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49章:非常关系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49章:非常关系

  “九星宾馆”三零八号豪华套间里,曹彪斜斜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份报告。苏枝媚坐在椅子里,端着精致的白瓷杯,一口一口地喝茶。   苏枝媚是大阳县财政局局长,今年三十七岁,留着小波浪披肩长发,天蓝色的长裙之下,露出月白色的内衣领口,双峰高耸挺拔,配合着她黑亮的小皮鞋,显得身材非常之棒。单以外貌而论,苏枝媚算得是颇有风韵。   大阳县的干部,都清楚曹彪和苏枝媚的关系,他们是表兄妹,当然不是嫡亲的表兄妹,不过也还有些血缘关系。   曹彪担任副县长的时候,苏枝媚是县财政局副局长。曹彪转任常务副县长,苏枝媚就成了县财政局长。   县长和常务副县长都管财政,通常来说,财政局长不是县委记的亲信就是县长的心腹。到了曹彪这里,财政局长变成常务副县长的表妹了。   李少阳为了切实掌控人事权力,对曹彪做了很多的让步。当然,也不是说李少阳一个市委委员兼县委记,就奈何不了曹彪,能上位县委记,李少阳的背后还是有人的。关键在于,李少阳觉得让苏枝媚做财政局长不是什么坏事。苏枝媚的能力是有的,在财政局是有名的“铁娘子”。   自从英国相撒切尔夫人访问我国之后,“铁娘子”之名就不再是她的“专利”,国内很快就冒出了大大小小,形形*的“铁娘子”。只要是在某个领域略微取得一点成绩或者地位的女性,均会被冠以“铁娘子”的美称。   李少阳觉得,让曹彪的表妹担任财政局长,正好可以让曹彪“制衡”原县长刘沙。县长和常务副县长不对路,争来斗去的,李少阳地位超然,居间协调,便能稳坐钓鱼台。   再说,苏枝媚当然也是江汉市常务副市长曹真的表妹。提拔苏枝媚,既可以卖曹真一个人情,又可以使大阳的财政工作得到常务副市长的大力支持。   真是一举多得!   事实证明,李少阳的谋略是很成功的。原县长刘沙和曹彪表面一团和气,内里水火不容,斗得天昏地暗。两人拧不成一股绳,就不大可能再同李少阳争权。李少阳联合组织部长徐品高,基本把持了干部调配的大权,党群副记杨猎纵算有市长冷冬撑腰,却也只能屈居下风。李少阳的县委记做得四平八稳,大乱子还是不多,除了前不久的上访事件。   今晚,曹彪和下属几个局委办的头头们一起在九星宾馆吃饭,吃完饭后,照例是要打一场麻将的。这几个局委办的头头们,俱皆是曹彪的亲信心腹。大家打麻将也是真的打,并不是变着法子给曹彪送钱。该“孝敬”的时候,自然会孝敬。打麻将要是假打,就没什么意思了。以他们和曹彪的关系,要送点什么也不必如此隐晦,尽可以大大方方地登门拜访,留下东西就走了。   这样的活动,一般都是在九星宾馆,不去大阳宾馆。尤其秦伟东入住大阳宾馆之后,就更加要注意一下了。人多嘴杂,万一要是传到秦伟东的耳朵里,颇为不便。   九星宾馆也是大阳数一数二的豪华宾馆,半年前才刚刚开张的,就在新城区。老板也是曹彪的朋友,颇有生意眼光,知道新城区代表了大阳的未来,便趁着新城区刚刚开始建设,地皮便宜,政策也优惠,便杀了进来,占据了领先的位置。论装修的豪华,设施的齐全,尚在大阳宾馆之上。   事实,九星宾馆的生意极好,每天均是座无虚席,县里很多干部,都喜欢在九星宾馆请客吃饭,打牌娱乐。真要是在这里搞点其他的活动,安全也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能够开得起这么豪华的宾馆,老板必定是两道都能吃得开的人物。   大凡这样的聚会,只要曹彪到了,苏枝媚必定也会到场。财政局长也是其他局委办头头们需要巴结的关键人物。   时间已经不早了,几圈麻将打下来,曹彪手风不顺,输了一点,索性让了位,休息去了。大家都知道,只要曹彪休息了,用不了多久,苏枝媚也会下桌,然后就不见了人影。   至于苏局长去了哪里,大家都很自觉,绝不乱问。   曹县长为人仗义,对大伙是真的不错,大家自然要知恩图报,自动自觉地“为尊者讳一。再说了,人家正经是表兄妹,也不能胡乱猜疑。   曹彪回到房间,刚刚泡好了茶水,苏枝媚就到了。   