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204章:滴水成冰的春天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204章:滴水成冰的春天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从奥迪车上下来,一股风吹过,洪州公安局治安处长严至峰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随手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抬头望了一眼市公安局威严的大门,嘴里嘀咕了一句粗话。   现在是阳春三月,天暖花开,是不应该冷的啊!   怎么了?不会出什么事?严至峰笑着摇了摇头。曹仙师说严处今年官运亨通,将要官升一级呢!再说,老头子不久就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了,正经的省委领导。在江南可是核心巨头之一,谁敢招惹严处!   天香楼的小妞水云烟真是水灵,肌肤吹弹可破,全身高低、大小、胖廋,无不妙到毫巅。今晚,一定要弄到手!哪怕是霸王硬上弓,也不管不顾了!   玩个没有根基的女孩,算个什么事?!   奥迪车是严至峰自己的私家车,车况不错。现如今不许公车私用,公安局内部的负责干部,大多十分谨慎小心,办私事的时候,尽量不开公家的车。   市公安局治安局治安中队长鹿扇,最近一段有些反常,老是在天香大酒店、仙人寺等几个重点地方转悠,严至峰暗地敲打了他几次,据说在几个重点地方再没见到鹿扇的身影。   这就好!   老头子说省公安厅副厅长封为政,态度似乎有了变化,有主动向王省长靠拢的迹象。   这说明什么?   大家都是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还是小心点为好,老头子透露国家有关部委,对江南的某些情况可能关注。   相关部委,可能关注,那就是说高层根本就没看出江南的某些问题,更不可能有大动作。   可是,想到鹿扇那个家伙,严至峰总觉得不是很放心。鹿扇外表温顺,内心是怎样想的?还有,鹿扇听说与省公安厅副厅长封为政是校友,都是江东公安大学毕业的。   找个机会,把鹿扇“赶”到哪个偏远的派出所去,才能彻底放心。   严至峰心里胡思乱想着,慢慢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   严至峰在公安局的整衣镜,看着镜中的自己,很是得意,“严处”穿着笔挺的警服,黑皮鞋铮亮,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看上去还挺俊的,有点少年英雄的味道。   在治安处办公室门口,严至峰迎面碰到了鹿扇。   鹿扇亦是警服齐整,英姿挺拔,和严至峰不同的是,夏鹿扇脚步沉稳,身影如山,那身板,结实着呢,可不是严至峰这被酒色掏空了的皮囊所能比得上的。   严至峰走路脚步飘浮,神情黯淡,哪能与英气逼人的鹿扇比!   “鹿队!”   严至峰笑着给鹿扇打招呼。既然鹿扇“听话”了,客气点没啥坏处。   “严处,您好!”   鹿扇笑着答礼。   严至峰发现,鹿扇的眼睛里布满红丝,似乎昨晚上没有睡好。不过严至峰也不以为意,在大城市治安中队长是很忙的。并且治安案件一般很难处理,大多与各种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的治安案件,多是关于娱乐场所的,不外乎是“赌”与“黄”。对于大规模的“赌”与“黄”,单纯的平民百姓是不敢搞的,绝多数都与相关部门的领导干部有关。   与娱乐场所有关的部门,公安部门其中最为关键的部门之一。   这样的案子认真办,就会得罪许多人。   估计鹿扇他们在为哪个案子头痛吧。   前不久洪州公安局治安处会同分局抓住的一个流氓团伙,光骨干成员就有四五十人之多,外围成员更是多达上百。这几年犯案累累,真要是一一落实,做到铁证如山,当真谈何容易。没有大半年,休想拿得下来。   嘿嘿,你们就头痛去吧!   以为洪州的事,那么好搞呢?   严至峰暗暗幸灾乐祸,脸上却笑嘻嘻的,半点也不来。只要鹿扇不来主动惹他,严至峰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招惹鹿扇。   “走,严处,开会去。”   还没走进办公室,鹿扇朝严至峰说道。   “开会?”   严至峰有点诧异地反问了一句。   “是这样,严处。前几天破获的流氓团伙案,影响很大。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的领导要来听听汇报,与您没联系上,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来请您!估计这会,省公安厅的领导已经到了。”鹿扇与公安厅副厅长封为政是校友,打不通严处的电话,与鹿扇联系,封为政的手下正好“巴结”一下副厅长的校友鹿扇,倒也好解。   可是封为政是分管刑侦的副厅长,治安总队不是他分管的,按说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的领导没有必要“巴结”鹿扇。   