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14章:万蛇齐舞(4)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14章:万蛇齐舞(4)

  “靠名头?”   “对,大多是靠名头。创帮之初,打打杀杀,闯下名头,然后以恶名入股分红,多半如此。”   所谓金盆洗手,大体就是这样。   夜已经很深了。   出租车沿着陡斜的盘山公路驶入了竹蛇山,只见路两旁皆是抬头望不见顶的花岗巨岩石壁。阴森森的峡谷、冷冰冰的溪流、白花花的岩石、黑郁郁的崖上树丛,竹蛇山在夜色中是如此的森严冷峻。   “两位,我该回去了。”在半山腰,司机说。   如此险峻的山,面的司机也有些怕了。   “师傅,把我们送上山,再加50元。”   “你们还是自己上山吧。不要说50,就是500我也不上了!”   “那我们待会怎么回去呢?”   “我在镇上等你们,完事后给我打电话。”   “好吧,多谢了!”   秦伟东与陈园园下了出租车。   “园园,我们开始走吧!”   “嗯。”   出租车消失在无边的黑暗。   莽莽的大山,在夜色中阴森恐怖。   一声狼叫突然撕破了宁静的大山。   陈园园不由自主地靠在了秦伟东身上。一对高耸,不时贴在秦伟东的胸前。现下是阳春三月,两人都穿的是单衣。   那两团高耸,就很有感觉。   伴随着阵阵幽香,秦伟东心神欲醉。   突然间,几条竹根蛇窜了出来。几条竹根蛇窜出来后,毒信、蛇头、蛇身、蛇尾联动,竟是一招“惊蛇拨草”的第一式。   接着第二式。   快速地攻向秦伟东与陈园园。   秦伟东轻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黑色的丝网,向竹根蛇抛去。   就是在在河里打小鱼的网。在大安镇上,秦伟东特买了几张这样的网。   到竹蛇山,当然要防蛇。   几条竹根蛇一招“腾蛇跃涧势”,欲避过丝网,可终究是晚了一步,被丝网尽皆网住。   秦伟东拿出一把小刀,一阵风过,几条竹根蛇全部被杀死。   路旁是杂草,秦伟东把死去的竹根蛇,倒在了杂草之中。   这几条蛇竟然,会使标准的“蛇拳”。这竹蛇帮还真是不能小觑。   竹蛇帮的蛇拳,恐怕已发展到很高的境界。   蛇拳的动作开合得宜,刚柔相济,以柔为主,柔中有刚;上体要求松柔,下肢则要灵活,做到步活而桩实。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在实战中则要求:身要颤,步要转,双手忽闪神要战;圈绕步,步偕身,用指抢喉快为准;龙戏珠,掌插肋,勿手啄人勿顶击;脚尖点,虎爪进,急来缓应巧柔还。发劲同时还发声,以声助势。套路主要由神蛇炼月、金蛇陆起、蛇蟠天真、白蛇吐信、风蛇绕树、玄蛇盘石、毒蛇喷沫、腾蛇走雾、角蛇应尾等形象化动作组成。蛇拳以蛇形掌为主要手型;以穿、插、按、劈、钻、压、摆、挑为主要掌法;以崩、钻、按、冲、横、劈、勾为主要拳法;以半马步、跑步、丁步、独立步、弓步和麒麟步为主要步型。主要流传于浙江、福建、四川、广东、台湾、香港一带。   竹蛇帮的蛇拳到了哪种境界?   “园园,你怕吗?”   “秦大哥,有你在,我不怕!”   “你还真地看得起我!”   “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秦伟东有些感动。在陈园园的心里,他就是一个英雄。   陈园园的手有些凉,秦伟东拥着她继续上山。   突然,山上又传来一声狼叫。   “园园,别怕!狼是不会下山的,再说我有办法对付这畜生!”   “秦大哥,我不怕!”   两人接着上山,可哪里是竹蛇帮的老巢?   秦伟东认为竹蛇帮的老巢应该就在山顶。因为两声狼叫都是从山顶传来,听那声音不像是野狼。   不是野狼,就是人养的狼。   人养的狼,自是为人看守的。山上即使不是竹蛇帮的老巢,也有人居。在这茫茫的黑夜,休息一会也是好的。   两人慢慢向上上攀去。   到后来,陈园园说真的走不动了。   秦伟东只好背着她上山。   自小练武的秦伟东同志,背一个苗条的女孩上山,倒不是多难的事。   山顶的狼叫仍是不断传来。   陈园园在秦伟东的分析下也不再怕了。狼就是在山顶,说不定还是被绳子系着。   或是被圈着。   “秦大哥,我下来走会。