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90章:龙争虎斗的前奏(2)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90章:龙争虎斗的前奏(2)

  秦伟东拉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女人陪在身旁。   省政府办公厅处长李宗英。去年在凤山宾馆,李宗英遵照省长王进阶的指示,在凤山宾馆露了个面。秦伟东对他的印象很深,一眼就能认出。李宗英认不认识秦伟东,就不好说了。   李宗英的脑海里,记的都是大脑壳。秦伟东算哪宗神?   中年女人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了秦伟东、舒盈盈几眼。   大白天的,孤男寡女,栓门闭户,干什么呢?   须知这是省委党校男生宿舍,不是你们读大学时住的出租屋。凡事要注意个影响。   不过中年女人虽说心里很反感,但面上仍是笑咪咪的。显然,她对秦伟东的现在身份是知道的。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长未来的大秘,的确是个要紧的位置。   “你好,我是省委党校的副校长吴双娇。”一双白嫩的小手伸向秦伟东。   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晰,容貌甚是秀丽,身材苗条,弱质纤纤。   “您好,吴校长!”秦伟东、舒盈盈赶忙上前,与吴双娇握手。省委党校的副校长,是正经的副厅级领导。秦伟东舒盈盈如今又是省委党校青处干班的学员,算得是吴双娇的学生。   秦伟东、舒盈盈当然得摆出礼敬的姿态。   “哦,是这样。省政府办公厅的李处,来青处干班报道,到我办公室坐了会。我正要过来看看,便和李处一起过来了。李处也在这间宿舍住。”   吴双娇所谓的李处,就是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处长李宗英,省长王进阶的大秘,省府一秘是也!   省府一秘隐性权力很大。否则,吴双娇也不会亲自送李宗英到宿舍。单论级别,吴双娇比李宗英还要高出半格,李宗英是正处。   但权力与级别在很多时侯都不是对应的。不见得级别高,权力就大;级别低,权力就小。在许多对比中,恰恰是相反的。   至于吴双娇所说的正要来看看,便一同来了的话,不过是托词。一碗水端平,两个都不得罪,拍马在无形中,乃是官场中人的高明做法。   再说秦伟东作为省委副书记刘欣田的大秘,比李宗英差不了多少。   还有,刘欣田可是省委党校的校长,是吴双娇的直接上级。重视李宗英、看轻秦伟东,当然是不妥的。   “李处,你好!”秦伟东、舒盈盈和李宗英握了手。   “好,好。”李宗英淡淡应了一句。不过在和舒盈盈握手时,他的脸色柔和了许多,硬是挤出了几丝笑意。   把秦伟东与李宗英安排在同一间宿舍,不知是学校有意为之,还是碰巧。秦伟东与李宗英可不是朋友。再说,让省长的大秘与省委副书记的大秘住同一个宿舍,怎么说都有点怪怪的。省委主要领导之间,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   当然,学校可能有自己的考量。省长的大秘、省委副书记的大秘,都不会正经在宿舍住,安排宿舍不过是作个样子。让两个大秘共一个宿舍,也没什么。   “青处干班学员的宿舍安排,是抽签定的。不然,不好安排。”吴双娇笑道。   “今后都是同学,都是朋友,不管与谁共宿舍都是好的。当然,能与李处共宿舍,更是不胜之喜!”秦伟东道。   “秦处客气了!彼此彼此!”李宗英道。   至于是不是抽签定的,有谁知道,无法考证。从吴双娇的谈话中可以看出,她是省委党校分管后勤的副校长。   省长的大秘到党校后,不找别人,直接找吴双娇,应该不是兴之所至,而是事有因果。   吴双娇很可能是省长王进阶的“门生”。   那么,吴双娇安排秦伟东和李宗英同住一个宿舍,目的何在?   当然,这样的馊主意不一定是省长王进阶的意思。可能是王进阶身后管事者的安排。省长的工作日理万机,再说还要注意个身份。   吴双娇与李宗英在宿舍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望着吴双娇的背影,秦伟东笑了笑。   “还没看够啊?你们男人,见一个爱一个,看见漂亮的女人,眼睛就舍不得离开,就想入非非!”舒盈盈举起粉拳又要敲秦伟东的头。   “领导误会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哪有你长得好!