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88章:一缕光神拳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88章:一缕光神拳

  神出鬼没的曹仙师终于出现了。   绝世一双果是曹仙师派来的。   警车驶离了天香大酒店。绝世一双上了后一辆警车。   曹仙师笑得很开心。   “同志,我想打个电话,可以吗?”秦伟东上了警车,笑着说道。   “给谁打电话?”警察道。   “南湖公安局副局长夏清泉。”   “别浪费口舌了,我们是洪州公安局的,不是南湖公安局的,姓夏的管不了我们!”   “我就跟他说说话,在进去之前,有些事与他交代交代。”   “那好吧。”警察冷冷地说道。   秦伟东刚一拨通夏清泉的手机,夏清泉就接了电话。   “夏局,我是小秦。”   “哦,小秦,我正要找你呢!你现在哪?”   “我在警车上。”   “你说什么?我还在天香大酒店。”   “夏局,我没事。我的手机落在了天香武则天包间,您能不能帮我去拿来?”   “没问题。是孔雀派出所抓了你?”   “是洪州公安局的治安大队。”   “小秦,我马上就到洪州公安局。”   “夏局,多谢了!”   夏清泉挂了电话。   大约过了五分钟,夏清泉回了电话,说秦伟东的手机已经拿到。   “同志,我想下车!”秦伟东道。   “下车?下车干什么?”警察不耐烦地说道。   “我想解手。”   “解手?你妈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憋着!”   一句话未完,啪的一声脆响,警察的脸上早挨了一记耳光。   火辣辣的。   “你,你!”警察一副绝不相信的神情。一个被捉了现行的违法份子,竟敢出手打省会公安局的警官,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当确认是秦伟东扇了他时,警察的脸充满了血。   警车停在了一条小巷内。虽说警察再不能打骂违法犯罪份子,但这种事的确难免。   警察扬起了大手。   “同志,耳光是告诉你,不能随意骂别人的父母!”   “骂又怎样?!”   啪的一记清脆的响声,又一记巴掌甩在了警察的脸上,比刚才的还要响亮。   警察的左脸竟中了耳光!左脸生疼。   身旁的大男孩的手法,以静制动,后发先至。当还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时,脸上已挨了耳光。   这个警察姓鹿名扇,是洪州公安局治安大队的中队长,十年前从华夏一所闻名的警校毕业,一身功夫很是了得,是洪州公安局治安大队赫赫有名的“快手”,人称“六扇”。   唐贞观年间,朝廷初建六部。为彻底解决隋末农民起义的残余势力和各地绿林豪强,刑部建立“六扇门”秘密训练基地,训练新锐少年,名为“鹰犬”。明朝万历年间,朝廷为了处理有关国家大事的案件,专门成立了一个集武林高手、密探、捕快和杀手于一体的秘密组织。因为这个组织的秘密性,又因为总部大殿是一个又是一个坐北朝南、东南西三面开门、每面两扇门总共六扇,所以叫做“六扇门”,组织成员因行动机密也叫总部为““六扇门”。因为这个组织行动诡异、手段凶狠、专办大案,民间广为传诵六扇门的威严恐怖。时间久了,六扇门在江湖上也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洪州公安局治安中队长鹿扇,被人称之为“六扇”,可见鹿扇的身手的确不错。   没想到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挨了人家两个耳光,真是从未有过的事。   在鹿扇的印象里,有这种本事的,就见过一人,母校江东公安大学的老教授、恩师关之铃。   倒不是说秦伟东的出手很快,而是秦伟东的手法,很像关之铃老师。   可是,怎么可能?   在校之时,关老师早就退休了,空闲之时常常修整学校的花园。鹿扇发现一个高龄的教授常常义务修整花园后,就主动上前帮忙。   慢慢,鹿扇才知道关之铃老师是江东大学的刑警权威,技术全面而非常出众。   关老师教了鹿扇许多东西。但有一项本领,关老师没有教他。   不是关之铃不愿教鹿扇,而是鹿扇学不了。   关之铃说,如果你能赤手空拳抓住十只麻雀,就教你。   那绝活,就是一缕光神拳。此拳最大的特点,就是快、狠。如光般快速,来去无踪;如光般狠,力度无限。快到极至、狠到极至的拳法,肯定是威力无穷。   鹿扇不能赤手空拳抓住十只麻雀,也就没有学到一缕光拳法。鹿扇常常引为憾事。   不曾想到,今天看见一个年轻人使出了一缕光神拳。这个年轻人的一缕光是关之铃老师教的吗?   应该不是。从没听老师说起。关老师还说,此拳是自己的老师所创。师祖为什么取名一缕光神拳,鹿扇猜不到。因为关老师出于保密,没有告诉他师祖年轻时的事。