你也累了。”   “好吧。”陈园园的那对高耸紧贴在秦伟东的背上,他受不了。   “秦大哥,我妈妈到底在哪呢?”   “园园,你妈妈没有生命危险。”   “哦,为什么?”   “你想想,竹蛇帮的人为什么在屋内放蛇、井内放蛇,又把你妈妈的衣服换掉,穿在一个疯女人身上,而这个疯女人又在井内淹死了。我看,竹蛇帮这样做,目的是恐吓!”   “那竹蛇帮把我妈妈带到哪里去了?又有什么目的?”   “杀鸡给猴看!”   “杀鸡给猴看?不要工人们上访?”   “对。”   “可我妈妈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原机械厂的工人,竹蛇帮为什么要以她为支点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竹蛇帮为何要抓我妈妈?”   “也许,你妈妈有特别之处!”   “我妈妈有特别之处?”   “也许吧!”   “口渴了吧,喝点水,好赶路!”秦伟东从塑料袋内拿出了一瓶绿茶,给了陈园园。   “你先喝吧,秦大哥!”   “你是妹子,先喝!”   陈园园的脸上飘过一片红霞。   她喝了几口,给了秦伟东。   秦伟东接过绿茶,几乎是一口气把剩下的绿茶喝完。   丢掉了绿茶瓶,才发现陈园园的神情有些异样,双眼看着丢掉的绿茶瓶。   秦伟东猛醒!陈园园喝过的瓶子,他接着喝,瓶上有陈园园的“口水”。   也就是说,通过绿茶瓶的中介物,秦伟东与陈园园完成了“吻”。   难怪,陈园园面上飞霞。女孩的心思细腻,不似男孩粗糙。   陈园园忽然笑了,脸蛋更红了。   她想到了《红楼梦》中的一个小节。   刘姥姥再进荣国府一节,众人吃些酒肉,由贾母领着到妙玉的垅翠庵解腻,不想黛玉宝钗被妙玉高看一眼,引领二人到私室去品高级茶,不想宝玉随后而至。这段倒让人想起孙悟空学艺,半夜三更去师傅房里学艺,妙玉之请宝玉,岂不妙哉?   更有趣的是,妙玉用收藏了三年的梅花上的雪水给黛玉宝钗烹茶吃,上好的水,上好的茶不说,单这茶具,就把世人吓了一跳,这妙玉肯定出身不凡,不然,哪来那么多能成为工艺品的茶具?但偏不给宝玉工艺品茶具用,妙玉如此洁癖,居然把自己平时吃茶的绿斗却给宝玉倒茶吃?其亲近之意自明,此举简直视黛玉宝钗为透明,真不知此二女作何想法?黛玉有可能拿自己的杯子给宝玉使,那宝钗可就不一定了。宝玉这次处理意外情况倒是极合适的,先是拒绝用绿玉斗,说是个“俗器”,妙玉只好另拿了一个工艺品给这呆宝玉使,且不说这妙玉心里会怎么想。单表这宝玉,明守着黛玉,就是想用这绿玉斗也不敢用呀,呵,下剩的话诸公自明,我就不说了。宝玉却会说话的很,说,一来这里,把什么金银就视为俗物了,妙玉顺顺当当就下了这台阶。   从这小细节,也可以看到宝玉对黛玉体贴之深,生恐黛玉不高兴,就顾不得妙玉了。偏这黛玉也是大肚量的,妨妙玉乞红楼一节,就不命任何人跟着,单宝玉一个人去会那妙玉。从这小情节,也可以看出黛玉也不是那种一味吃酸的人。不象睛雯,一见宝玉和其它女性在一起就不受用,毕竟,睛雯总是见识浅薄的丫头。   秦伟东也笑了笑。他也想到了《红楼梦》中的这节。   “园园,你是语文老师,对文学一定很感兴趣吧!”秦伟东笑道。到山顶还有一段路程,找个令陈园园“兴奋”的方面,是很重要的。   秦伟东可不敢再背了。那两团鼓鼓的高耸,那阵阵幽香,足以乱秦伟东的方寸。   还是想法“刺激”她自己走,是正道!   “我自小就喜欢文学。特别爱好《红楼梦》。《红楼梦》这本书,我能背诵。”陈园园笑道。   “你吹牛吧!”   “那我背段你听听。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为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字不错!可是,你应该背仙女出场的那段!”秦伟东笑道。   “为什么呢?”   “文人都是应景而作、而歌、而笑、而哭,你讲仙女出场就是应景!”   “秦大哥,你就会逗我开心!我可不是文人!”   两人正说笑间,突然一种寒气铺天盖地而来。   奇寒之气从四面八方包围了秦伟东与陈园园。   
推荐阅读: 《出水芙蓉》 《组织部长》 《官梦》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