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37章:千红一窟(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37章:千红一窟(3)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鸽蛋端上了餐桌。   秦伟东要了一杯花雕酒。   就着水煮鱼片、鸽蛋,慢慢品尝。   菜谱上对花雕酒进行了详细介绍。花雕酒:是用合欢树上开的小白花浸泡烧酒而成的一种药酒,具有祛除寒气、安神解郁之功效。   第38回描写林黛玉吃了点螃蟹,觉得心口微微地痛,自斟了半盏洒,见是黄酒不肯饮,便说须得热热的吃口烧酒,宝玉忙道:“有烧酒。”便命丫环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黛玉因多愁善感,身体软弱,吃了性寒的螃蟹,喝几口用合欢花浸的烧酒,显然是最合适不过的。   关于烧酒,在《红楼梦》中也被多次提到,饮烧酒易醉,醉后易滋事生非,所以当粮食歉收时,清政府曾颁过禁令,清高宗乾隆曾特降谕旨:“永禁烧酒”。却不禁黄酒,这样在当时上层社会中所喝的保健药酒,只有用黄酒为酒基配制的,才有可能。据清官资料记载:康熙皇帝特别喜欢用绍兴黄酒配的竹叶青药酒,还写过一块匾奖给绍兴酿酒作坊。但黛玉喝的花雕酒却是例外,明确指明的是烧酒。   秦伟东喝下几杯花雕酒后,不知何时竟靠在桌子上沉睡了过去。   当他醒来之时,已是夜晚。   秦伟东睡在了一张凉席上。   这是在哪里?秦伟东揉了揉眼睛。   依稀记得喝了几杯花雕酒,然后……   正胡思乱想间,就听着一个年青的女人声音在门帘外面慌慌张张地道:“妈,我来帮你挂衣服好吗,您老人家眼神不太好,还是让我来挂吧!”   随后是老妇人有些冷淡的声音,“心虹,我自己来,你先去帮你爹把门口那筐鱼搬进来,我们还给你带了好多菜,都是没打药的,那可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市场上买不到的……”   一块红色的布帘遮住了外面的物事。   但在灯光的照射下,两个女人的轮廓还是模糊地出现。   一个高挑苗条、凹凸分明的身影闪了出来。   极品少妇老板娘!   这时一个老男人在外面说道:“心虹,我把菜给你放阳台上啊?”   司马心虹的声音又响起:“爸,您请先等等,阳台太脏,我去……”   说罢她赶忙拎着鱼篓跑回屋子,直接超过赵帆的父亲,抢在前面进入阳台。   随后就是老妇的声音:“心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出啥事了?”   司马心虹解释道:“没事,只是阳台有点乱,我还没怎么拾掇,有点下不去脚。”   老妇人就喊:“老头子,你去帮着拾掇下,别让心虹沾手。”   三个人唠了会儿家常,司马心虹就张罗着要请两位老人去休息,说:“天晚了,二老去睡吧!”   “那个小伙子醒了吗?”老妇人道。   “我刚刚进去看了,还没有呢!”   “心虹,那就让他在这住一晚吧。你今晚到我们房间睡吧。”   “这样吧,我跟小李睡。”   “也好!”   “年青人,就是爱闹酒。年青时不注意身体,老了后悔就晚了!”老男人的声音。   两个老人慢慢离了开去。   司马心虹也出了去。   这花雕酒好生厉害。秦伟东本想起来,可浑身酸麻、乏力,只想睡觉。   今天是怎么了?   平素,半斤白酒是没问题的。   大约一个小时候,小餐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一个靓丽的身影突然闪了进来。   司马心虹!   她用脚后跟儿轻轻把门带上,随后用胳膊肘‘啪’地一声把卧室的灯撞开,不敢拿眼去看,只伸手将面碗送到秦伟东面前。   一双大眼示意秦伟东不要发出声响。   一个美丽的少妇,在深夜送面给一个陌生的男子吃,的确是需要绝对保密的。   司马心虹此时穿的是洁白的睡袍。   睡袍宽松。   绝好的肌肤!   好一对硕大饱满!   秦伟东的某个部位,坚硬如铁。   秦伟东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这时候就赶紧接过面碗,不敢狼吞虎咽,只能一根一根地吸到嘴里去,不敢咀嚼,怕牙齿磨蹭发出声响,就用舌尖把面条捻断,随后直接咽下去,这辈子吃得饭,就属这顿费劲,也最没滋味。   不过虽然嘴巴难受,眼睛却是没吃亏,秦伟东一边无声地吞咽,一边看着司马心虹那双纤直的腿,以及晶莹玉润的美足,面前的美人这么高的个子,小脚竟然这般好看,简直让人有盈盈一握的冲动,不过冲动归冲动。   司马心虹一直站在门边把风,心情紧张到了极点,直到秦伟东把面吃完,才稍稍又松了口气,她不敢在这屋里呆太久,就赶忙端着空碗走出去,随手又把房门关上。   