如果他知道了,就会理解。   身旁的年轻人系出同门?或者说,身旁的年轻人是师祖的徒弟,是自己的师叔?   鹿扇的脸色柔和了许多,并且还笑了笑。   秦伟东吃惊不已。难道是把这个警察打“服”了?   “哦,我是洪州公安局治安中队长鹿扇。”   “我叫秦伟东,省委办公厅的办事员。”   “秦主任谦虚了。省委领导身边的人,哪个不是有权有势、前程无量!请问秦主任的家乡是哪里?”   “我是浩阳吴县的。”   “浩阳吴县?”鹿扇略事沉吟,双眉轻扬,笑容满面,很是高兴的样子。   鹿扇想起了关之铃老师曾说过的一句话。   秦伟东更是吃惊了。   “秦主任,你真的是到天香找快活?”   “不是!”   “我也是不相信。秦主任怎么可能到天香楼找快活呢?以秦主任的品貌、地位,哪样的正经美女找不到!”   “鹿队夸奖了!”   “秦主任,可是我们进去时,可你和那个女的确实在里面,而那个女的又衣衫不整。”鹿扇对开车的司机和同车的另外一个警察,毫无顾及,旁若无人。司机和另外一个警察肯定是他的铁杆。   “鹿队,你想不想听真话?”   “当然!”   “真话就是有人要陷害我,而没有想做不该做的事,更没有做不该做的事!”   “你有什么证据吗?”   “有。所以,刚才我要下车。说实在的,今天的事我也不想闹大,下了车就忘,就当什么事都未曾发生。”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我就想下车!”   “秦主任,你现在还不能下车。”   “那我让南湖公安局副局长夏清泉,与你说几句。”   “好吧。”   鹿扇与夏清泉谈了两句话。   “秦主任,你可以下车了。对于我们给你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哦,没关系!”   秦伟东下了车,走出了小巷。   鹿扇望着秦伟东的背影,眼里满是狐疑。手里掌握着如此过硬的证据,为什么不反击?   是怕某个神级的人物?   很可能是。对某个神级的大人物,鹿扇是太多的无奈。不忍能怎样呢?不忍,治安中队长的位置就不会是你的。   鹿扇原是洪州公安局刑警中队长,在一件案子中没有听上级的指示,在不久后被交流到治安中队。   身在官场,有很多的无奈。匹夫之勇、血气之勇,都是大忌。   “夏局,你现在哪啊?”秦伟东笑道。   “我正赶往洪州公安局,你别慌!”   “夏局,我现在孔雀商场前,我下了警车。”   “下了警车?”夏清泉不解。别人把刀架在你脖子时,发现刀是烂棍,你却要放过对手,真是想不通!   对毒蛇,就不能讲仁慈。否则,就会反受其害。   “夏局,我们见面再说吧!”   “好的。”夏清泉挂了电话。   孔雀商场是南湖区规模最大的购物之地。生意很是火爆。   商场门口,人流不息。   两个讨饭的乞丐,端着一个破盆,在商场门口来回穿梭。商场的保安赶了几次,都无果而终。   乞丐讨钱,是不犯法的。   再说,乞丐身上散发出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也使保安望而却步。该死的乞丐,怕是有几年没冲洗身子了吧。   秦伟东在两个乞丐的全身扫了几个轮回。   没有异样。真的是两个乞丐。   “小秦,上车!”夏清泉喊道。   “谢谢!”秦伟东上了夏清泉的警车。但在关车门的一瞬间,他发现两个乞丐很可能是假的。   两个乞丐的一双破皮鞋,干静光亮!   全身污秽,单就皮鞋光亮,可疑!   两个“乞丐”在此的任务是什么?是谁派来的?   监视秦伟东!   谁又能够如此精准地掌握了秦伟东的行踪?   曹仙师的正反两面势力,可见一斑。   “小秦,我们为什么不把手机的录音作为大杀器,狠狠地反击?”   “夏局,我初来乍到,还是与人为善为妥。以德报怨,是华夏的美德!”秦伟东笑道。   “哦,是吗?”夏清泉根本不信。   “夏局,不谈这事了。我给您推荐个人才,怎样?”与人初交,就给人推荐人才,按常理说是不合适的。你是省委副书记的大秘又怎样,更不能“乱搞”。   可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有的人,一见如故;有的人,一见远离。朋友,就讲个缘字。   “秦大秘推荐的,肯定错不了!”夏清泉竟也笑着答应,没有半点犹豫。   “他是我的铁哥们儿,吴县苦竹乡派出所长毛大勇。”   “好的,我马上安排。”安排一个派出所长还不是多难的事。   南湖区公安局是副厅级机构,安排一个副科级,回旋的余地很大。   就在此时,省委办公厅副主任陆为民给秦伟东打来电话,向他传达了省委副书记刘欣田的一个决定。   一个关于秦伟东的重大决定。   
推荐阅读: 《运转官场》 《倒过来念是佳人》 《错爱专情总裁》 《出水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