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02章:极品女上司(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02章:极品女上司(2)

  秦伟东轻轻敲了敲门。   “小秦,是你吗?”   “县长,是我。”   门轻轻地开了,穿着吊带睡裙的姚倩倩站在门后。光滑的背部、凹凸分明的身段,在幽暗的灯光里有一种令男人冲动的引力。   电视里梅艳芳的女人花弥漫在房间内。   秦伟东把水果袋放在茶几上,拿出一个又大又红的鲜嫩苹果,用水果刀剥了皮,在水龙头下冲干净,甩干水后,递给了姚倩倩。姚倩倩已半躺在睡椅上。   “小秦,你做事很细心呢!多大了?”   “哪里?!二十四了。”   她慢慢地吃着苹果,樱桃小口、两排晶莹的小牙,煞是好看。   “哦,小秦,你也吃,多吃水果好!”   “县长,我肚子不饿,不想吃。您现在没事吧,我和老严真担心您酒喝多了!”   “睡了会,好多了,只是有些饿。”   吃完苹果,秦伟东又剥了一个香蕉给她。完后,秦伟东给她一块纸巾,正要说县长如没事就回房时,姚倩倩问到:“小秦,你爸爸是医生,擅长外科、推拿?”   “曾做过乡村的赤脚医生,会些骨科推拿。不过现在没做了。”秦伟东尽管有些惊讶,但并没表现在脸上。两年来的机关生活,他成熟了不少。   在两年的工作中,他有一种很深的体会,那就是当领导的都有掌握信息的特殊本事,大事、小事,国事、家事,正事、闲事都有不同的人及时报告。姚倩倩也不例外,但到底是谁向她汇报的呢?一个借调人员的档案,县政府办公室是没有的。肯定是老严,开小车的司机自然和自己所在局的小车司机熟络。   “据说你也会推拿?还有哪些爱好?”   “会一点,还懂一点武术、书法。”秦伟东确实精于推拿之术,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他的推拿术已远超父亲,读大学时为了筹学费,就在一个洗脚城干过,并且在当地已获得小有名气。一个美女老总每个星期都要来两次,每次都定要秦伟东。毕业时洗脚城的老板,许出月薪万元聘他,但他没答应。他的武术、书法也是很出色的,已有扎实的功底。秦伟东还有一项没说,他是市作协的会员,已发表作品近百万字。因为干的是文秘,文字是他的本行,就无需多说。   “年轻人多些长处是好事。初中毕业时本想报卫校,爸妈非要我报考师范,后来又从了政,做了这苦差事,什么都不能由着性子,都不能自主。老百姓说我们常常吃喝玩乐,可哪里知道我们的难处!就说今晚的饭局,谁愿意?可有什么办法?!一天下来,真累!”   “姚倩倩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我给她按会?但如果只是说着玩玩,并无他意呢?”秦伟东望了她两眼,拿不定主意。   “小秦,你帮我把头按一下,好吗?可要拿出真本事来!”姚倩倩笑着说到。   秦伟东洗了洗手,坐在了她的背后。   秦伟东轻轻地柔柔地,时快时慢,恰到好处地按着头部。   “小秦,有女朋友吗?象你如此帅又有才的小伙,肯定是美女抢着和你处!”   “哪里?!一个农家子弟,一个书生。大学时处了一个,现已分手了,形单影只。”   “为什么分手?”   “个性不合,人生规划不同。”   “唉,个性!人生幸不幸福,婚姻美不美满,最主要的就是个性。我和他,婚时是山盟海誓如胶似漆,现在是天各一方、已同路人。我和他的分手就差一张纸。他去德国一年,只给我两次电话,都是关于女儿高中毕业后出国问题。”   听说姚倩倩的丈夫是一位大学教授,没想到她的感情竞然这样。   “小秦,你再帮我按按手部。”   秦伟南又给她按起手部来。她的手掌,纤细、温软,给人暖暖的感觉。   “小秦,你到政府办有多久了?”   “已借用一年多了。”   “我看你的材料写得很不错,人也机灵、踏实。适当的时侯,我跟叶县长说说。”   “县长,真的谢谢您!您真是一个好领导!感谢您!”秦伟东此时真想跪下去,磕谢姚倩倩,可他还是没那样做。现在不兴这样,而且可能是适得其反,引起姚县长的反感,认为他不成熟。   借用,就是临时工,就是随时可退转的人员。刚到政府办借用时,大家还尊重他,给了他和正式人员相当的礼遇,可两年下来,看他没转正的戏,便不把他当回事。每次下属单位公务员来办事时,总是说这是小秦,去年从某局借用过来的。来人马上改变了原有的恭敬神态,换为一副漫不在乎的脸色。想回局上班,可文秘岗位已被人接去,只缺一个端茶倒水的服务员。不是说服务员低贱,关键是作为一男子汉干这事总觉不当,再说专业也不对口,也会荒费。更为重要的是,当一个相当级别的官是他的梦想,是他的人生走向和奋斗目标!可是事与愿违,真是进退两难。闻此佳话,秦伟东如此反应,便好理解,不足为奇了。   “小秦,你的手法真好!我也是搞材料出身的,深知这行的艰辛,你不用感谢我。再说,作为分管政府机关的领导,留住人才,也是分内之事!”   秦伟东按了姚倩倩的右手后,接着按她的腿部。   姚倩倩的腿修长,丰而不肥,廋而不硬,真是妙不可言。   腿部按完了。   “小秦,我还是没什么力气,你拉我一把,我去睡觉。”姚倩倩一双明亮的眼睛有如秋水。   秦伟东拉着她的双手,稍用了点力,没拉起来,姚倩倩没有运劲起身。难道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你抱我嘛!”   秦伟东稍一使劲,右手托着腰,抱起了她。当他欲放下的那一刻,姚倩倩双手已围上了他脖子。   其时,秦伟东体内的欲望已到沸点。他扑了上去,吻住了她的嘴。两舌互相吸卷着。   秦伟东一把解开了她的吊带睡裙,一副绝美画面呈现他面前。他万般柔情。   姚倩倩美妙的身体扭成迷人的曲线。   一浪高一浪,一浪接一浪。   “小秦,你好棒!我真的喜欢你,说了你也许不相信,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最终没有控制好自己。你也应该看得出,我自己已斗争了好一段。”   “县长,我也很喜欢您!您的美貌、学识、智慧令我倾倒!您带给我的体验是从未有过的,我今晚才知道什么是爱!谢谢您!”   “小秦,你我的身份,是不能这样的,这是玩火。我们要尽可能地少这样!并要做到绝密!”   “我知道,县长。”   “私下叫我大姐吧!”   姚倩倩已穿上了吊带睡裙。穿着吊带睡裙的她,多么迷人、多么漂亮,比脱掉衣服更勾人神魄。其实,世间万事都是这样,隐约比直接比暴露更美!   秦伟东近疯狂地扑了上去,狂吻着她的身体,慢慢地、慢慢地解着吊带裙……   秦伟东和姚倩倩又亲昵了一会,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说也奇怪,再写起材料来,分外地顺溜,把一切相关和不相关的事例通个一个词串起来,就成了。   睡意来了,一拿起手机,三个未接电话——林小月!刚才手机放在房里没带过去。   打过去,已关机。   什么事呢?林小月已很久和他联系了,是她拒绝联系的,说除非答应她的条件。她的条件,秦伟东暂时是无法答应的。他们只有分手。   今天怎么会?难道她回心转意?可分手时,她丢了一个石头到河里,说如果秦伟东不答应她的要求,除非河里的石头浮起来,否则他们再无可能。河里的石头没浮起来,也永远不会浮起!分别后再无联系,秦伟东打她电话,一次也没接过。她怎么突然会?   一时,关于他们之间的往事涌上心头,带着那些往事和迷惑,秦伟东进入了梦乡。   
推荐阅读: 《首长》 《烧烤王妃》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