九星宾馆三零八号豪华客房,几乎是曹彪的专用客房,就算曹彪不来,这间房子也不会轻易开出去,谁知道曹县长什么时候会过来呢!   因此三零八号客房与其他豪华客房的布置也不尽相同,室内装修和家具更加豪华,茶叶也是曹县长最喜欢喝的毛尖。一些生活用品也配置得十分齐全,就好像在家里一样方便,甚至比在家里还要更加方便。周曹彪到了这里,是真正的宾至如归,没有丝亳的不适。   其实曹彪喝茶并没有太多的讲究,唱绿茶,喝红茶,也喝花茶。真正喜欢喝毛尖茶的是苏枝媚。苏局长喜欢毛尖茶那种淡雅而隽永的幽香。   曹彪便很细心地给苏枝媚泡好了毛尖茶。斜斜靠在床,看着苏枝媚小指微翘,端着茶杯品茶的模样,在曹彪而言,亦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如果不是表兄妹关系,曹彪一定会娶了苏枝媚的。他是如此的喜爱这个女人。也正因为这样,他爱九星宾馆三零八号客房胜过爱自己的家。   不过这一回,苏枝媚进来之后,并没有急着和他亲热,而是打开随身携带的小坤包,拿了一份报告交给了曹彪。   报告是县教育局打来的,主题是要求县政府尽快解决拖欠全县民办教师卖断补偿的问题。一般来说,这种要钱的报告,会先送呈分管教科文卫工作的副县长王艳签署意见,然后转呈常务副县长曹彪审阅,最后才是县长秦伟东批示。   这份报告略有不同,有副县长王艳的意见,有县长秦伟东的批示,独独缺少了曹彪的意见,说起来也不算坏了一规矩,毕竟王艳的上级是秦伟东,不是曹彪。常务副县长和普通副县长,在级别是一致的,只是分工不同,并无隶属关系。而且这份报告出台的情形也有点特别,是秦伟东在大阳宾馆接待了几名民办教师之后,随后指示县教育局长张仲苏办理的。当时分管教科文卫工作的王艳副县长也在场。   有了县长的批示,这份报告便直接转到了财政局。   秦伟东明白指示,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发足清退民办教师的卖断补偿以及落实相关政策,不得延误。   苏枝媚一看到这份报告,马上就给曹彪打了电话。刚好快要下班,曹彪便告诉苏枝媚,不要来自己办公室了,今晚去九星宾馆吃饭,一起打牌娱乐,都已经约好了。   苏枝媚自无异言。   别看她和曹彪关系十分密切,但一般情况下,并不经常在曹彪的办公室出现。财政局长是常务副县长的亲信,这种情形本来就比较罕见。苏枝媚往曹彪办公室跑得太勤快了,只会刺激到县长。县长和常务副县长斗争归斗争,面子的东西还是要顾忌到的。   再说了,两人关系越是亲密,就越是要注意影响。且不说其他,单是他们那个表兄妹的名义,就很值得小心谨慎了,传扬出去可不好听。   “他倒大方,大笔一挥,全额给付,八百多万呢,以为八百块?”   见曹彪看了报告,一声不吭,苏枝媚便放下茶杯,很不高兴地说道。财政局长就是这样,只要见到要钱的报告便即心中不忧。到处都伸手要钱,这家可不好当。   曹彪笑了一下,随手将报告放到了床头柜,说道:“不管怎么样,这笔钱总是要给的。不然全县的民办教师都闹起来,也不好收场。”   苏枝媚鼻子一皱,没好气地说道:“你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八百万,让我一下子到哪里去筹集?马上就中秋了,要钱的一拨接着一拨,到时候看你们的日子怎么过?”   曹彪的心思却已不在这个事情头,盯着苏枝媚高耸的双峰,双眼亮晶晶的,笑嘻嘻地说道:“我站着说话是不腰疼,待会躺下来,腰就疼了。”   苏枝媚斜也他一眼,撇了撇嘴,说道:“算了,今晚我要回去,没心情……”   “别啊,差不多有十来天了?都快把我憋死了……”   曹彪连忙站起身来,叫道。   苏枝媚又瞪了他一眼,娇嗔道:“你呀,光知道做那种事,小娃娃这是摆明不把你放在眼里,你还有这种心情?”   曹彪有点不屑一挥手,说道:“这有什么?新官任三把火嘛,小娃娃也该抖一抖威风,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好了,别说这个了,来,给我好好看看,这十几天是胖了还是瘦了!”   苏枝媚“哼”了一声,嘴角却浮起一丝笑意。   
推荐阅读: 《组织部长》 《烧烤王妃》 《运转官场》 《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