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33章:大事变(3)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33章:大事变(3)

  书记办公会议开不下去了。   王进阶黑着脸回到待客区,也不落座,就这么站在那里,沉声说道:“江汉的事件恶化了。群众的情绪比较激动,李永昌犯了高血压,直接送了医院,冷冬被群众围攻,也受了伤。*民打电话过来汇报的情况。现在群众快冲进市委大院了。”   “啊?”   与会的省委领导面面相觑,谁都没想到事件恶化得如此迅速。   “为政同志,请你给江汉市局现场指挥员打电话,告诉他,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一定要保持高度的克制,决不允许发生流血事件。必要的时候,可以让开,不要和群众发生直接的冲突。”   王进阶随即对封为政说道。   这个话,他刚才已经吩咐了*民一次,但*民不是市委书记也不是市长,兼且到任的时间不长,王进阶担心他经验不足,压不住阵脚。平时还好,市公安局的领导,会给程副书记面子,局面一旦失控,那就不好说了。   此事还得省长助理、省公安厅长封为政亲自出马。   封为政在全省公安系统的威信,毋庸置疑。   “是,王书记!”   封为政站起身来,干净利落地答道。..   “欣田同志,振雄同志,走吧,我们一起去江汉。明天娇同志也一起去。”   王进阶紧接着下达了第二道命令。事态已经如此紧急,再坐在这里开会,于事无补,必须亲临现场处置问题才行了。   大规模群众事件,历来是党委书记的正管,怠慢不得。   刘欣田和魏振雄、明天娇跟着起身,点头称是。   很快,几台乌黑锃亮的小车便相跟着驶出了省委大院。最前面的是省委保卫部门的车。殿后的则是省委办公厅的车,里面坐着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公室的几名工作人员。   车队快出城的时候,一台车身高大的越野警车“呜呜”地鸣着警笛,从后面赶了上来。超越省委保卫处的车,插到车队最前面,充当开路先锋。   王进阶下去视察工作,一般都比较低调。轻车简从,很少让警车开路。但这回情况不一样,省委书记心急如焚,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往江汉市。   李永昌住院,冷冬受伤“遁走”,江汉市的指挥班子,等于已经瘫痪了,群众情绪越来越激动,多耽搁一分钟。就多一分事态扩大的风险。如果说,还有什么比大规模的群众事件更让王进阶担忧的,那就是大规模的流血事件。   洪州到江汉,距离一百六十公里左右。作为江南省经济最发达的两座特大城市,彼此之间有国道线联通,路况还算不错。虽然不是全封闭的高速公里,有警车开道,车行速度还是很快的。封为政启程之前,已经电令省公安厅交通指挥中心密切关注沿途车流情况,迅疾派交警上路,保证省委领导的车队一路畅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江汉市。   大约两小时之后,车队已经抵达江汉市郊区。   道路两旁能够看到执勤警察的身影。很显然,江汉市公安局接到省厅的指令之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安排。   前边不远处,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六七台小车停靠在路边。   这是江汉市的欢迎队伍。   王进阶的脸色顿时变得益发阴沉。   都什么时候了,江汉的干部还在搞这繁文缛节?   有这个功夫,不会留在市委大院处理矛盾!   看到省委领导的车队过来,江汉的干部们迅即在公路右侧排成一排,打头的正是市委副书记*民,伸长了脖子,满脸焦虑和渴盼之色。   车队缓缓在欢迎队伍面前停了下来,车窗缓缓放下,露出了王进阶十分不愉的黑脸。   *民立即迎了上来,连连向王进阶点头哈腰,双眼的余光却不住往后面刘欣田的小车瞥去。关键时刻,刘欣田才是他的主心骨。   “小程!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留在市委处理矛盾,跑这里来搞什么名堂?”   不待*民开口,王进阶张嘴就是一连串的质问,语气极度不悦。*民还在省委机关上班的时候,有关他的许多举动,王进阶就有些看不顺眼。碍着他是刘欣田的亲信,王进阶也不好多说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刘欣田的“家务事”,只要*民不闹得太出格,纵算是省委一哥,也不大好插手去管。   