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19章:高危游戏(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19章:高危游戏(1)

  “小高,是高叔叔找你?”张子怡道。   “嗯。”   “你回去给高叔叔讲,我大伯张卫旗在我来这酒店之前,对我说正大日报的总编老姜五月就到龄了,实事求是地说高叔叔是很合适的接位人选。”张子怡正色道。   “哦,谢谢张伯父的谬赞。”高强有些兴奋。   副总编与总编是很不一样的,不仅仅一个是正部级、一个是副部级。高大强年仅五十岁,如果现在上到正大日报的总编,那仕途的雄起还是可期的。   不一会,秦伟东张子怡与高强欢喜而散。   对明珠两个大财团的宣传,可说已成功了一半。   在媒体上作广告,是给消费者看的,在党报上作深度报道,才是最重要的。她体现了中央高层的意图,外资企业最看重的是这方面,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放心砸钱”。   秦伟东与张子怡刚钻进小车,就接到了江南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副处长陈庆中的电话。陈庆中传达了省长刘欣田的指示。   刘欣田要秦伟东马上赶到首都某路某大院。老省委书记林启航在等他。并交代,要实事求是地讲。   原江南省委书记林启航,已调任中央某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要在换届中选举。   老省委书记林启航找秦伟东何事?   首都某处禁卫森严的大院。   王再石说道:“爸,我不会和念紫离婚的,也不想让念紫受更大的委屈。如果您有更好的办法,我无不依从。如果没有更妥当的办法,我和念紫商量的办法未尝不可一试。”   “砰!”一声巨响。   林启航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方砚台就往王再石头上掷去,王再石往旁一闪,砚台扔在门上,发出巨响,随后落地碎成数块。   林启航脸色铁青,指着王再石骂道:“王再石,这是你该说的话吗?我给你这么多时间考虑,你就想出这么个自私自利的荒唐主意?你把念紫放在什么地位?把我林家放在什么地位?让我林启航如何面对江南的干部群众?”   门外,林念紫刚停住脚步,听见林启航扔砚台的声音,“砰”一声响将两人都吓了一跳,随后书房里传出林启航怒不可遏的咆哮。林念紫忙拍打门口,叫道:“爸爸开门,石哥开门。”   王素真也担心里面两人发生什么意外,叫道:“老林,你开门,有话好好说,别气坏了身体。”   林启航便打开房门。   母女两人走进书房,看了看地上,却见林启航极其钟爱的一方古砚碎成数块,知道林启航是真的动怒了。王素真忙走到林启航身边,轻声说道:“启航,别发这么大火,你也有些年纪了,身体要紧。”   脸色铁青的林启航盯着王再石看,那架势随时还会拿起桌子上的东西扔过去;王再石身体站得笔直,这时候为了念紫不肯稍作让步,又无计可施,只得运用曾国藩的挺功,硬着头皮挺过这难堪的时刻。   林念紫见父亲和王再石谈崩,明知她的行动可能会进一步激怒父亲,却毅然决然地将自己的手塞进王再石的手掌里,手牵手并排站在一起,表示同进同退之意。   “哈哈!”林启航用手指着女儿,不怒反笑,对王素真说道:“你看看你的女儿!犯了大错,还要在我们面前示威!枉费我这么多年的教育,真想要气死我啊?”   王素真垂下眼泪,哭道:“我们家这是怎么了?你刚一调离江南省,就有人在后面下黑手!”   林启航厉声说道:“不是别人下黑手,而是他们下黑手!把厂子卖去五年,对卖断工人的一点补偿还没到位,还与什么竹蛇帮勾结!岂有此理!”   王再石忙用力握住林念紫的手,示意她不要开口说话,然后松开林念紫的手,看着她说道:“你在家好好陪陪父母,不要惹他们生气。事缓则圆,反正我说过的话永远有效。”   林念紫坚定地点了点头,轻声道:“石哥,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林启航怒道:“王再石,你别以为念紫向着你就可以胡作非为,我下星期就向江南省委领导反应你的问题!看你还怎么混得下去!还有,你以后不要再上我家大门……滚出去!”   王再石脸色凝重,这个结果显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也明白,这个时刻说任何话都没用,徒增厌恶而已,他便平静说道:“爸,妈,那我走了。请你们相信我,我没有与竹蛇帮勾结,我只是现在没钱,想缓缓。”回转身拍了拍念紫的肩膀。   