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16章:超级豪门(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16章:超级豪门(1)

  夜十点。   首都,京西宾馆。   一个高大帅气的大男孩与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并排着进了宾馆。   男孩的眼神四处扫视,显是第一次来这里。而女孩则是一副熟视无睹的神情。   男孩与女孩保持着距离,神情庄重。   男孩自是江南省政府办公厅的秦伟东同志,女孩是华夏电视台记者张子怡。   从竹蛇山回到省委住宅楼后,秦伟东就把时代广场与竹蛇帮的一些情况告知了省长助理、省公安厅长封为政,请封为政处理好。   封为政自是连连答应。   第二天,明珠王氏集团副总韩冬妮、邱氏集团副总林小月找到了秦伟东,要求秦处长协助联系华夏电视台的广告事务。   不管是从曾是吴县县委常委苦竹乡党委书记来说,还是从现在的省府一秘来说,秦伟东都是理所当然要为这事出力。   明珠的两个大财团正着手考察在江南省,扩大投资范围。省长刘欣田当然是很重视,发展经济是省政府的永恒主题,当即指示秦伟东一定要协助明珠的两个大财团搞好华夏电视台的广告事项。   本来刘欣田想就作广告的事,动用自己在首都的关系,可秦伟东说了张子怡的意思。老张家肯出力,那就不需要刘欣田“牵线”了。老张家在宣传系统,可是很有话语权。   其实,明珠的两个大财团,在华夏电视台是有些人脉的。但韩冬妮、林小月都没有跟总部提这要求,既然是到江南“锻炼”,那就要自己努力解决问题。   天黑后,秦伟东就约了张子怡。但张子怡说要到十点。   厚重的大理石建筑,显得格外*肃穆。   京西宾馆是首都最“古老”的国宾馆之一,始建于五十年代,仿苏式建筑,四四方方的外形,深沉的外墙颜色,让人一看就肃然起敬。   多年来,京西宾馆接待了大量的国内外贵宾,全封闭营运,迄今为止,尚未正式对外开放。   江东省委副书记,省长张卫红就住在京西宾馆。   他也是来首都开会的,参加*经济建设座谈会。现在已经是晚上,会议早就结束。张卫红所居的贵宾套房,灯火通明。   客厅布置带着浓郁的俄罗斯风格,金黄色的长沙发里,两名男子正在聊天说话。左首那位,鬓发花白,应该已经年过六旬,正是张卫旗。右首那位,则相对年轻,大约五十岁左右,面相和张卫旗有几分相像,似乎是兄弟。   从两人交谈的神情来看,也很是轻松随意,不大像是在谈公事。   “卫红,工作还比较顺利吧?”   张卫旗含笑问道。   较为年轻的那位男子,目光炯炯,脸上线条棱角分明,显见得姓格颇为刚毅,说道:“还算顺利。就是现在经济结构有些问题,比较复杂,阻碍了发展。”   张卫旗点了点头,说道:“也不要顾虑太多,该尝试的就大胆去尝试。要是顾虑太多,很多事情都耽搁了……我们现在,耽搁不起啊。”   张卫红也是轻轻一声叹息,深有同感:“是啊,我们本来就耽搁了太多的时间,再这么优柔寡断的,又要耽搁好些年。人家却是一曰千里的往前进步,到时候距离只会越拉越远。改革,深层次改革是必须的手段!”   “嗯……”   张卫旗正要继续说话,客厅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位四十来岁,秘书模样的男子轻手轻脚地走进门来。   “什么事?”   “首长,张省长,子怡来了,想来看望你。”   张卫旗脸上立即露出慈爱的笑容,说道:“呵呵,好嘛,子怡这小丫头,倒是很懂礼貌,每次我来首都,都记得来看看我。让她进来吧。”   张卫红也含笑点头。   京西宾馆戒备森严,各种安全措施做得非常严密,绝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出的。   秘书便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首长,子怡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了个朋友,是个男的,说是她的朋友。”   “哦?”   张卫旗略略感到有点意外,和张卫红对视了一眼。   “卫红,子怡今年该是二十二岁吧?”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在问张卫红,这小丫头难不成就开始谈恋爱了?普通朋友,断然不至于带到京西宾馆来见他这位位高权重的大军区司令员以及一省之长。   老张家是京城最大的豪门之一。张老爷子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向以严肃著称。虽然张老爷子已于十几年前过世,但这种严谨的作风却传了下来。   