现在自然毫不客气。   *民哭丧着脸,颤声说道:“王书记,市委,市委已经‘失守’了……”   惶急之中,*民使用了“军事术语”。   “嗯?”   王进阶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   *民忙即说道:“王书记,我们,我们严格遵照您的指示,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保持高度的克制,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所以,所以我们没有守住‘防线’,群众冲进市委大院了……”   王进阶连忙问道:“那,有没有人员伤亡?”   “没有没有,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始终都很克制,没有和群众动手,群众也没有在市委大院伤人,也没有破坏贵重物品,就是,就是……”   *民喘息着说道,结结巴巴的。   “就是什么?”   王进阶很严厉地盯了*民一眼,怒道。   “就是,群众冲进机关干部食堂,拿走了一些吃的东西,还有些群众在食堂生火做饭,说要在市委住下来,问题不解决就不离开……”   王进阶大怒,喝道:“你们干什么吃的?唵?这样的事情都处理不好!不知道先把群众安置好吗?吃饭都不给安排?就这样把事情摆在大街上来解决?你们长的什么脑子!李永昌呢?他跑哪去了?为什么不露面?”   *民连忙说道:“这个,王书记,李书记不见了,我们也找不到他,不知道,不知道他躲到哪里去了……他,他受了伤……”   其实真要找李永昌,也还是能找得到的。   李永昌压根就没叫人去找!   一得到王进阶将亲赴江汉市的指令,*民立即就开始做相应的安排,俨然将自己当成了市委一把手,直接将李永昌丢到了九霄云外。   这可是给李永昌上眼药的绝佳机会,以*民在省委机关练就的一身“好本事”,岂有不牢牢抓牢这个机会的道理?   *民也知道,李永昌是王进阶提拔起来的干部,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不能在王进阶面前给李永昌“上眼药”。作为市委排名第三的副书记,又是刘欣田的亲信,*民在江汉市堪称位高权重,而且以未来市长自居,和李永昌之间,不可避免的会引发一些分歧甚至是矛盾。   这时候,几位省委领导都下了车走过来,站在王进阶的小车之旁。   刘欣田便关心地问道:“李永昌伤得重不重?”   见到刘欣田,*民心中大定,连忙微微鞠了一躬,说道:“刘省长,李书记应该伤得不重。当时我和他站在一起,给群众做思想工作。群众情绪太激动了,说着说着就有人动手推搡李书记,有几个妇女还抓伤了李书记的脸。见情况不对,李书记才暂时回避的。”   应该说,*民在这些细节方面的把握,还是很到位的。并没有刻意“丑化”李永昌,更没有刻意“美化”自己,显得他说的话十分真实可信。却在不经意间点了出来,李永昌就是被人挠了几把,立即便吓破了胆,“落荒而逃”。   只有他*民还在坚守阵地。   在省委机关工作那么多年,这种借力打力的“太极推手”,*民玩得特别顺溜。   “哼!他敢临阵脱逃?”   王进阶更加愤怒,尽管几名副手已经下车,围绕在他车旁,王进阶却一直稳稳坐在车内,没有半点要下车的迹象。   当此之时,省委一把的权威就完全显露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台崭新的轿车以极快的速度从江汉市区方向飞驰而来,江汉市的干部们都认得,这是市委书记李永昌的座驾。   李永昌终于得到消息赶过来了。   小车在二十几米外猛地停住,发出极其刺耳的刹车声,随后车门打开,李永昌从副驾驶座上一跃而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省委领导的车队飞奔过来。   “王,王书记,您好您好,您亲自来了……”   来到王进阶车窗前,李永昌不住地点头哈腰,气喘吁吁地说道,满头满脸都是冷汗。他脸上,确实有几道十分明显的血痕,其中一道,从左眼角处划过鼻梁,直接拉到下巴,虽然不是很深,看着也让人心里磕碜得慌。   “我要再不来,你们都该躲到省委去了吧?”   王进阶毫不怜惜,冷冷地望着他,对他脸上的血痕视而不见,冷冷地说道。   “是是,王书记,都是我的错,我工作不到位,没有及时处理好群众之间的矛盾,警惕性不高……”   李永昌不敢辩驳,一迭声地做着检讨,满脸惶恐之色。   “哼!”   王进阶又是一声冷哼,不再理他,转向了*民。   “群众还在市委?”   “是的,王书记,还在。”   “走,去市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