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17章:超级豪门 (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17章:超级豪门 (2)

  “秦处长,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冒昧吗?”   张卫旗注视着秦伟东,缓缓说道,语气严厉。   本来在一旁嬉笑自若的张子怡猛地一滞,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这样的压力,她从未在大伯父母面前感受过,甚至于威名震动天下的张老爷子在世之时,张子怡都不曾在爷爷身上感受到这样的压力。在她眼里,人人敬畏的老爷子,不过是一位慈祥的爷爷,对她宠爱有加。   没想到大伯一谈到公事,立即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秦伟东这回要糟糕了。早知道大伯是这种态度,真不应该带他过来。张子怡虽然年纪不大,久在官宦世家,却也明白,一旦大伯动怒,秦伟东就要大糟而特糟。就算刘欣田省长,也不能回护于他。   “张司令员、张省长,我知道这样做很冒昧,但为了吴县的经济发展,我不得不来。这对于我们江南省、吴县而言,实在太重要了。江南省、吴县今后的经济是否能够提前几年走上快车道,这次宣传的成败是关键!”   在张卫旗、张卫红锐利无匹的目光逼视之下,秦伟东依旧镇定自若,缓缓说道。   “好一句不得不来!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在这里表达你的意见?如果你作为张子怡的私人朋友来拜会我,我欢迎。如果你以此为名,想要达到其他的目的,那就请你免开尊口。”   张卫旗丝毫不为所动,语气益发严厉。   “大伯,帮助贫困地区的发展,是件好事。就是爷爷在世时,都是十分关注的!”张子怡道。   “子怡,你还年青,有些事还是不懂。”张卫红缓缓说道。   到了最高层面,宣传工作很敏感。宣传,不是单纯的工作。张卫红到江东任省长之前,是华夏某重量级宣传单位的一把手。对宣传工作,可是“专家”。   宣传,到了最高层面,搞不好就会有“风险”,老张家与刘欣田不是“同门”,可没必要为了刘欣田而“惹事”。   “张司令员、张省长,我与子怡就见过两次面,可说还算不上是朋友。如同她刚才所言。我只是和她完成了一个交易。她同意以这种方式带我来见您。很抱歉,确实有欺骗您的嫌疑。”   秦伟东冷静地答道。   张卫红忽然插口问道:“交易?什么交易?”   语气十分警惕,也夹杂着一丝怒意。   小秦,你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将小手段耍到我的宝贝闺女头上来,当我是空气么?   “爸,你别听他胡说,什么交易不交易的。难听死了!”   不待秦伟东开口,张子怡小皮鞋一连跺了两脚,娇嗔道,被火红色连衣裙紧紧包裹的青春娇躯也不依地扭动,小嘴撅了起来。刚刚明明是她自己说的“交易”现在却成了秦伟东在胡说八道,但小姑娘就有这种“耍赖”的特权。   实在张子怡发现情形大为不妙,不得不“亲自出马”了,在大伯的威严之下,她不敢吭声,好不容易张卫旗出了声。还不得马上抓住这个机会。   小丫头畏惧大伯,远远超过畏惧自家老子。   “其实我们就是做了一回好事。张子怡是华夏电视台的记者,大多数时间在外暗访,身体素质就很重要。还有,她对武术本身就很感兴趣,已有较好的根基。鹰拳已有一定火侯。但子怡要我交她一缕光神拳。于是,我们就作了交易。”   “哦,是这样。”张卫旗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鹰拳是张老爷子传给张卫旗的。张卫旗自小就很喜欢,而兄弟张卫红走的是文路没有学。张子怡在年幼时,就缠着大伯要学鹰拳。张卫旗自然答应。   并且,由于鹰拳,张卫旗对侄女更多了几分疼爱。军人总是喜欢“铁血”。   再说,这鹰拳据老爷子讲,在他烽火连天的岁月,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很具传奇色彩。   练鹰拳,从某个角度来说,就是怀念老爷子。   “哦,一缕光神拳?”张卫旗有些好奇。   “是一位老革命工作者创出的。很有特点,尤其对女孩很适合!”秦伟东道。   “好,好!”听说是老革命工作者创立的,张卫旗笑了笑。   “秦处长,宣传工作可是大事!”张卫红道。   以一缕光神拳“交换”,未免不对等!   “大伯,秦伟东是个高级按摩师,手法可高呢!”   “嗯。”张卫旗没有表情。在老张家的旗手面前谈“中医按摩”,真是说笑话。以老张家这样的大豪门,什么样的医术高手找不到。   “大伯,您胸口的伤,或许秦伟东真能给您起些作用!您就让他试试吧。”   “另外,明珠的两个财团还承诺对新春乡无偿捐资300万元,用于建学。还考虑到新春乡考察,寻求合作。”稍顷,张子怡接着说道。   新春是张老爷子的家乡。   家乡的发展,老爷子生前是很关注的。   张卫旗张卫红相互望了一眼,对明珠两个大财团的作法,比较满意。这“礼”送得很好。还很少有私营企业,为了获得老张家的支持,如此送“礼”。   张子怡点头不迭,又轻移玉步,蹲到了大伯的脚下,伸手指指点点,絮絮叨叨的将秦伟东的“苦竹壮举”又叙说了一遍。   张卫旗就笑了,轻轻摇头,淡然说道:“秦伟东,你晚生了两千多年。要是生在春秋战国,也许就是张仪苏秦那样的人物了。”   张卫红嘴角也闪过一抹笑意。   弄清了所谓“交易”的内幕,张卫旗张卫红自然放下心来。这个年轻人,看上去肆无忌惮,行事毫无章法,实际上很守规矩。就事论事,引导张子怡一心向民,多行善举,怎么都不能说是错了。而他夤夜前来拜访,为的也不是一己之私。   这样的人,在体制内堪称“怪胎”,与大多数人的行事作风格格不入,也许走不了多远,就折戟沉沙了。然而,一旦他稳住阵脚,一步一步闯了过来,他日成就当真未可限量。   自来成大事者,无不是特立独行之辈,坚持自己的既定目标,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险阻,从不退缩。伟大领袖乃至张家老爷子,无不如此,俱皆走上了自己人生的最巅峰。   张卫旗那句话,看似讥讽,但张卫红却很清楚,大哥真对这个年轻人产生兴趣了。   “张司令,张仪苏秦不敢当。他们只是想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秦灭六国还是六国灭秦,于天下苍生如何,从来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听这话的意思,秦处长还不感冒张仪和苏秦呢。   张卫旗谈谈一笑,说道:“年轻人,你自视甚高。但你要记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代局限。今人不见得就比古人高明。”   “是,张司令员,我记住了。”   秦伟东恭谨地答道。   “坐吧。”   张卫旗摆了摆手。   “是,谢谢张司令员。”   秦伟东也不客气,依言在一侧的金黄色沙发里坐了下来,双手抚膝,腰挺背直,双目平视,坐姿端正无比。   一直在旁边垂手站立,不发一言的秘书这才走过去,为秦伟东沏了一杯热茶,嘴角浮起笑容,眼里露出又是吃惊又是钦佩的神色。   “秦伟东同志,有关明珠两个财团的宣传问题,刘欣田同志是什么看法?”   待秦伟东坐定,张卫旗缓缓说道,对秦伟东的称呼,再一次起了变化,非常正规,却也切合他的身份。既然谈到公事,再直呼其名或者称其为“年轻人”,就不是那么妥当了。   但堂堂大军区司令员、江东省长,愿意在休息时间和江南省的一位年轻秘书探讨这样的大事,已经非常了不起,给了秦伟东极大的面子。   张子怡这才轻轻舒了口气,又变得笑嘻嘻的,挨着父亲身边的沙发坐了,望向秦伟东,双眼熠熠生辉。   难怪张子怡对他如此推崇,果真有几分本事。   刘欣田从中办空降江南省委副书记,如今又升任省长,无疑在高层是有份量的。在宣传系统,也肯定能想到办法。   自己有“力”不发,而要老张家发“力”,是什么意思?   秦伟东连忙说道:“张司令员、张省长,刘省长大概是要锻炼一下我们的办事能力。再者,刘省长已引了好几家大公司到江南。当然,最重要的是,刘省长对张副主席、张司令员、张省长一直是很尊重的!”   张卫旗又笑了,微微颔首。   张卫红也点了点头。   刘欣田派秦伟东来找老张家帮忙,还有其他的含意。一是对前段老张家发力,把江南省长王进阶系“打败”表示谢意。其次是,代表所在的系向老张家表示善意,寻求“亲密合作”。   对于眼下的局势,两系“亲密合作”是很不错的选择。   “好,这个问题,我会再考虑的。”张卫旗笑道。   “谢谢张司令员、张省长,非常感谢!”   秦伟东不禁喜形于色,连声说道。   事实上,老张家已经答应他的请求了。   “伟东同志,这件事恐怕有难度!”稍顷,张卫红道。   
推荐阅读: 《错爱专情总裁》 《出水芙蓉》 《最美的时光》 《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