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32章:大事变(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32章:大事变(2)

  拍完合影,刘欣田又和同志们一一握手,勉励了学生几句,这才在秦伟东的陪同下离去。洪州电信公司总经理和江南大学校长以及其他官员,自然要恭送。刘欣田摆摆手,止住了他们。   这么多学生在呢,刘欣田不想让大伙看到一个官僚。   刘欣田的工作作风一贯脚踏实地,很讨厌官僚主义和官僚本身。首长就是一个很务实的政治家,到哪视察都是轻车简从。刘欣田曾是首长的秘书,自是深受其影响。   大伙只好恭谨地目送刘省长离开,眼里满是钦佩敬仰之意。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尚未登车,高英胜的第二个电话又打了过来。第一个电话,秦伟东没有及时回复,就肯定秦伟东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必然打电话去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询问秦伟东的去处。现在再给秦伟东打电话,只是表明他的急迫之意。   相信省政府那边,应该会派人第一时间将发生在大阳的紧急事件汇报给省长知晓。   秦伟东就向刘欣田说道:“是高英胜打来的传呼,两次了。”   刘欣田点点头,一坐上车,便即吩咐司机,直接去省委。   秦伟东刚才的汇报极其简明扼要,那个场合,秦伟东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刘欣田很清楚,大阳那边发生的这个事件,只怕不简单。否则,高英胜明知他在江南大学参加公开活动,绝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两次给秦伟东打电话。可见省委书记王进阶急着催他过去一起商议。   这个事,连省委书记都觉得不好乾纲独断。   小车稳稳行驶在省城的大街之上,只比平时的速度略略加快了点。不管情况如何紧急,保证省长行车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这一点,司机从来都没忘记过。   刘欣田也不催促。   刘欣田不是那种“感性领导”,他的做事风格很少随着外界环境和心情的变化而变化。历来政治家中就很少有感性的;感性的政治家,在仕途上一般也不会顺畅。   很快,小车直接在省委一号办公楼前停了下来。   刘欣田和秦伟东上到三楼。   高英胜迎了上来,急急说道:“刘省长。您好。江汉市发生了一起群众事件,情况比较严重,王书记临时召开书记办公会议,其他几位领导都已经到了。就在王书记办公室……”   事态紧急,高英胜将一贯的礼节都给省略了。   刘欣田微微颔首,向王进阶的办公室走去。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的,刘欣田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烟雾蒸腾。   省委书记王进阶、省委副书记郭天明,省人大常务副主任魏振雄和省政协主席都到了,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明天娇和省长助理、省公安厅长封为政也在座。发生大规模群众事件,通常需要出动强力机关维护秩序,参与后续处置。   见刘欣田进门,与会省领导便向他点头示意,俱皆神情严肃。   “省长来了。”   坐在长沙发上的王进阶说道,略略向旁边挪动了身子。   待客沙发区毕竟不是专门的会议室,空间有限,王进阶这个意思就是请刘欣田和他坐在一起。   省人大常务副主任魏振雄的脸色变了变,有些暗淡。   王进阶的这个动作,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尽管江南省最近发生了许多大事,甚至自己的嫡系原常务副省长魏振雄都从“一线”退到了“二线”,但江南的稳定大局不变,省委书记省长的总目标还是没变,还是为了江南的发展、人民的幸福而同心同力。   江南的发展、人民的幸福在任何时侯,都是大原则!作为江南的省委书记、华夏的高级领导干部,这是底线!   刘欣田也不客气,大步走过去。向王进阶微一点头,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高英胜忙着给尤利民斟一杯茶水,没有再出去,就在长沙发一侧的椅子里坐了,在膝盖上打开笔记本,拿起笔,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这个临时的书记办公会议。自然不可能像正式会议一样,安排专门的记录人员,只能由高英胜亲自记录。   刘欣田一坐下。王进阶便十分严肃地开了口:“同志们,刚刚接到报告,江汉市发生了一起较为严重的群众事件。前几天,大阳县的一些改制企业职工和开发商,因为改制补偿问题,又发生了械斗事件。这次械斗事件,改制企业有几个职工受伤住院,改制企业职工代表向大阳县通报了情况,但迟迟没有得到答复……”   王进阶简单介绍了情况。   “请大家过来,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处理善后。”   没人说话。   