为来个娃娃县长,就能变天了。   秦伟东微微一笑,说道:“财政困难,哪个地方都是一样的。如果钱多得没地方化了,那还要我们这些县长副县长干什么?我们的目的就是带领大阳的人民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令得与会诸人脸色骤变,包括曹彪在内,都很吃惊地望着秦伟东。   小蛙娃,你疯了么?   这样的话也敢讲!   对大家的惊讶,秦伟东恍如未见,继续说道:“财政困难是现实,但我们不能因为财政有困难,就把该做的工作都停下来。这样子肯定不对!我们是人民政府,就是应该为群众排忧解难的。多大的困难,都需要我们政府去应对,去克服,去解决,这个不是我们漠视群众利盖的理由!不然,要我们这个政府有什么用?要我们这些县长副县长有什么用?”   大家不禁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轮不到别人给娃娃县长上纲上线,这位先就给大家上纲上线了。在县长办公会议上给这么多“老”副县长上政治课,讲大道理,也亏秦伟东才干得出来。   连李少阳这个老资格的县委书记,读书人出身,都很少给大家上政治课了。   现今这世道,什么都讲究个实惠,大道理没人听。   秦伟东还真把自己当成上级领导了!   小娃娃,你下那张椅子,坐热了没?   曹彪错愕了一会,随即哑然失笑,说道:“秦县长,实际工作中还是会碰到很多困难的。当然,秦县长成竹在胸,倒是我多虑了。”   说着,嘴角边飘过一抹嘲讽之意。虽然这抹嘲讽之意很淡,但谁都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