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40章:千红一窟(6)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40章:千红一窟(6)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司马心虹蹲在了地上,双手把一棵大松树根部的泥土拨了拨,露出了一块石头,搬过石头,出现了一个如自来水开关一样的东西。   司马心虹拧动了开关。   一声轻响过后,一条地道出现在面前。   秦伟东看到这里,直有一种看电视看小说的感觉。   这种情形,现实中哪里见到过!   “先生,这个地洞名叫千红一窟。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从方圆几十里抓了一千多个姑娘,关在里面。姑娘在山洞里受尽身心折磨,出洞后自杀了许多。因此,乡人多谓千红一窟。”司马心虹道。   “你就叫我小秦吧,心虹姐。哦,没想到这山洞有如此伤心的过去。我想问问,你爸爸、妈妈、妹妹为什么要搬到这山洞住呢?”秦伟东道。   “小秦,我们先下去,慢慢再谈吧。”司马心虹道。在没见到爸爸和妹妹之前,她当然没有心思与秦伟东闲聊。   “好的!”   司马心虹对山洞显是很熟悉,虽然灯光昏暗,还是脚步灵便。   走过大约两百米左右的小道,几间木屋出现在一处宽敞之地。   木屋的旁边,是缓缓流淌的溪水。这溪水从哪里来,又流向哪里?   小溪的两边,是怒放的各色小花。   好个所在!   不知当年日本鬼子在山洞,是从事何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但可以肯定,一定是很神秘的事!   司马心虹冲进了木屋。   可是,木屋内哪有爸爸和妹妹的影子!   “我爸爸、妹妹去了哪里?真的出事了?”司马心虹的泪水在眼眶打转。   “心虹姐,不要着急。也许,他们出洞有什么事!”秦伟东道。   深夜,大山,一个老者和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出洞有事?有这种可能吗?秦伟东自己都不相信!   三间木屋,每间十几个平方。到处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心虹姐,你妹妹的房间在哪?”秦伟东道。   “你随我来吧。”司马心虹轻轻地说道。   司马心虹推开了右边第一间木屋的门。   一阵醉人的幽香飘了出来。   小木屋很是雅致。小木屋的左上角有一张小木桌,几十支毛笔和画笔插在木桌的笔筒内。木屋的墙壁上面,贴着好几张画,以及几幅字。   画的都是《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写的全是林黛玉的一首词。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树,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研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入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依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依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依收葬,未卜依身何日丧?   依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依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   这首词,分别用楷体、行体、草体书写。每幅字写得很见章法。   床上的被子却没有叠。   “心虹姐,你妹妹应是个很讲卫生、很爱整洁的女孩?”   “是的。她自小就很爱干净,她的衣裙总是一尘不染。她在小学读书时,就被同学们戏称神仙妹妹!”   “哦。”秦伟东看着床上的被子,眼神暗了暗。   “小秦,我爸和我妹是不是真的出事了!”司马心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心虹姐,我是新上任的大阳县县长秦伟东。你现在把你们家为何从山下搬到大山隐居的一些情况告诉我吧。也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秦伟东平静地说道。   “你是新上任的县长??”   “不错!我刚从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处长调任大阳县长!过两天,就要到大阳报道。”   “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这有什么?在战争年代,如我这般年纪的,有的就任了军长呢!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七品!”   “自古英雄出少年,总是不错的。”说完,司马心虹缓缓地讲起了往事。   我爸爸叫司马中天,妈妈叫夏飘雪,妹妹叫司马嫣然。   我爸爸原是大阳师范的中文讲师,由于文采出众,后被调往县委办做文秘,慢慢地科长、副主任、镇长、镇党委书记。   多年后,在爸爸四十岁时,也就是几年前,被江汉市委任命为大阳县委常委、副县长。   一个毫无背景的农家子弟,当上了县委常委、副县长的实职官位,爸爸自是很高兴。   爸爸对工作很是认真,分管的工作干得很出色。   上级、干部群众对他给了很好的评价。   可就在一天,爸爸突然被免了职,并在不久被开除公职、党籍。   爸爸带着我们回了红湖老家。   回到红湖后,爸爸妈妈的身体一直不好。   说到这,司马心虹泪流满面。   “心虹姐,是因为何事?”   “上面说,是因为不正当男女关系和贪污!绝无可能!他们是打击陷害!我妈妈是多么美,多么善良,多么贤淑,我爸爸那么爱她,爱到了骨子里,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司马心虹狠狠地说道。   难怪,司马中天要带着妻女来到大山隐居。   正经人家的子弟,对名节是很看重的。出了如此丢人的事,真的是无颜见江东父老。特别是不正当男女关系之类的事,比贪污还要令人羞耻。   而司马心虹之所以同意嫁给一个傻子丈夫,多半是因为钱的缘故了。   “当时的县委书记、县长是谁?”秦伟东道。   就在此时,秦伟东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以及看到了闪烁的亮光。   是什么物事?   *!!   是*的引线在燃烧!!   是谁引爆*?   怎么办?秦伟东的额上有了汗水。   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心虹姐,这山洞还有没有其它的出路?”秦伟东镇定地说道。   “怎么了?”   “哦,没什么。就想找找你爸、你妹。”   “出路倒是有,在一个水潭的下面!”   “我们快去!”   “哦,好的!”   当秦伟东、司马心虹赶到水潭边时,一阵爆炸声便传了过来。   不过,爆炸声不怎么强大。   过了一阵,再无声息。   秦伟东和秦伟东慢慢走向爆炸的地方。   洞口。   几个大冲天炮。   许多散湿泥。   湿泥包着大冲天炮,然后引爆!   秦伟东笑了笑,拉着司马心虹的手,到了地面。   “心虹姐,你爸、妹马上就回来!”秦伟东道。   “真的吗?”司马心虹似是不怎么相信。   “嗯。”   “我们就在这等?”   “不错。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当时的县委书记是曹真,县长是吴长盛。”   “哦。”秦伟东的大眼亮了亮。   曹真现在是江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吴长盛是江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都是江汉市的核心成员。   “现在的县委书记李少阳,那时是大阳县委副书记。”稍顷,司马心虹道。   “哦。”秦伟东的大眼再次亮了亮。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爸,您慢点。”一个极为轻柔的声音。   这声音,似美妙的乐声,又似淙淙的泉水。   “我爸、我妹回了!”司马心虹大声说道。   她看了秦伟东一眼。   眼神满是惊奇、佩服、开心,还有——   “爸,嫣儿,你们去哪了?”待司马中天、司马嫣然走近大松树,司马心虹道。   “这位是——”司马中天看了看秦伟东,说道。   司马嫣然批着黑色的纱巾,身影窈窕。   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就象从最标准的美女漫画上走下来的人一样;比起一般美女的大眼睛不同,她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坚毅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随时细润的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沉醉似的;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   更有一股脱俗的气质。宛如仙女下凡。   “哦,爸,这是我们大阳县的新任县长秦伟东!秦县长是专门陪我来看你们的!”司马心虹道。   “县长?我这里只有洞长,没有其他的长!”司马中天冷冷地说道。   “爸?”   “怎么了?进洞!”司马中天吼道。   “县长,我们再进去坐坐?”待司马中天、司马嫣然进去后,司马心虹道。   “嗯。我还有许多事要请教你爸呢!”秦伟东道。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