王进阶明白大伙心里的想法。既然是发生在江汉的事情,大家都理所当然地想要先听听魏振雄的意见。改制企业职工和房地产的矛盾冲突,由来已久,魏振雄在江汉市委副书记任上之时,应该早就处理过类似的冲突,他确实也最有发言权。并且,魏振雄任副省长期间,就是分管企业改制的。   在这件事上魏振雄的确有发言权。   “李永昌和冷冬怎么回事?乱弹琴!一个小小的改制企业,搞出这么多事情来……”魏振雄果然率先开口了,很不悦地说道,语气一如既往的强势,也不知道他在质问谁:“这个改制企业的矛盾,他们事先又不是不清楚,一点警惕性都没有。大阳到江汉市区,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几千人,几十台车,那么大的一个车队在路上,他们事先就一点风声都没得到,不知道采取措施?直接让群众围住了市委大院,简直乱弹琴!”   魏振雄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貌似他担任江汉市委副书记的时候,改制企业和开发商也一直都存在矛盾冲突,但从未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以魏振雄的强势,谁敢围困市委大院,简直开玩笑!   王进阶说道:“振雄同志说得有道理,李永昌和冷冬,警惕性确实不高,很迟钝,应该对他们提出严厉的批评……现在事情已经出来了,关键是后续怎么处置。”   封为政说道:“王书记,江汉市局已经出动了两百警力,武警支队也去了一个中队的战士。李永昌和冷冬两位同志,工作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应该能够很好的控制住局面。不过,暂时控制局面,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改制企业这个矛盾,存在了多年,是应该想个办法,从根本上解决掉才行。不然,年年这么闹,也不是个事。”   封为政此时开口,主旨就是向王进阶报告,公安系统已经做出了反应。随口为李永昌冷冬开脱两句,也算是做个顺水人情,惠而不费。   魏振雄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谈何容易?群众问题,历来是最头疼的,多年的矛盾纠纷,个中原由比较复杂。”   我们的职工群众,质朴是质朴,但毋庸讳言,很多职工群众也确实存在着眼界短浅,心胸狭隘的毛病,凡事只看眼前,很少考虑长远。尤其是在宗族势力比较强大的农村地区,群众更是容易形成盲目的“羊群心理”,只要有人挑头,便不问是非曲直,只管聚众闹事,从不考虑后果。   “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不能久拖不决,总要解决才行。”   王进阶断然说道。   会议室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静。   稍顷,魏振雄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王书记,我看这样吧,等李永昌他们平息事态之后,我亲自去江汉市一趟,找他们开个会,先听听他们市里的意见再说。毕竟他们在第一线,比我们更了解实际的情况。”   他是江汉市的原任市委副书记,江汉很多干部都是他的老部下,又是现任省人大常务副主任,位高权重。江汉发生的事件,由他亲自去处理,也算理所当然。   这事,反正推不脱的,估计此番书记办公会最终做出决议,也还是会着落在他的头上。   王进阶点点头,说道:“也好,那就辛苦振雄同志跑一趟吧……”   话音未落,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又急促地震响起来。   高英胜连忙起身,疾步走了过去,抓起了话筒,沉声说道:“你好,请问哪位?”   “高主任吗?是我*民……”   电话那边,传来*民颇为惊惶的声音。   高英胜的脸色顿时一凝。   “是这样的,高主任,局面,局面失控了……就刚才,冷市长被改制企业的职工围攻,高血压犯了,休克过去,被紧急送到医院去了……李书记也遭到围攻,受了伤,好不容易才脱身……现在,群众正在冲击市委大院,马上就要突破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组成的人墙,快顶不住了……”   *民一边汇报情况,一边呼呼喘息,声音益发惶急。   “高主任,我们请示省委,是不是可以采取强制措施?”   高英胜脸色大变,连忙说道:“程书记,请稍候,我马上请示王书记!”   王进阶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从高英胜手里接过了话筒,威严地说道:“*民同志,我是王进阶!”   “是,是,王书记,我向您汇报情况……”   王进阶静静地听着,浓浓的灰白色双眉,紧紧蹙到了一起,十分严厉地说道:“小程,工人群众中有很多的老人和孩子,决不能轻易采取强制措施。这一点,请你和市委其他同志务必记住!我马上赶到你们那里去。你转告公安干警和武警同志,一定要保持高度的克制,决不允许发生流血事件!”   “是,是,王书记,我记住了我记住了……”   
推荐阅读: 《倒过来念是佳人》 《组织部长》 《官梦》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