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11章:万蛇齐舞(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11章:万蛇齐舞(1)

  夜完全黑透了。省委住宅楼的一套间内,一个年轻人正在客厅练习一缕光神拳。   此拳是在少林柔拳的基础上演变而成。一缕光神拳比少林柔拳更具实战性,威力更大。   拳式*,舒展,变化多端,以柔制刚,刚柔相济。松、圆、柔、匀。动作时而指摇太空,时而游荡海洋,或骏马驰骋,或信步庭园。   然而到一半时,一缕光神拳突然变得有些迟滞。   “以意导势,以势导气”。练拳时要心神宁静,专一,自然。意念、拳势、呼吸三位一体,而以意为导引。这是练一缕光神拳的要求。   看来,是练一缕光神拳的年轻人思想不集中造成的。   这个年轻人,自然是省政府办公厅处长、省长刘欣田的秘书秦伟东同志。秦伟东看起来,很是烦躁。   年仅二十五岁,就是权力很大的正处级干部,秦伟东应该高兴才对。论实际权力,秦大秘这个正处级,比许多实职副厅级干部权力都要大。就是各地市、各厅局的党政一把手,恐怕对秦大秘都要客客气气。   仕途春风得意,情场更是美人如玉。秦伟东同志,有什么烦躁的呢?是年少不知愁滋味,无愁找愁?秦伟东处长还没有这么多愁善感。   身处省府一秘要害岗位,可不容许他无愁找愁!   真正的原因在于,省长刘欣田这两天已冲秦伟东发了三次火。   当然,省长刘欣田不是对秦伟东的工作不满意,而是对几个副省长的“汇报”很不满意。于是,就把火发泄到秦伟东身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身为领导的秘书,做好领导的“出气筒”也是一项工作要求。   一省之长,每天有多少大事要考虑,还要强忍属下的怒气,那怎么行!刚到省政府,对副手发火是不妥的。但这些火必须发泄。秦伟东能理解。他的烦躁,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做好省长的秘书。   “伟东啊,从今天起你就正式是省长秘书了!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省府一秘。要做好一个出色的秘书,可不简单啊!到底怎样才是一名出色的秘书呢?没有定论。我曾经给领导作过几年秘书,当我离开秘书岗位时,首长说:你这个秘书不错,我比较满意,也促进了工作!我就把首长的话转给你,这就是我的希望!”这是秦伟东到省政府办公厅上班的第一天,刘欣田对他说的。   今晚,省长的这句话不断在秦伟东耳中回响。   昨日,当秦伟东到省政府办公厅时,常务副省长魏振雄已经离去。他的秘书贾环倒在。小贾说魏省长临时有急事,要去处理。请其他的副省长先汇报。   刘欣田与副省长肖思亭“长谈”,一是这块工作可能是刘欣田目前很关注的方面,再就是想暗地警告一下常务副省长魏振雄。当然,最重要的是以此开始,开创江南省政府系统高效的工作作风。   没想到魏振雄竟然拂袖而去,直到第二天才到刘欣田的办公室,给省长汇报。并且魏振雄的汇报很笼统,没有具体的内容。   除了有两个副省长和省政府秘书长的汇报刘欣田比较满意外,其他的都感觉不怎么样。就是最先汇报的副省长黄松、肖思亭,刘欣田也不满意。因为,黄松、肖思亭的汇报,参杂了太多的“私人”因素。   总之,这两天与省政府党组成员的“交流”不怎么理想,没有达到刘欣田的预期目标。   刘欣田与省政府党组成员的“交流”,原本是想以最快的速度掌握全省的政府工作情况,加深与副手们的感情,可是并未如愿。刘欣田到江南任党群副书记有几年了,与厅级干部倒是有些接触,与省委、省人大、省政协的班子成员也多有联系,但也控制在一定的程度,党群副书记的职位向很敏感,搞不好就会被人误会为“拉帮结派”。对省政府班子成员,由于与原省长王进阶的微妙关系,刘欣田则是很少走动。所以,这“交流”不管从哪个方面说,都很有必要。   秦伟东对两天的情况,自是很清楚。他一直在思索,有什么办法,有效地帮省长迅速打开工作局面。   可是总没有一个比较完美的办法。   涉及到省部及这样的层面,是很复杂的。   突破口,在哪里?胡小蝶的爸爸胡恩,刚到洪州任职,要见出成效,是需要时日的。据说,洪州住建局的班子情况不简单。