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95章:法力无边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95章:法力无边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工作安于旧,前程自然来;配偶在江南,本是大家秀。”仙师的话,说得很像!   舒盈盈的俏脸红通通的。   配偶在江南,本是大家秀!是说自己吗?家在江南,又是大家秀的,与舒盈盈倒很是吻合。   常务副省长的女儿,的确算得上是大家闺秀。   “师傅,您帮我算算。但今晚的确没有带现金,您只需要告诉我个帐号就行。”舒盈盈眼见对秦伟东的预测很准,不免很是心动。   “女施主,不是我不肯帮忙,而是寺内有规矩。每天到寺来求预测的香客很多,如果不给现金,很不好开展。请你见谅!今晚,没有加价就是我佛慈悲了。通常情况下,夜间对没有预约的香客,是要加价的。不然,还真不好办,只有通过价格调节。”   “师傅,我想问问,如果加价,要加多少?”秦伟东道。   “没有一定,看人数多少决定。寺内有严格的管理措施,收取的钱绝大部份用于寺庙的建设。”   “师傅,仙师应是胸怀天下黎民百姓,以慈悲为念,不分南北,不分人等,不分贵贱。为一个香客预测,必须先交一笔对于普通人来说不小数目的现金,不是与仙师的宗旨南辕北辄吗?”   “施主,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除了。收取费用,是因为想预测的香客实在太多,只有通过价格来调控。收取的费用,绝大部份是用于寺庙的建设!”大汉的语气有些生硬,神情略显不快。   “师傅,一个人三千怎样?帮帮忙,我们确实没带那么多现金。”胡小蝶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的心不诚,可以自行去了!”   大汉在下逐客令。   舒盈盈、胡小蝶的神情有些暗淡。   “师傅,您看,我们四个人一起来,自是都要预测。如今就我一个人预测,回去我不好向他们交代啊!”秦伟东笑道。   “你什么意思?我的话已说得够明白了!”   “师傅,可是我的话您还没听明白!”   “哼。”   “我们四个是同进同退,有福共享,有难共当,有命都算。我们要么都算,要么都不算。”   “你是在威胁我?也不看看仙人寺是什么地方?!”   “仙人寺是什么地方呢?”   “当然是寺庙。”大汉马上意识到所说不当。   “我们要么都算,要么都不算!”秦伟东道。   “可是你已经算命了,我已指了迷津。”   “师傅,我什么都不记得,就当我没算过。”   “你想干啥?”   “把六千元退给我,马上就走!”   “退钱,施主是在说梦话吧!”   “我不是在说梦话。仙师算命,应与江湖上的预测师一样吧!江湖上的预测师算命,没算准是不收钱的!”秦伟东笑道。   “没算准?怎么可能!”大汉肯定地说道。   “的确与事实不符。”   “你说说看。”大汉有些无奈,怕是从未经历过秦伟东这样的预测者。   “您说我最近升了官,可事实上却没有。”   “是吗?施主是升了官。权力比过去要大许多。”   “可我现在并没有权力。”   “权力很快就会到来。”   “您说我最近遇到阻力,可没有,而是很顺啊!”   “男子汉不说慌,你最近没有阻力吗?”   “没有!”   “施住,我算的都不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说算错了,是心疼6000元钱吗?”   “6000元对于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我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   “在算之前,我们已说好的。”   “可您没有算准。”   “我说的,都不错!一定不会错!”   “就因为您是仙师?”   “对。我虽然是仙师的弟子,不是仙师,但也从未出过错!”   “我们打口水仗是没用的。我说不对,你说不错,怎样断论呢?”秦伟东笑道。他满头的自然卷发在夜风中轻轻荡漾。他笑得很迷人,有滋有味。   舒盈盈、胡小蝶在旁也觉得很是有趣。不知秦伟东为何要跟仙师打口水仗。   毛大勇究是公安学院毕业的,似乎看出了点门道,但还不清晰。   不过,毛大勇知道秦伟东此举一定有目的,绝不会是在此插科打浑,浪费时间。   秦伟东考虑问题,向来很细致,思路向来独树一帜。   “施主,我再给你算一件事。刚刚已经发生的。”   “那就多谢了!我们在来仙女殿之前,发生了什么?如果你能算准,我们马上就走,并且明天带够钱,专门找您算。”   “好吧!”大汉盘坐在木板床上,闭上了眼睛似已入睡。   大汉的双手十个指头,彼起此伏。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梅花易数》相传为宋代易学家邵雍所著,是一部以易学中的数学为基础,结合易学中的象学进行占卜的书,相传邵雍在观赏梅花时,偶然看见麻雀在梅枝上争吵,以易理推衍后,预言明日夜晚会有女子前来来摘折梅花,被园丁发觉而追逐,女子惊慌跌倒伤到膝盖;此预测现象果真在隔夜丝毫不差地得到验证,因此邵康节名闻于当时,大家将这种预测方法取名为梅花易数。梅花易数依先天八卦数理,即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随时随地皆可起卦,取卦方式多种多样。”大汉轻轻地说道。   “五行生克说是《梅花易数》推论判断、占算吉凶的主要理论支柱。五行生克说是以水火木金土这五种物质的性能或作用来说明其相互关系的。它仅仅反映了古人对事物的属性、功能及其相互关系的粗浅认识。而大千世界的客观事物,既区分为不同的领域、类别和层次,又有相当繁杂的关系。早在战国时代成书的《易传》,就讲到了相互对待的事物之间的相摩、相荡、相推、相揉、相攻、相取、相感、相易等关系,更不要说化学中的化合、分解,生物学中的遗传、变异、进化和人类社会相互资助、相互融合以及既相互联合又相互斗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等关系了。即使同一种物质,其性质也是多方面的。以水为例,它不仅仅具有“润下”的性能。就直观而言,水性柔弱,却可以滴水穿石,老子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水具有很强的适应性,盛于圆则圆,盛于方则方。水又具有很大的变动性,热则成汽,寒则凝冰。水还具有不息不止、循序渐进的性质。孔子在川上说:“逝者如斯,不舍昼夜。”孟子说:“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就微观而言,水在4℃的温度下比重最大;在一个标准大气压,水的沸点为100℃;水又区分为纯水、重水、双氧水,纯水由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构成,水分解则变成氢和氧,等等,等等。因此,五行生克并不能概括世界万物的复杂性质及其相互关系。以五行生克说解释世界,也只能是以偏概全,得出片面以至错误的结论,歪曲世界及其事物的本来面貌。“大汉从口袋内拿出一个小瓶,喝了几口水,缓缓说道。   但令人不解的是,大汉指出了梅花易数的缺陷。   大汉用梅花易数给秦伟东推算,可又说出她的不足是何用意?是在为他可能的不完全正确埋下伏笔?看看,华夏著名的易学大师都有不足,何况我等!   还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   还是?   “施主,你在来仙女殿之前,遇到了追杀!”大汉突然睁开眼,肯定地说道。   啊!!   舒盈盈胡小蝶大惊!   今晚,真是见到仙师了!   “师傅,我们来仙女殿之前,遭到了追杀?那我们自己怎么不知道?!我们四个人,说说笑笑来到仙女殿。没看见什么呀,更没有遭遇什么!”   “施主,你来仙人寺求见仙师、求神拜佛,要诚实,不然怕是对你不利。”   “师傅,我说的是实话。我为什么要说慌呢?难道是对6000元钱很是看重!我家虽然是平常,或说是贫寒,但也不是非等着那6000元钱用、应急!”   “既是如此,你为何不承认刚刚遭到了追杀?”   “我们是党政机关的公务员,只有一人是公安机关的警察,可他刚来,没有与谁接下仇恨。别人为什么要追杀我们?”   “为什么要追杀你们,我不知道。但你们刚才的确遭到了追杀,并且是十个杀手,有七个在明,三个在暗。”   “十个杀手?那他们长的是什么模样,用的是什么武器?”   “有七个蒙面,武器是石子、柴刀!”   舒盈盈、胡小蝶再次睁大了眼睛。仙师的弟子端的了得!真是神乎其技!   活神仙!   “不对!”秦伟东道。   “哪里不对?”   “杀手还用了其它武器。”   “其它的武器?”大汉又闭上了眼睛,似是睡了过去。   “还有松针!”   “哦,还有动物的毛发!”   大汉猛地张开眼睛,轻快地说道。   “师傅的确是神算!谢谢!刚才是想见识见识大师的风采,多说了几句,有劳了!我们过几天再来麻烦大师!”秦伟东道。   “好说好说!”   秦伟东、舒盈盈、胡小蝶、毛大勇出了仙女殿。   “端的好心计!”刚到门口,一个警察闪了出来,拍了拍秦伟东的肩膀。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