就是吴双娇在年轻之时,也不及你的一半美丽!”秦伟东抓住舒盈盈的粉拳。柔柔的,抓在掌中,很是不错。   现在许多男人都称老婆为领导。秦伟东称舒盈盈为领导,自也是这意思。   “花言巧语!”舒盈盈娇嗔地笑道,白晰的脸蛋却泛起了红润。   秦伟东今天是怎么了,不断称自己为“老婆”,过去却很少说过。   难道,秦伟东已决定要娶我?   “我说的是真话!全是心里话!不过,那个吴双娇还真的很是狐媚!”   “好你个秦伟东,人已走远,还念念不忘!”舒盈盈的粉拳突然抽出秦伟东的手掌,在秦伟东的胸上就是一拳。   “好,好,打是情,骂是爱!领导大人!”秦伟东一把抱过舒盈盈。正准备深入下去,做些动作时,宿舍外又响起了轻快的脚步声。   秦伟东舒盈盈赶紧分开。   一个面容娇好、丰满高挑的女孩推开了门,闪了进来。   现任吴县县委常委、苦竹乡党委书记,大胸美女胡小蝶!   看见舒盈盈,胡小蝶一愣,没想到还有个大美女在秦伟东的宿舍。   “胡常委?”秦伟东有些意外。大胸美女来省委党校青处班学习的事,胡小蝶却没告诉他。   胡小蝶大概是想给秦伟东个惊喜。   “秦大秘,舒处!”胡小蝶笑道。   “你是来党校培训的?”秦伟东道。   “嗯。”   “好你个胡小蝶,搞突然袭击!”   “这几天很忙,没来得急告诉你们。再说,苦竹乡的事的确很多,工作很忙,原不打算来党校。但姚书记却坚持要我来,只好服从领导的命令了!”姚倩倩目前还是县长,县委书记的任命并没有下来。但县委书记孙立强在吴县就是个牌位,说话不灵光了,没有多少干部鸟他了,有许多干部在背后就称姚倩倩为书记。   “嗯。”秦伟东笑了笑,没有多说。胡小蝶的话自是言不由衷。看见“情敌”舒盈盈在场,没有说心里话罢了。   秦伟东、胡小蝶、舒盈盈在房间的沙发上落座。   胡小蝶拿出一包茶叶,泡了三杯热茶。清香的气息在房间内飘散开来。   “是没有经过深加工的明王茶。”   三人拿起茶杯,品尝。   “胡常委,狂雪的奥秘解出来没有?王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还没有。不过,相关的专家分析说,可能是指某个地方。”   “某个地方??”   “不过就是种猜测,没有经过论证。”   “狂雪的确是神秘。苦竹的发展,能不能与狂雪结合结合?”   “书记,我们正有此想法,着手加大力度改善民生。狂雪目前解秘的就是百姓!明珠的王氏集团、邱氏集团,正着手开发苦竹的小吃。苦竹很多地方特色小吃,引起了两个财团高层的兴趣。”提到工作,胡小蝶马上正色道。对秦伟东的称呼,很是正式。   秦伟东虽然调离苦竹了,但在胡小蝶等干部群众的心目中,还是“书记”。功碑自在人心!   “那就好。可能是考虑到我刚到洪州,韩冬妮、林小月她们已好几天没与我联系了。”   “书记,毛大勇已就任了洪州市南湖区公安局治安中队的中队长?”   “嗯。就在前天,已正式上任了。”   “好个毛大勇!”胡小蝶笑道。南湖区公安局治安中队长是正科级,毛大勇是官升半级。省会城市公安局的治安中队长,手中有不小的权力。特别是对于南湖区这样的经济发达区。南湖区是洪州市最中心地带。   南湖区公安局长马成功、副局长夏清泉算是卖了秦伟东个大人情。当然,这其中有舒盈盈的因素在内。   “小蝶,你家在哪?”秦伟东笑道。   “我家在省财政厅大院。”   “哦,哪天带我和盈盈去玩玩?”   “再说吧。”胡小蝶面对秦伟东的主动,却没有答应。   “怎么,不欢迎我们去?”舒盈盈笑道。   “不是,不是。有些事不好说。”胡小蝶叹了口气。   一提到家,胡小蝶就叹气,真是令人好生奇怪。   秦伟东舒盈盈见状,再没有提及。   “伟东,盈盈,晚上我带你们去个地方玩玩!”   “哦,哪里?”   “你们一定会感兴趣的!”   “快说吧,是哪里?”   “一座寺庙!”   “一座寺庙?晚上去?”   “对!就是晚上去!晚上人少,才有机会。”   “机会?”   “嗯。”胡小蝶继续卖着关子。   寺庙!秦伟*然想起,毛大勇昨晚在电话内跟他提到一座寺庙。说那座寺庙,很是让人起疑。经过几天的侦察,天香大酒店并没有如“天上人间”一般的严重,或说根本没有多少违法的事。但天香大酒店的问题真的不严重吗?   而舒盈盈也想起了妈妈在她面前提过几次的寺庙,说是那寺庙很神很神,要舒盈盈有空时去一次。   胡小蝶提到的寺庙,会是同一座吗?   “伟东,盈盈,我姨说那寺庙很神很神!要我去一次!”   同一座庙??   同一座神奇的庙??   
推荐阅读: 《首长》 《出水芙蓉》 《运转官场》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