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50章:谁会用铁锹砸自己?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50章:谁会用铁锹砸自己?

  吴县的大雪整整下了一个晚上。   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   好一场大雪!   一夜醒来,放眼望去,大地白茫茫一片,干净美丽,让孙立强情不自禁的胸怀大畅。   孙立强是真的高兴!   严至峰从省城传来的消息,不由他不快乐。想起嚣张的秦伟东,被关在“监狱”内,在四九寒天连一床被子都没有,硬生生冻了一夜,他就笑出了声。   严二少还说,姓秦的昨晚被特殊关照,遭人修理了。   事实上,是秦伟东修理了几个大汉。大概是严至峰委托的人,怕不好交差,而说了谎。   这就好!现在就等着他被正式拘留,撤职滚回老家的好消息。   也许姓秦的还不会“贬为庶人”,一撸到底,但再也不能与我孙书记对抗了,县长姚倩倩也就成了个傀儡。   孙立强的住所是套平房,三列红砖屋。红砖平房在如今,是彻底落后了。不过,红砖屋的装修是很考究的。   孙立强为何要住平房,不住常委楼?倒不是他思想境界高。而是他看中了红砖屋的吉利。   红砖屋先后走出了三位厅级干部,更走出了一位正部级干部。   再说,钢筋水泥建的楼房住久了,住住平房,感觉就是不一样。   平房的后面有快空地。现在全是厚厚的雪。   孙立强望着厚厚的雪,直有一种冲动。   “书记,我们今天去青山镇吗?”秘书小周道。   昨天下班时,孙立强说明天去青山镇看看。大雪降临,作为县委书记总要去乡镇转转,以体现县委书记体察民情、感知民苦嘛。   还有,青山镇长胡小蝶最近在姚倩倩的支持下,大动作不断,隐隐有超越镇委书记的势头。   姓秦的收拾了,现在轮到打压打压姚倩倩的另一个干将胡小蝶了。   “小周,快点,陪我堆雪人去!”孙立强没有应声,却喊小周与他一起堆雪人。   孙立强同志太高兴了,需要一种方式发泄,堆雪人就是好办法。   小周不料书记竟要堆雪人玩儿。   孙书记,不是吧?你还玩堆雪人啊?   小周顿时满脑门子黑线。   不过他马上就明白过来,毕竟在机关磨砺了多年。啄摩领导的心思,还是有点门道。   孙立强兴致勃勃地来到了空地上,挥舞铲子,就开始铲雪。   总共就一把铁锹,小周接了过去,孙立强也没闲着,伸出一双白静的大手,就在旁边捧雪,还专挑着绿化植物顶上的雪捧,不一会就冻得白里透红,孙立强毫不在意,欢快的笑声在宁静的院子里远远传了出去,如同小孩过年一般。   小周毕竟是年轻人心性,铲了几锹雪,见书记如此开心,顿时也兴奋起来,披开羽绒服,呼哧呼哧的,奋力铲雪。   很快,一个大大的雪堆就在空地中心矗立起来。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周大鹏也到了空地。喜滋滋地看书记堆雪人。看了一会,转身走了出去。不到一刻钟,拿了一把铁锹来到空地。   他干脆脱掉皮袄,堆起雪人。   孙立强兴致勃勃地接过铁锹,左右打量了一阵那个雪堆,开始“下刀”,神情专注无比。   孙立强专心致志地“修剪”着渐渐成型的雪人。   修剪过的雪人有些像某个熟悉年轻人的模样。   “是谁呢?”小周有些疑虑。   县委常委、苦竹乡党委书记秦伟东!对,书记就是依着秦伟东的大概模样堆的。   书记堆秦伟东,是何用意?   孙立强看着“秦伟东”,轻蔑地大笑。   周大鹏挥舞着铁锹,一个雪人也成型了。不过,没有孙立强堆的大,要小许多。   周大鹏然后开始了修剪雪人,很是得意。   一个美丽少妇的轮廓,闪现了出来。   吴县县长姚倩倩!   孙立强书记、周大鹏部长堆“秦伟东”、“姚倩倩”,干嘛?   孙立强举起铁锹,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向“秦伟东”的右手铲去。“秦伟东”的右手应声掉下。   孙立强冷笑。   然后再次举起铁锹,对准了“秦伟东”的左手。“秦伟东”的左手应声掉下。   “书记,好啊!”周大鹏大笑。   也不知他说的好是啥意思。但内涵,却不难猜。   “嗯。”孙立强点了点头。   他接着又举起了铁锹,对准了“秦伟东”的头部。   双手铆足了力气。   周大鹏也举起了铁锹,对准了“姚倩倩”的胸部。   周大鹏的双眼放光。多诱人的高峰!   作为县委组织部长,可谓权力颇大。虽说周大鹏部长自身硬件、软件不咋的,但他有干部提拔调动大权啊。吴县有些无背景、略有资色的女干部,还是“爱”周部长的。   周大鹏部长身边从不缺女人。可周大鹏却认为她们比不上姚倩倩。   一成都比不上。   可姚倩倩的职务比他还高,怎会“爱”他。只好作作春梦罢了。   现在就说不定了,哼!到时你姚县长成了摆设,而我老周成了党群书记。你还是要求我老周的。   有求,就有空隙!   周大鹏笑得很灿烂。   孙立强看了“秦伟东”足足一分钟,忽然改变了铁锹的方向,对准了“秦伟东”的嘴部。   “秦伟东”的嘴也是很令孙书记讨厌的。   他吸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小周的手机铃声急剧地响起来。   “书记,李处的电话!”有什么重要的事,省长王进阶的秘书李宗英迫不及待地把电话打到了小周的手机上。   自己的手机在公文包内,没带到空地来。   肯定又是重大好消息!李宗英在上午八点左右,给他打过电话,说省长对秦伟东的“狂妄”很恼火。   刘欣田的“门生”扇了他的前任秘书,不恼火才怪。   孙立强听后,连说了几个好字。   “哦,好!”孙立强高兴地接过小周的手机。   “头儿,省长让我告诉你,一切以大局为重,一切以吴县的干群团结、经济发展为重,要有容量!”李宗英缓缓地说道。   “什么??”孙立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头儿,你听清了吗?省长还说,小秦同志,有缺点,但优点还是很多的。”   “哦,哦,哦。”孙立强语无伦次。   李宗英挂了电话。   太逆天了!   一切都变得太大、太快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手中的铁锹一松,不偏不移地砸在他的右腿上。   一阵钻心的疼刺激了他的神经。   孙立强唉哟一声坐在了地上。   右脚的确很疼,很疼。   站不起来。   周大鹏、小周惊慌地向孙立强跑去。   
推荐阅读: 《官梦》 《烧烤王妃》 《运转官场》 《出水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