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65章:太公的旺财惊人之举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65章:太公的旺财惊人之举

  一个身穿警服的美丽女孩,领着十来个警察,正走向陈歌月的家。   吴县公安局副局长郝馨予!   苦竹乡派出所长毛大勇也随后出现。   几个干警留在原地没有动,手中的枪口仍对着屋顶上的三个狼皮大汉。   留在原地的几个干警,在雪夜中冷酷如水、如雪。   “郝副局长,谢谢你!”秦伟东笑道。   “秦书记,我们还讲客气?”郝馨予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看了秦伟东身上一个轮回。   东哥没事就好。   “你们六个去屋顶,把他们压下来!”郝馨予道。   “是!”六个干警朗声答道。   “郝副局长,他们好枪法!”秦伟东指了指留在原地的三个干警。   “当然!”郝馨予笑道。   在光度很不佳的雪夜,能同时开枪,命中几百米外的目标,的却是好枪法。   并且他们都是射击相距几百米外的对手手腕,真是不可思议。   留在原地的三个干警是吴县公安局的吗?   毛大勇也走了过来。   郝馨予去了陈歌月的家。   “毛所长,郝副局长是你通知的吗?”   “不是。”   “哦。”秦伟东望着郝馨予的背影,眼里闪过几丝迷惑。   不过几分钟,屋顶上的三个狼皮大汉就被压到了一楼。   秦伟*然发现留在原地的三个干警已不见了踪影。   不知去了哪里。   秦伟东和毛大勇一起进了陈歌月的家。   三个狼皮大汉已上了手拷,在干警的看压下,站在一张大桌子前。   陈歌月和公婆正在给大家倒茶水。   “歌月!”秦伟东道。   “哦,秦书记!您好,您好!今晚我正要上床睡觉,忽然从门外走进几个狼皮大汉。他们进来后,反复问狂雪在哪?我哪里知道什么是狂雪。他们不信,不断逼问,还把我公婆押了来。后来,您们到了,三个狼皮就把我们捆住了,用破布塞了嘴巴。多亏几个警察同志!”陈歌月面色从容,早就不见慌张之色,倒是收放自如。   “原来是这样。”   “秦书记,由于情况特殊,我想就在这里审问狼皮。”   “好的。”   “陈小姐,只是打扰你们了!”   “没事没事。可以在书房审。”   “多谢!”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令秦伟东、郝馨予等大吃一惊。   三个狼皮突然口吐白沫。   他们的口中早就含了毒药?见事已失败,再无逃跑的可能,就服下了毒药?   可干警们刚才已检查过,并没发现狼皮口中含有毒药。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狼皮在来陈歌月家之前,口中就含了毒药,中枪之后就服下了毒药。   干警们赶紧把三个狼皮拉到了陈歌月家外,并远离了陈歌月家的大门口。   三个狼皮倒在了地上。   “太祖实录——”天涯帮主断断续续地说道。尔后,没有了呼息。   三个狼皮是被人下了毒药!   天涯门帮主临死之前说出了秘密,是报复!   就如大鬼死之前一样。   是谁对大鬼和三个狼皮下了毒?   “陈小姐,你家有一本太祖实录?”郝馨予道。   “我们从没发现。刚才三个狼皮一直问我什么太祖实录。可我家哪有啊?”   “那你想想,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郝馨予道。   “可疑的地方?哦,我想想。”   陈歌月坐在一张大板椅上,歪着头陷入了沉思。   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段在天蓝色皮袄下,很是动人心魄。   “秦书记,郝局长,我带您们去个地方。”   “多谢!”   一间放杂物的房间。   门上的锁已见锈迹。房间的门很久没有打开了。   陈歌月开了锁。   推开了门。   一副黑漆漆的棺木赫然入目。   “这原是给我太公准备的棺木,都是选上好的木料作的。