洪州住建局原局长老徐到龄退二线,两个副局长为了升任一把手,各自找了“大人物”说话,结果洪州市委市政府难以委决,恰好胡恩与洪州市委副书记冰理想是同学,素来关系密切,冰理想向市委市政府一建议,就获得了通过。   可两个斗到平分秋色的副局长,并未调离住建局。有省里“大人物”撑腰,两个副局长自是很硬气。胡恩的一把手威信,还远未建立。   突破口?   时代广场!   对,就到时代广场去看看,也许能发现点什么。常务副省长魏振雄在刘欣田面前,几次提到时代广场。   时代广场到底是怎么回事?魏振雄为什么对有关时代广场的上访如此重视?为了接待时代广场上访的离退休老职工,竟对省长的第一次约定“迟到”!魏振雄真的仅仅是以此向顶头上司叫板?应该不是。   到了副部级高干这样的层次,“斗争”不会如此浅薄的。   对,就去时代广场!   秦伟东出了省委住宅大院。租了一辆的士直奔时代广场。   半小时后,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型现代化呈现在面前。   洪州时代广场是南湖区的购物商场,是该区的地标性建筑物之一,拥有四条螺旋型扶手电梯,其上盖为洪汽大厦及花旗银行大厦。   时代广场设施包括大型购物商场、UA时代电影院、两幢办公室大楼、数十家食肆、有700多个车位的停车场等等,商场设有多家名店。而地库更连接地铁出口。   时代广场正门地下的广场,经常举办各类展览及产品推广等活动,其人流及租金均属全香港数一数二;而正门外墙上的巨型室外电视幕墙,时常播放有线电视新闻、资讯及体育节目,亦可供商品宣传之用。   而时代广场的后面,则是十栋高档小区楼。   秦伟东下了面的,慢慢向时代广场的大门口信步迈去。   就在他刚到大门口的时侯,一个熟悉的美妙身影闪现在秦伟东的眼帘。   这个女孩走得很快,差点与秦伟东撞了个满怀。   陈园园!   “秦大哥!”陈园园乍看到秦伟东,很是惊喜。   “园园,你不是回家了吗?”   “这里也有我的家。”   “哦?”   “秦大哥,要不你到我家去坐坐?我家就在高档小区后面。”   “好的。”秦伟东想到魏振雄说的时代广场上访问题,陈园园家就在附近,说不定知道些情况,就笑着答应了陈园园的邀请。   两人边走边聊,去高档小区的后面。   “秦大哥,你可能有些奇怪,这里怎会有我的家呢!这时代广场以及高档小区的地皮,原是洪州第二机械厂的地盘。机械厂于五年前破产,所有一切都卖了。我妈是这厂的老师,我爸是厂的高级工程师。我爸在厂一次事故中过世了。后来,我妈又找了个男人,是乡下的一个屠夫,特好色。我妈不在家,常常想对我下手。于是,我就出来打工,不在家住。我是师范毕业的,原是乡下中学的老师。这次我回家,想办法把妈妈骗到这里,再不回去。”陈园园道。   “机械厂不是都卖了吗?你们在这里还有家?”   “还有一栋楼没卖。我家就在那里。”   过了高档小区,一栋六层的老楼房便在夜色中模糊出现。   此时正是八点左右,按常理应是家家灯火通明,可老楼房却不见明亮的灯光,只见微弱的灯光。   是烛光?还是柴油灯?   “秦大哥,开发商已断了我们的水电。”   “哦,难怪灯光不明亮。开发商为什么断你们的水电?”   “因为这栋楼当初也在拍卖之列。”   “那么,你们为什么不搬走呢?是没有房子住?”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等会,你可以问问我妈。”   陈园园开了手电筒,一束光照着秦伟东与陈园园上楼梯。   楼梯上打扫得很干静,没有看见丁点脏东西。   陈园园在前面引路,为了给秦伟东照路,离秦伟东很近,几乎是挨着身子。   一股幽香阵阵飘进秦伟东的鼻中,动人心魄。   由于是上楼梯,陈园园的一对饱满就更凸了,还不住颤动。   秦伟东的心跳在加速。   “我家就在这层。”两人上到五楼,陈园园道。   陈园园走到一扇木门前,敲了敲门,喊了几声妈,可屋内却没有人答应。   “妈出门了!”   陈园园掏出钥匙,刚塞进锁孔,木门就开了。   门没有锁。   在门开的同时,十几条绿幽幽的竹根蛇无声无息地向陈园园游了过来。   陈园园一声尖叫,扑进了秦伟东的怀内。   屋内,哪来的十几条竹蛇??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首长》 《运转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