但官场上的事难说得很,不是封为政分管的领域,并不能就说明封副厅长在治安总队没有“人”。   鹿扇上前来,攀住了严至峰的肩膀,笑哈哈的说道。严至峰平素就喜欢与同事这样“亲热”,尤其是对小有权力的同事。对于权力较大的同事,严至峰则是与其一起打牌、神聊,甚至泡妞。   严至峰对鹿扇的“热情”,很是高兴。   “省厅不是说让我们全权处置吗?”严至峰身不由己地跟着鹿扇一起往外走,一边奇怪地问道。   鹿扇随口答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可能是省厅有什么最新的指示吧。”   “省厅有新指示?”   严至峰愣怔了一下。这个消息,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哟,严处去开会呢……”   市公安局治安处副处长老龚从另一个办公室里出来,笑嘻嘻地给他俩打招呼,似乎很随意地来到两人身边,和鹿扇一左一右,将严至峰夹在了中间,一起进了电梯,向八楼而去。   严至峰心里就是一颤悠,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头。但到底哪里不对头,却又拿不准。不等严至峰想得十分停当,八楼已经到了,鹿扇和老龚“夹着”他进了大会议室。   刚一走进会议室,严至峰心里就“咯噔”一声,沉了下去。   会议室里,并排站着三个人身穿警服的干部,这三个人,严至峰都认识。   居中那位,四十几岁年纪,形容威猛,正是省厅副厅长封为政。封为政的左侧,是洪州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邓晴,右侧则是省厅监察室副主任。   更令严至峰吃惊的是,洪州公安局副政委、纪委书记金道迷,洪州公安局纪委副书记萧遥也在。不过,金道迷、萧遥已被几个干警“保护”着。   “封……封副厅长……”   严至峰结结巴巴地叫了一声,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只是那笑容实在比哭还难看。   到了这个时候,纵算严至峰的反应再迟钝,也已经意识到情形不对——出事了,出大事了!   “严至峰!”   邓晴黑着脸,一声断喝。   “严至峰,你涉嫌主持和参与诈骗、故意伤害、强奸、流氓等多项严重犯罪,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市公安局决定对你实行刑事拘留!你听清楚了吗?”   邓晴的声音充满威严,如同滚滚惊雷,在严至峰头上轰隆隆地炸响,震得严至峰头晕目眩。   “邓局,你搞错了吧?开什么玩笑?”   严至峰额头上的冷汗,“唰”地淌了下来,仿佛一条小溪一般,汨汨而下,难以止歇。   完了!   全完了!   一个绝望的声音,在严至峰的脑海里肆意冲击,搅得他的脑袋生生作痛。   “谁跟你开玩笑!拿下!”   邓晴又是一声大喝。   严至峰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觉得左右手腕同时被一道铁箍箍圌住了,丝毫动弹不得。鹿扇一手拿住了严至峰的手腕,一手从腰间掏出手铐,“咔咕”,将严至峰的双手铐住了。   那手铐冷冰冰的,寒冷刺骨!   “你们……”   严至峰又急又怕,嘴一张,就想狂嚎出声,只说了两个字,突然喉头一紧,已经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紧紧扼住了咽喉,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严至峰,老实点。不然,拧断你的脖子。”   严至峰的耳边,响起鹿扇同样冷冰冰的声音,不带丝毫暖意。   严至峰嘴巴大张,嘶瓣地吸气,酒色过度的青白脸颊,一下子憋得通红,喉间发出“嗬嗬”,似乎一口气接不上,会就此毙命。   “走,去那边签字!”   经过鹿扇鸿身边的时候,严至峰满怀怨毒地死盯着鹿扇,恨不能寝其皮食其肉。   鹿扇鸿毫不躲避,两道冰寒清澈的目光迎了上来,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严至峰浑身一抖,忽然就泄了气,像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来到会议桌旁,拿起钢笔,在拘留证上签了自己的名字,一时之间,只觉得浑身发软,若不是依旧被鹿扇和一个干警一左一右牢牢架住,只怕随时都会软瘫在地。   “老爸,老爸!”严至峰喊道,泪水满面。   “别叫了,严明亮已被中纪委领导请去喝茶了!”鹿扇一脚踢在严至峰的大腿上。   严至峰倒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老爸是省人大副主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谁敢动!”   “告诉你吧,中纪委早就接到举报,严明亮与曹仙师狼狈为奸,坏事做尽!”封为政笑道。   “啊!!”严至峰倒在了地上。   严至峰在地上全身颤抖。他很冷很冷,就像是站在滴水成冰的寒风之中。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