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48章:好一场板椅大战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48章:好一场板椅大战

  五号的铁门又开了。   “何青青,随我去八号!”干警喊道。   “小秦,我走了,你多保重!”   “多谢,你也要多保重。”   何青青看了秦伟东几眼,转身出了五号。   她被抓进五号,是带着特别使命的,就是要勾引秦伟东意乱情迷,从而更好地为秦伟东定罪。   何青青之所以答应,正如秦伟东说的,她确实是没有办法。人在极度困境中,一时糊涂,难免做一些错事,违背良心的事。   并且,交代她任务的干警说,秦伟东是一个采花贼,多次作案。但公安机关,就是找不到证据,拿他没办法。   可当何青青看见秦伟东脱下羽绒服,给她穿上,而拒绝她的“诱惑”时,她感动了。   面前的男孩,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根本不是好色之徒。   她当即决定,后续的手段马上停止,向他坦白。   坐在监视室的某个干警,看到这一幕,就赶到了五号。   怕何青青说出更多不该说的话。   何青青走了。   五号寂静了。   室内更冷了。夜是如此的漫长,长得没有尽头,长得令人抓狂。   在隆冬的深夜,独坐五号,真的不是个好事。   大约何青青走后半小时,随着铁门的开启,进来了六个大汉。   最前的一个,长发,黑脸,大胡子,肥硕,凸肚,布鞋。   后面的五个,看起来很是彪悍。   “小子,过来跟大爷捶捶腿。大爷的脚冻坏了!”肥硕的大汉厉声厉气地叫道。   秦伟东闭上了眼睛。   “小子,你耳聋了?没听到老大喊你?”   秦伟东还是没有动,也没有回答。   “呵呵,小子敢情是睡着了,我来让他醒醒。”   一个大汉走到秦伟东的椅前,一双绣着野狼的大手猛地抓住椅靠,向下按。   这小子就要滚倒在地!大汉笑了。   可令他奇怪的是,椅子竟不能动分毫。他使出全身的力气,还是这样。   大男孩坐在椅上动都没动。   好强劲的腿力。以腿发力,以屁股硬生生压住椅子。   大汉的一张脸,胀得通红,呼呼喘气。他可是很少丢过人。   在六人中,除了老大就是他,二把交椅。   就在此时,秦伟*然站了起来,离开了椅子。   大汉如狗吃屎般地扑倒在地。鼻梁碰在地上,有血流出。   “呵呵,狗吃屎。”秦伟东笑了笑。   领头的大汉也笑了。他的兄弟吃了屎,为何还要发笑。   大汉也是有点功夫的,一跃而起,抓起大板椅就向秦伟东的头上砸去。   秦伟东站着没动。   小子害怕了,这就好!挨我一椅,我就可出出气。   眼看大板椅就要砸到头上,伟东还是没动。连眼睛都闭上了。   怎么回事?小子是为刚才的莽撞,而心甘情愿挨一板椅?   可大板椅却不是好玩的。砸在头上,可不轻。   大板椅快要砸到头皮时,秦伟东动了。   但也就是右腿向后转了180度。左腿依然没动。   大板椅一下子砸在坚硬的花岗岩地板上。   两个椅脚砸断。   大汉也是好力道。   也是奇怪!五号弄出偌大动静,竟没有干警来看看。   领头的大汉使了个眼色。然后,抓起两把大板椅。   四个大汉也抓起大板椅,不过是一把。   “二当家”又抓起断了两腿的大板椅。   七把大板椅把秦伟东围在了中间。   秦伟东手中也有一把大板椅。   “小子,你好大的胆!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领头的肥硕大汉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是六把椅子!”   “我们是六把椅子?”   “对,就是六把椅子!”   “小子,你是说我们是任人坐、任人骑的椅子!”   “是,也不尽是!”   “小子,你别跟我玩文字,我们可都是玩心跳的主。啥意思?”   “你们就如同大板椅一样,没人搬没人推,是不动的。”   “你是说我们很笨!笨得像大板椅?”   “你说呢?”   “给我打,往死里打!”肥硕的大汉终于怒了。   不管是谁,当人说他笨时,总是不高兴易发怒的,除非是傻子。   激怒大汉,本就是秦伟东的目的。否则在狭窄的五号,面对七把大板椅的攻击,可要大费周章。   再说……   七把大板椅举了起来,对着秦伟东的全身,就要砸过去。   秦伟东把大板抓在双手上横举。   三把大板椅砸向他的头部。   两把砸向他的背部。   两把砸向他的胸前。   真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七把大板椅带着劲风,呼啸而来。   肥硕的大汉,裂开满是黑牙的大嘴,大笑。   小子,看你还怎么发泡,不知高厚的菜鸟!   秦伟东的大板椅忽然放低,径直反放在地上。   在放下椅子的一瞬间,从椅靠与地板的空隙钻了出去。   六把大板椅扑了个空。   三把砸在了秦伟东的大板椅上,其余四把砸在了地上。   就在此时,秦伟东出腿,如旋风一般,转了一圈。   六个大汉的小腿关节隐隐作痛。   好快的腿!   “小哥,好身手!”肥硕的大汉道。由小子变为小哥,可见他说的是真话。   作为练过拳脚的他,当然明白秦伟东刚才是腿下留情,否则安能还稳稳地站在地上!   “好汉,我想你们今晚是带着特殊任务进五号的吧!”   “哪有,哪有!”大汉低下了头。   “各位好汉,坐坐吧。”   当下,除了坐还能干什么。   “小哥,我们走南闯北,到过很多地方,见过许多年轻人,如你这般机智、身手的,还是没见过。在你面前,我们真的是大板椅,笨笨的大板椅。”   “多谢夸奖。你们是轻视,不是大板椅。轻视往往就是失败,强大如关公就是因为轻视而败走麦城。”   “小哥真是会说话。”把他类比关公说事,肥硕大汉的心情好了不少。   “小哥,你的师尊是谁?”   “我的师傅是个出家人。”   “哦,世外高人。”   “还有几个小时,天才亮,我们怎样过去?”肥硕的大汉道。   “坐在一起取暖,聊聊天外飞仙?”二当家的道。   “好啊。天外飞仙的女孩,可真是靓!并且,床上的功夫好生了得!”   “那嘴、那胸,那腿,真是回味无穷!”   几个大汉敢情是在天外飞仙快活被抓。   天外飞仙在哪?当然,肯定在三角公安局下辖范围之内。   坐在一块取暖??   “哦,各位好汉,我自小习惯独处。你们自便吧。”   “这,这,好吧。”   秦伟东的大眼炯炯有神。   是夜,秦伟东安然度过。   天刚亮,一个美丽的少妇和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走进了五号。   
推荐阅读: 《领先四十年》 《倒过来念是佳人》 《出水芙蓉》 《烧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