林念紫想送他出去,林启航又陡然喊道:“不许送,你给我上楼去!”   王素真走到念紫身边,握住女儿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王再石走出林家大门,屋外,风清气爽,暖意袭人,而他的心情却降到冰点。以前他和林启航之间虽然也有过不愉快,但是这样的决裂却是第一次,姑且不论他说的向江南省委和有关部门要求严查是否成真,至少他和林念紫之间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见面的机会。   这边,林念紫眼巴巴地看着王再石被赶出家门,心中愁苦,却又不能和父亲发狠。林启航的那句向江南省委和有关部门要求严查的话让她有惊心动魄之感,所谓关心则乱,小丫头又没有官场经验,浑不知城府二字怎么写,张口说道:“爸爸,你千万不可向江南省领导说再石的坏话,他也是一时在失策,生意一落千丈。”   林启航正对这个倔强的女儿无计可施呢,一听此言,顿时有了主意,当即说道:“江南省公安部门已查出了大问题,怎能不要求严查!就因为是我这个前省委书记的家人?”   林念紫脸色大变,抗声说道:“爸爸,你要是这么做了,从此以后你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了,我说到做到。”   “老林,我看有些人是搞人走茶凉啊!”王素真道。   “这不是人走茶凉的问题,是王再石的公司确实做错了,大错!”   “主要是因为他开的房产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再石也是没办法!”王素真道。   “那竹蛇帮呢?让我不相信,那就让江南的公安部门好好查查,一查到底!”   “老林,我看这里面有名堂!”   “有名堂?把我拉下,对他刘欣田有什么好处!”   “如果是王书记呢?”   “这事,是封为政主查的。”林启航略事沉吟,说道。   夫人的话,说到了点子上。林启航就怕是王进阶在后面下黑手。王进阶这样做,如果成功的话,最大的收益就是中断林启航的人马,向省长刘欣田靠拢。   不过,按常理应该也不会。一个继位的省委书记对刚调离的前任,就处心搞名堂,是会让自个在高层掉分的。再说林启航此番调动是升迁,在不久后讲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虽说不是实职,但还是有些影响力的。此事,十之八九不是现任省委书记王进阶。   是省长刘欣田?更说不通!且不说,林启航在任省委书记时,对副手刘欣田的“关照”、进位省长的提携,就退一万步讲,搞倒林启航,对刘欣田有啥好处呢?半丝不会有。   现常务副省长魏振雄呢?有可能。林启航在江南任省委书记的几年,对省委常委洪州市委书记魏振雄不怎么感冒。在中央针求新任省长人选意见时,林启航毫不犹豫地推荐了刘欣田。魏振雄,很有可能怀恨在心。   令人想不通的是,省公安厅长封为政、省府一秘秦伟东参与了。倒不是说,省公安厅、秦伟东不应该查王再石的公司。王再石如果犯了法,谁也救不了他。   关键问题是,在江南一定层级内已有风言风语,传说前任省委书记林启航在国有资产处置中有不法、违纪行为等。   还传说,林启航的作风也有问题,情妇有好几个。情妇不是有权的肥缺,就是作老总。   中央几个月后就要换届了,此时传出这些“新闻”,对林启航可没什么好处。   “部长,秦伟东同志到了。”秘书轻轻地说道。   “哦,让他进来吧!”   “是,部长!”   不过两分钟,秦伟东进了林启航的办公室。   “部长,您好!”秦伟东疾步上前,鞠躬说道。   对林启航,秦伟东是打从内心尊敬。从那次,林启航亲自到洪州机场迎接他自明珠回来,秦伟东就认定林启航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是一个值得崇拜的政治家。   “你就是江南省府一秘秦伟东?”林启航冷冷地说道。   “部长,我就是!”   “你到首都来干什么?”   “为了明珠两个大财团的宣传事宜。”在秦伟东的内心,林启航与刘欣田是同门,就没有保留,直接讲了此行的目的。   “事情办得怎么样呢?”   “几个重要党报党刊的工作都基本上做好了。”   “你还很有本事,不错,不错!”   “多谢部长的夸奖,主要是刘省长领导有方,党报党刊重视基层。”   “哦。秦伟东,你好大的胆!”稍顷,林启航大声说道。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运转官场》 《出水芙蓉》 《组织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