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12章:万蛇齐舞(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12章:万蛇齐舞(2)

  竹根蛇一般都只是在一千多米的山林中才出现。   这时代广场的后面,哪来的竹根蛇?   十几条竹根蛇,快速地游了过来。   秦伟东抱起陈园园,猛地一跳,从十几条竹根蛇上面,越了过去。   竹根蛇却没有转身,向门外游去。终至不见。   李贺《黄家洞》诗:“山潭晚雾吟白鼉,竹蛇飞蠹射金沙。”王琦汇解:“《本草》:‘竹根蛇,《肘后方》谓之青蝰蛇,最毒,喜缘竹木,与竹同色。”明夏完淳《招魂》:“竹蛇丛繁,倏忽衣袂些;玄蚁一翼,绛腹齿齿些。”   “园园,没事了!”秦伟东道。   “哦。”陈园园嘴里答应着,却仍是倒在秦伟东的怀里,惊魂未定。幽香扑鼻,一对柔嫩的饱满贴在了秦伟东的胸口上。   “真的没事了,园园。”秦伟东轻轻推开了陈园园。   陈园园的脸色微红,不过在黑黑的屋内看不到。   “哪来的蛇,吓死我了!”陈园园掏出火机,点燃了柴油灯。   两间老房。20个平米。一间是卧室,一间是厨房、卫生间。墙壁黑黝黝的,地板破烂不堪。   妈妈不在家。   门没有锁,可是妈妈却不在屋内。   并且,刚才屋内还游出了十几条竹根蛇。   妈妈!!   陈园园很是焦急。她今晚穿的是红色长裙,苗条的身段配上一对高耸,很是动人。   “园园,不用担心,你妈妈不会有事的!”秦伟东笑道。   “竹蛇大帮!!”陈园园突然叫道,神色大变。   “竹蛇大帮?园园,你慢慢说。”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偶尔听说竹蛇帮。竹蛇帮每次行动之前,都要在作案地点放竹根蛇。”   “你是听谁说的呢?”   “是听时代购物广场的保安说的,他说竹蛇帮每月都来收保护费。”   时代广场是公安机关的重点保护对象,竹蛇帮竟敢每月来收保护费,忒是大胆。   “不要担心,也许你妈妈是到哪家串门了。而竹根蛇也许就是从后面的竹林来的。”秦伟东道。这栋老楼的后面有一片小竹林。刚才陈园园点亮了柴油灯,秦伟东就发现窗户的外边是竹林。   “但愿是吧。”   “我们耐心地等等。”   “秦大哥,我给你去泡茶。”陈园园拿起开水瓶,却发现瓶轻轻的,瓶内没有热水。   揭开一个塑料水桶的盖子,桶内也没有水。   陈园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热水没有,冷水都没有。   “秦大哥,你坐会,我去打水。”   “没自来水吗?”   “水、电都停了!竹林中有一口井。”   “那我们一起去打水!”秦伟东道。   “多谢了!”陈园园从厨房提出两个小塑料桶,以及一条扁担。   “园园,扁担就不需要了!我用手提。你开手电筒就行!”秦伟东笑道。   “那好吧。”陈园园开了手电桶在前引路。   一小片竹林在夜色中迷离。   竹林的中间有一口井。井的旁边有一个小水桶,水桶上有一根绳索。   陈园园把手电筒的一束光对着水面。井内的水面漂浮着些许竹叶。   秦伟东放下两只水桶。拿起井边的小水桶,倒立着抛进了井内。   小水桶在井内沉了下去。   忽然,十几条竹根蛇,以风一般的速度从水里,游到了井边,吐着毒信,卷向秦伟东的双腿。   一字长蛇阵!   群蛇竟然以阵法攻击秦伟东。   此阵三种变化,长蛇阵运转,犹如巨蟒出击,攻击凌厉!两翼骑兵(古代机动能力强的兵种)的机动能力最为重要,所以要破除长蛇阵,最好的方法就是限制两翼机动能力,以使其首尾不能相顾。所以,最佳的方法就是:揪其首,夹其尾,斩其腰!详细方法就是在我方步兵阵群中设置陷阱,以两个步兵方阵协作阻止对手两翼骑兵运动,使其无法发挥其机动灵活的能力,再以强悍重骑兵为主对其蛇腹步兵发动强悍冲击,使其阵形散乱,无序!一举击溃步兵方阵,将长蛇阵切割成为三块,如此一来,长蛇阵各自为战,无法再以三方配合作战,阵势不攻自破!秦伟东平素喜欢看古今的军事书籍,对一字长蛇阵并不陌生。   可是秦伟东此时只有一人,还要照看陈园园,并没有其他的兵。而且,这一字长蛇阵的组成真真切切是蛇,不是人。   蛇阵由训练有素的蛇来组成,威力更不相同。竹根蛇的灵性、毒性等,都是普通的人所不具备。   陈园园看见群蛇,一声尖叫,手电筒不知掉在哪里。   水井周围,黑乎乎的一片。   群蛇的一字长蛇阵,距秦伟东不过两尺。   群蛇的寒冷之气似乎已经能感受到。   可怕的寒气。   竹根蛇的毒,不是一般的毒性。   陈园园倒在了地上,抓起了两块石头,站了起来,可夜色模糊,不知砸向哪里。   