家里还不知道男孩是高是矮、是胖还是廋,就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人面前、公众场合,在老张家是不可想象的事。   “是二十二岁,不过好像没听说她有太要好的男朋友……”   张卫红也是满头雾水。虽然说张子怡姓格外向,比较调皮一点,但“大原则”一直坚守的,就算要谈恋爱,应该也会和父母通报一声吧?   张卫旗笑了起来:“呵呵,这么说,我还真有点兴趣了。行,你让他们进来吧,我瞧瞧,是个怎样了不起的青年俊彦。”   “是……”   秘书低声答应,含笑走了出去。   不一会,客厅的门再次推开,一道火红的身影宛如天边晚霞似的卷了进来。   “大伯!爸!”   这朵娇艳的红云自然正是张子怡,蹦蹦跳跳的来到沙发前,脆生生地叫道,却将一同进门的秦伟东同志孤零零地丢在了门边,不予理会。   秦处长好不尴尬。   “哈哈,子怡啊,又长漂亮了啊,大姑娘了。”   张卫旗满脸慈爱,望着侄女,连连点头。张卫旗没有女儿,对这个活泼可爱的小侄女十分宠爱,当作亲生闺女一般。   “大伯,我早就成年了好吧?去年就满了二十一岁。”   张子怡立即扭动了一下身子,不依地说道。火红的裙裾随着她的身躯轻轻摆动,显得青春活力无限。   “对对,我家小丫头长大了……子怡,把你朋友叫过来吧,让大伯瞧瞧,是个什么样的朋友,让你那么在乎?”   张卫旗笑哈哈地说道,眼神向站在数米外的秦伟东望去,微微颔首。   嗯,倒是个帅小伙子!   难怪自己侄女能看得上眼。   “大伯,你错了,他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同学,我骗你们的。他呀,是个投机取巧的政府干部,和我做了个交易,我答应带他来见首长一面……”   说着,张子怡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   张卫旗和张卫红和不由面面相觑,大感诧异。   这话怎么说的?   秦伟东笑笑,缓步上前,向张卫旗张卫红鞠躬为礼,恭谨地说道:“张司令员好,张省长好!我是秦伟东,江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刘欣田省长的秘书。”   又是一个意想不到。   原以为张子怡开玩笑呢,不料竟然真有其事,还不是普通的政府干部,正儿八经是刘欣田的秘书。   正准备退出去的那位四十来岁的秘书更是满脸惊诧。   “秦伟东?”   张卫旗喃喃自语了一句,似乎对这个名字有些兴趣,至于江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这个身份,好像反倒不那么被重视。老张家不久前,微一发力,便把江南省的几个巨头弄得很难堪,甚至严明亮还被中纪委审查。个中起因张卫旗自然知道。   张卫旗现在是老张家的旗手。   当然,老张家愿意发力,主要是出于正义。   张卫红却是目光炯炯,严厉地望着秦伟东。   他当然知道秦伟东是何方神圣,张子怡不止一次在家里向他提起过这个年轻人,只是再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又跟他女儿一起来“交易”。   有点不大对头!   张子怡和谁做朋友,张卫红还不是那么关心,但在张卫红心目中,这宝贝闺女压根就还是个孩子,涉世未深。对于任何出现在张子怡身边的年轻男子,张卫红都十分警惕。   同为一省之长,张卫红当然很清楚,省长的秘书班子应该如何选拔人员。像秦伟东这种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省长秘书班子的优先人选。省府一秘,可是个要求很高很全面的角色。没有超常的能耐,可干不好。却不知他有何种能耐,得以臻此。   但料必刘欣田相人的眼界,不会太差。明知秦伟东是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娃,还如此重用,必定有十分过硬的内在原因。就张卫红的了解,刘欣田可不是冲动的姓格。   一省之长,位列封疆,又有谁是思虑简单的?   这个秦伟东,居然透过张子怡的关系,直接跑到他面前来了,且不管他意欲何为,起码说明此人有些手段,也颇有胆略。   以江南省长秘书身份,夤夜拜访江东省长,而且是自己这样开国元勋的嫡系后裔,是需要很大的胆量。   张卫旗也没有让他落座,不住打量着他,目中精光闪烁,脸色凝重,缓缓问道:“秦处长,你夤夜来访,所为何事?”   很正式地称呼秦伟东的官衔,丝毫也没有提及到刘欣田身上。   “我想当面向张司令员张省长陈述一下江南省特困县吴县经济发展的一些想法。”   秦伟东没有犹豫,直截了当地说道。   张卫旗和张卫红的神情,都变得极其严肃起来。   谈外省的经济工作,可不是一般的事,是很犯忌讳的!   
推荐阅读: 《首长》 《运转官场》 《官梦》 《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