可棺木在完工后,下边的树木却发现有一根已腐烂,真是令人好生奇怪!于是,只好留了下来。山人的说法是棺木代表旺财,太公是想把财永远的旺下去。”陈歌月道。   “我们可以打开它吗?”   “好吧。”   秦伟东、郝馨予开了棺木。   一本书闪了出来。   明太祖实录!   上面有细楷记述云云。   《明太祖实录》,记录中国明朝明太祖、建文帝两朝皇帝事迹的史籍。根据《明史艺文志》的记载:《明太祖实录》共有二五七卷。   太祖实录凡三修:一修于建文元年(1399年),总裁为董伦、王景彰等;再修于永乐之初,监修为李景隆、茹瑺,总裁为解缙;三修于永乐九年(1411年),改命姚广孝、夏原吉为监修官,胡广、胡俨、黄准、杨荣为总裁官,至十六年(1418年)五月修成。朱棣两次重修太祖实录,删去了明太祖的过失以及建文朝遗臣对成祖的指斥,又歌颂朱棣“靖难”之功,以图自解于天下后世。但反复删改,使《太祖实录》所记四十八年史事只余二百五十七卷,显得过简。万历时允科臣杨天民请,附建文元、二、三年事迹于后。   大明太祖“圣神文武、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姓朱氏,讳元璋,字国瑞,濠之钟离东乡人也。   其先帝颛顼之后,周武王封其苗裔于郲(同“莱”,古国名),春秋时子孙去邑,为朱氏世居沛国相县。   其后有徙居句容者,世为大族,人号其里为“朱家巷”。   高祖“德祖”、曾祖“懿祖”、祖“熙祖”,累世积善,隐约田里。宋季时,熙祖始徙家渡淮居泗州。   父“仁祖”讳世珍,元世又徙居钟离之东乡,勤俭忠厚,人称长者。   母太后陈氏生四子,上其季也。方在娠时,太后常梦一黄冠自西北来,至舍南麦场,取白药一丸置太后掌中,有光,起视之,渐长,黄冠曰:“此美物可食。”太后吞之。觉,以告仁祖,口尚有香气。   明日,上生,红光满室,时元天历元年戊辰九月十八日丁(影印版写作“子”)丑也。自后,夜数有光,邻里遥见惊以为火,皆奔救,至则无有,人咸异之。   常遭疾,抱之佛寺,寺无僧。复抱归,见室东檐下一僧面壁坐,顾仁祖曰“来”,乃以手抚摩上顶,旦日,疾遂愈。   后复疾,仁祖念前梦之异,欲俾(使)从释氏(佛门),不果。既而徙居钟离之西乡,后迁太平庄之孤庄村。   太后常谓仁祖曰:“人言吾家当生好人,今吾诸子皆落落不治产业,”指上曰,“岂在此乎?”   及上稍长,姿貌雄杰,志意廓然,独居沉念,人莫能测。既就学,聪明过人,事亲至孝,侍奉左右,不违意。   一日黎明,仁祖坐于东室檐下,上侍侧。有道士长髯、朱衣,持简排垣栅直入,遽(ju突然)揖仁祖曰:“好个公公,八十三当大贵。”   仁祖初见道士突入,颇不悦,闻其言异,乃留之茶。道士不顾而去,既出门不见,时莫知所谓。及上即位,追上遵号,推其年数,适符其言。   岁甲申,上年十七,值四方旱蝗民饥,疾疬大起。   四月六日乙丑,仁祖崩。   九日戊辰,皇长兄薨。   二十二日辛巳,太后崩。   上连遭三丧,又值岁歉,与仲兄极力营葬事。既葬,念仁祖、太后常许从释氏,乃谋于仲兄。以九月入皇觉寺,仅五十日,寺僧以食不给,散遣其徒游四方。   上遂西游,至合肥界,遇两紫衣人欣然来就,约与俱西。数日,上忽病寒热,两人解衣覆上身,夹侍而卧,调护甚至。   病少差,复强起行。行数日,至一浮图下,两人者辞去,谓上曰:“姑留此,待我三日。”后三日,疾愈,两人亦不至,上心异之。及行至六安(地名),逢一老儒负书箧(xia小箱子),力甚困,上闵(通“悯”)其老,谓曰:“我代翁负。”老儒亦不让,偕行。   至朱砂镇,共息槐树下,老儒谓上曰:“我观贵相非凡,我善星历,试言汝生年月日为推之。”   上具以告,老儒默然,良久曰:“吾推命多矣,无如贵命,愿慎之。今此行,利往西北,不宜东南!因历告以未然事甚悉。”   上辞谢之,老儒别去,问其邑里姓字,皆不答。上遂历游光固汝颖诸州,凡三年。   时泗州盗起,列郡骚动,复还皇觉寺。上所居室,夜复数有光,僧皆惊异。   
推荐阅读: 《出水芙蓉》 《运转官场》 《危险啊孩子》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