怎么办?   她又抓起了两块石头拿在另一只手。   秦伟东的一双大眼在黑夜中,亮晶晶的。   他双手紧握两颗石子。   十几条竹根蛇,呈一字长蛇阵,凶勇扑向秦伟东的腿部以及腰部。   已不过一尺。   秦伟东手中的石子突然飞去。石子带着强劲的风声,击在了中间的一条竹根蛇上。   竹根蛇被砸在地上,断成两截。   群蛇忽然停了下来,吐着毒信,不再前进。   蛇头被击死!余蛇没有了头领,慢慢散去,进了竹林。   “园园,没事!”秦伟东拉着她的手。   “秦大哥,我总觉得今晚好奇怪,怎么有那么多的竹根蛇!真的好吓人!”陈园园紧紧抓住秦伟东的手。   这男孩的手,温和强劲。   “秦大哥,我们回去吧!井水已经脏了。”   “好吧。”秦伟东无奈地说道。   秦伟东提起两只水桶。陈园园开着手电筒。   “秦大哥,你说我妈妈现在回来了吗?”陈园园道。   “可能回来了吧!”秦伟东笑道。   陈园园家的门没有锁,妈妈不在家,屋内出没十几条竹根蛇,现在这竹林又出现了十几条竹根蛇。应该不是偶然。   还有,井内出现的竹根蛇与陈家的不一样。井内出现的蛇,明显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而陈家的则是普通的蛇。   竹蛇大帮!   竹蛇大帮为何要在陈家、水井放蛇?   秦伟东与陈园园回到了两间老屋。   陈园园的妈妈果然还没有回来。   “秦大哥,我妈不会出什么事吧?”陈园园的一双美丽的大眼,有了泪水。   “园园,别担心!”   “哦,园园,你妈妈今天到省政府上访了吗?”稍顷,秦伟东接着说道。   “可能去了。我妈原是机械厂办学校的语文老师,文字功底不错。他们写的上访信,常常叫我妈妈修改。秦大哥,我妈不会因为这事得罪了人吧?”   “哦,不会。我们再等等吧。”   “园园,你知道他们上访,是为了什么事吗?”   “好像是为了卖断工龄的钱,以及保险之类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厂子破产有几年了?”   “五年吧。”   卖断工龄五年,还没拿到卖断补偿。难怪,工人们有意见。   时代广场已运营了两年,高档小区也早已在出售。   买家手上的资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为何?   九点了。陈园园的妈妈还没有回来。   “你妈妈没带手机吗?”   “她没用手机。”   “园园,我们去这栋楼的别家问问。”秦伟东道。   “好吧。”陈园园道。   两人锁好门,刚出来,便看见隔壁的王大娘回来了。   王大娘的屋内有亮光。   “大娘,我是园园!”陈园园敲了敲王大娘的门。   “园园啊,我就来开门!”门马上开了。满头花白头发、一脸皱纹、骨廋如柴的王大娘站在了门口。   “哦,大娘,这是我的朋友秦主任!”   “好,好,请进吧!”大娘笑道。   秦伟东一进屋,便闻到一股蔬菜的腐烂气息。   一大堆变质的小白菜堆在了墙角。   “哦,秦主任,园园,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水!”   “大娘,你就叫我伟东吧,这样我听得舒服。我们坐会就走,不用倒水了!”   “大娘,你今天下午见到我妈妈了吗?”   “你妈妈?天刚擦黑的时侯,我就看见你妈妈回家了,我们还聊了几句呢!”   “啊!那她后来下楼了吗?”   “我在路边卖饭,一直没看到。如果你妈下楼出去经过我地摊,即使我没发现,你妈也会给我打招呼的。怎么了?”   “啊!!”陈园园全身似乎没有了力气,直欲载倒在地上。   “园园,你怎么了?啊!”王大娘抱住陈园园,焦急地说道。   “大娘,我妈不在家!”   “那是不是到哪家串门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这孩子,别担心,你妈待会就回来的。”   “大娘,我妈今天去上访了吗?”   “哦,去了。我们这栋楼的老梁、老楼、老刘都去了,他们都在家呀。天黑时,我还看见他们下楼到时代广场散步呢!”   “那我妈呢?”陈园园的心平静了不少。几个上访的,除了妈,都好好的,那就应该没事。   “妈,妈!”王大娘的儿子向家富气喘嘘嘘地跑进了家。   “什么事啊?”   “娘,水井里有一具女尸!”   啊!!   陈园园倒在了地上。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领先四十年》 《组织部长》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