秦伟东只吃了个半饱,肚子里还是有点空,正难受的时候,司马心虹又从外面走了进来,推上门后,就伸手从布帘下面递过来几个饭团子,秦伟东这才大喜过望,接过饭团子没命地往嘴里塞,暗想这嫂子还真是体贴人啊。   正咽得开心时,老妇人突然在客厅说道:“心虹,你把这画贴墙上,这是送子观音图,贴上后来年生个大胖小子。”   司马心虹赶忙跑了出去,接过画来,羞答答地说:“等天鹰回来后我们一起贴,那样心诚,观音看了高兴,效果就好。”   天鹰!好怪的名字!   天鹰就是老板娘的丈夫?他们还没有生孩子?   老妇人就说那也成,又说:“心虹,夜晚了,你也快睡吧。客厅太乱了,妈收拾收拾。”就蹲下来拿个抹布四处擦拭起来,把秦伟东惊得毛骨悚然,生怕她看见自己刚才吃过面和饭,更怕她把帘子掀开,那样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这时司马心虹赶忙过去抢抹布,说:“妈哪能让您干活呢,您去休息吧,这点活我能干。”   谁知道这老太太特别倔强,几次把司马心虹的手拍开,说你现在可不能干活,你就好好歇着,妈还准备抱孙子呢,你现在可是有喜的身子呢,司马心虹听得莫名其妙,偏又无可奈何。   老妇人擦着擦着就要去掀帘子,司马心虹和秦伟东都有些担忧。   秦伟东赶忙打开了窗户,好让室内面条、饭菜的气息飘散出去。   这时司马心虹突然发出‘啊’地一声尖叫,把老妇人吓了一跳,马上站起来道:“心虹你咋了,怎么一惊一乍的。”   司马心虹赶忙一把抢过抹布,说:“妈你误会了,我前几天刚做过检查,大夫说我没怀孩子。”   老妇人一听脸色就阴沉下来了,‘哼’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待老妇人走后,进了卧房。司马心虹又闪了进来。不敢再在卧室里呆,就赶忙把灯关掉,又有些不放心,干脆踮脚站在凉席上把两个灯管给卸了下来,放在墙角,以防老太太进来捣乱,只要屋里黑灯瞎火的,老太太肯定看不到东西,而公公轻易不会进儿媳的房间,想到这后,她稍稍放了心,就拉门走了出去。   司马心虹走后,也许是花雕酒的原因,秦伟东的久久难以平静。   极品老板娘的美丽,真是难以消除。   想归想,可他现在还是很规矩的。他脑子中还是一片清明,为了压制心中的旖念,秦伟东就刻意想着佛家讲的道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百年之后,红粉佳人是骷髅,倾城倾国化白骨。   但司马心虹的身姿实在是太过曼妙,且不提那迷人的曲线,绝美的身段,单单是臂下这微微颤抖的纤纤*,就已经让人心颤不已,偶尔轻轻转动,秦伟东就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魂飞天外了。   秦伟东不由得佩服那些坐怀不举的古人来,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司马心虹也极沮丧,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麻烦,但不好发作,就轻声说:“妈,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老妇人没有睡。   老妇人叹了口气,说:“心虹啊,你和天鹰都结婚三年了,咋还不要小孩呢?”   司马心虹忙把身子调整了个方向,随后悄声回道:“我其实是很想要的,但天鹰执意不肯呢,他总说再等等。”   老妇人就很生气的样子,道:“不能什么事情都听男人的,有时候你要有主见,你要是真怀上了,还怕他逼你打胎不成?”   司马心虹听了就不说话,天鹰妈妈又轻声问:“你们一个月那个几次啊。”   司马心虹吓了一跳,满脸绯红,低头道:“妈,您干嘛问这个呀,多难为情啊。”   老妇人笑了笑,“这屋里又没外人,说吧,一定要照实说,不许糊弄妈。”   秦伟东立刻将耳朵竖了起来,心想这么漂亮的老婆,一个月十五次估计是没问题,至少十次。   司马心虹在那傻愣愣地坐了半天,才极难为情地道:“应该……有四……次吧。”   “啥?”秦伟东险些喊了出来,幸好话到嗓子边又来了个急刹车,而天鹰妈妈则是吃惊地低低叫了出来。   “四次你真没骗妈?”老妇人显然是有些急了,轻声问道。   司马心虹用力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才又补充了一句。   “是天鹰不行还是你的问题?”老妇人的声音立时冰冷起来,虽看不清神态,但语气中已经有些咄咄逼人了。   “他喜欢……自己看画报……解决,不太…爱碰……我的身子…”司马心虹结结巴巴地说完这段话,已经羞得面红耳赤。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