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69章:古小蝉的死亡真相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69章:古小蝉的死亡真相

  古德高由于涉嫌多项罪名,很多违法犯罪的事情还没有搞清,苦竹乡派出所因此暂未把他移送县公安局。   就关在苦竹乡派出所的号子内。   古德高主动提出要见秦伟东,不知所为何事。   秦伟东苦竹乡派出所长以及两个干警的陪同下,来到了号子。   古德高的精神看上去还不差。并无一般人遭受牢狱之灾后的颓废或失常。   “古德高,你要见我?”秦伟东道。   “秦书记,你来了!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念叨你,想与大名鼎鼎的秦书记好好谈谈。”   “哦,多谢挂怀。大名倒不是,更不是鼎鼎大名。你找我有何事?”   “狂雪找到了?”古德高道。   “还没有。”   “狂雪我也是自小听老人说,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祖父曾传下十张发黄的纸片,就放在大院的古井之下,哦,就是井底的青石板之下。”   “老古,你还有什么事吗?”秦伟东道。   “为了当上明王村的书记主任,我对许多村民行过贿,总计有一万多元。但我在村书记主任的位置上,为村民办了很多实事、很多好事,这些事都是看得见的。现在的干部体制,导至要真正凭本事、品质上位,是不现实的。我也是无奈之举。”   “古德高,你不要强词夺理,歪说邪听。毛主席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总是不错。虽说在干部人事上,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主流是好的。”   “我作假帐,套取了公款10来万元。但这些钱我并没有放进自己的口袋,我都孝敬了有关部门与领导。我有什么办法呢?社会风气如此!过时过节不送,对景的时侯,我们就会得到不合理的待遇,该得到的得不到,不应得到的可能得到,总之就是寸步难行,障碍重重。”   “古德高,现实不是你说的这般,你不要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找借口。”   “秦书记,这个问题我就说这么多了。现在我跟你说明另外一个问题。有人反映我作风不正,品德败坏。但我在这里可以客观地说,农村留守妇女情感问题是当下的一个热点问题,也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我是性侵吗?不是。都是她们自愿。有的是主动上门,有的是在我的诱惑下上钩的。在这件事上,只能说我道德有问题。”   “是吗?古德高,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秦书记,我说的是事实。”   “我们不谈这些了。我现在就只想问你一件事,你妹妹古小禅到底是怎么死的?”   “自尽的啊。”古德高的声音低了许多。   “那她为什么自尽呢?”   “秦书记,我就不再解释了。你已知晓了此事。”   “可我们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想此事应是这样一个逻缉,你最终的目标是要得到狂雪,但狂雪到底在哪里无人知道,但大概的范围还是能圈定,而要把大概范围的主动权紧紧抓在手中,当上明王村头把交椅就是最好的途径。于是,为了得到狂雪,为了当上村书记主任,你古德高愿意付出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亲妹妹!”秦伟东道。   “你说什么?古德高故作镇定,但眉宇间的惊讶之色还是没有尽掩。   “古德高,我问你,古小禅肚子内的小孩到底是谁的?”   “秦书记,我怎么知道!”   “古德高,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狂雪我们已经找到。我想你也已经知道。”   “我不知道。我在号子内,怎能知道外面的事!”   “你刚才给我、毛所长以及两位干警同志,说了那么多自个的罪行。你是在坦白,争取宽大处理。你已经知道了狂雪就要被发掘了!”   “不,不,我不知道。”古德高忙说道。额上有了细小的汗珠。   “我真的很奇怪!你在号子内,怎么知道外面刚刚发生的事?是谁向你通风报信,是谁让你坦白?”   “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一点都不知道。”   “古德高,我也不想与你闲扯。一切都交给司法机关去处理。我现在就想问你一件事,你妹妹古德高肚中的胎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书记,你刚才已说了,这些事都由司法机关去依法处理。再说,我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古德高,我来告诉你吧。”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苦竹乡办公室副主任马寒。   “马主任,你来得正好!我妹妹古小蝉的死,我一直怀疑与你有关!”古德高大声道。   “古德高,你真是丧心病狂!对于古小蝉的死,我在暗中调查了多年,排除了其他可能,就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你这个做哥哥下的黑手!”   “马寒,我看你是疯了!古小蝉虽然是我妹妹,但在我的心中,比我的亲生女儿还要亲。为了她的健抗快乐成长,我付出了多少心血!我怎会去害小蝉?!你真是胡说八道!”   “你爱小蝉不假。但你更爱明王村主任官职!”   “笑话!一个破村官,能与我的妹妹相提并论?!”   “古德高,你就不要再演戏了!因为明王村主任与狂雪紧密相关!”   “狂雪?什么是狂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古德高,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睁大狗眼,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说完,马寒拿出一个浅红色的衣服口袋。   “这是什么东西?”古德高似是想不起来。时间过去太久了,记忆早已尘封。   “古德高,你再想想,某年某月某日,天下大雨,是谁穿着浅红色的衣服,来到你的家?”   古德高如遭雷震。   一下子栽倒在大板椅上。   可是没过多久,古德高哈哈大笑,对面前的几人冷笑不已。   “古德高,你笑什么?你认为还能逃脱法律的制载?你插翅难逃!!”马寒道。   “马寒,你为什么在乡镇府混了多年,还是个跑腿的副主任,因为你考虑问题简单!哈哈!”古德高再次大笑。   “古德高,你错了!我从未认为办公室副主任有什么不好。只要小蝉的死亡真相大白,相关犯罪份子得到应有的惩处,我就心满意足了!”马寒大笑。   三辆警车悄无声息地驶进了乡派出所大院。   一辆是省公安厅的。   一辆是浩阳公安局的。   还有一辆是吴县公安局长的。   省市县公安部门重量级人物同时来到苦竹乡派出所,所为何事?   
推荐阅读: 《恋上我的总裁上司》 《出水芙蓉》 《组织部长》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