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46章:舒盈盈深夜探监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46章:舒盈盈深夜探监

  警车行驶上有积雪的山乡公路上,速度不得不减缓了很多。   路边的竹林,已有了白色。一些小竹子,压成了弧形。   洪州公安局的几个警官,虽然想马上回到三角分局,奈何大雪路滑,只好发发牢骚了。   “秦书记,我叫余人豪。”领头的警官笑着说道。   “余警官,您好!”   “秦书记,我在洪州听说你们苦竹乡有一种竹子,很奇怪,与一般的竹子大不相同。”   “哦,余警官也知道此事!我们苦竹乡有一种竹子,就叫苦竹。它在许多方面,的确与一般的竹子不同。用苦竹制作的家居产品与乐器,在明朝时期,是作为贡品进献皇宫的。”   “真是好竹。”   “我想问问,余警官怎么知道?”   “是这样。我弟弟是省政府研究室的处长,在一次家庭聚会中听他闲聊了几句,还说国际大都市明珠有两个大财团,对苦竹的开发有些意向。”   “是有这回事。”秦伟东道。   省政府研究室的处长,知晓此事倒是不足为奇。苦竹乡招来两个大财团,省委书记林启航都亲自接机,省长王进阶也派秘书露了面。偌大事件,作为省政府的智囊省政府研究室,要是还不知道,那倒是不正常。   一路上,余人豪与秦伟东天南地北、三教九流的胡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也不必尽述。   晚八时许,警车到了洪州地界。   洪州却没有下雪,只是刮着冷风。洪州位处长江边,向来冬天风大,寒彻透骨。不过,寒冷并未多大影响夜晚的洪州,仍是流光溢彩,热闹非凡。   警车在宽阔的街道上行驶了半个小时,转进了一条略现狭窄的街道。   此处人流、车流稀疏了许多。   再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警车直接进了三角公安分局的看守所。   “秦伟东,下车吧。”余人豪冷冷地说道。先前的热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秦伟东笑了笑。   这个余人豪!到了洪州就变脸,未到洪州之前,对自己热情怕是担心情况有变,任务不能顺利完成。   现在任务完成了,就没必要对你客气了。   “这是什么地方?”秦伟东道。   “领导安排。你今晚就住在看守所。没有办法,天晚了。”余人豪道。   “我犯了什么法?”   “你也是个干部,应该知道下属是按照上级的命令行事的。”   “你们这是违法。”   “违法?笑话!把他送到五号!”余人豪说完,哈哈大笑,钻进警车,离开了看守所。   秦伟东被其他的两个干警送到了五号。   五号是一个关压违法犯罪嫌疑人的专门号。   三角公安分局管辖着洪州南北方向的郊区,凤山宾馆就是它的管辖范围。   说是郊区,但离闹市也不是很远。出于多种考量,一些商家便在此区域大兴娱乐场所、餐饮酒店以及工厂。   于是,流动人口、各种各样的人群,充斥着这个区域。   治安,就成了大问题。三角公安分局的警力就很紧张,常常把还没审讯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关进看守所的号子。   五号就是其中之一。   此种做法,虽不合法,但也没有办法,基层有实际的难处嘛。   看守所的干警关上了铁门。   五号是一间二十几平米的房子。有两张桌子,十来把椅子,再无它物。   窗户的玻璃破了一块,室外的冷风阵阵吹进。   自幼习武的他,身强体壮,还是没感觉到寒冷。   五号就秦伟东一个人。   夜色越来越浓了,除了室内的灯光,四处黑呼呼的,偶尔还传来几声狗叫。   大概是看守所养的狗。   大雪的天气,正处隆冬、滴水成冰的季节,到了晚上十一点时分,寒冷可是真的,不是说着玩的。   在五号,无水、无食、无被、无人,寒冷就是最深的感触。   他妈的余人豪,把我关在看守所,不闻不问,受领导指使,是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高正炎吗?   可能是。但高正炎也就是个“听叫”的。背后还有大人物,直接的间接的算起来,还不止一两个。   他们的势力真的很强大!   自己随他们来到洪州,也许是太自信了,但正义必在人间!   再说,手中的筹码也不轻,杀伤力也不会小。   十二时许,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五号厚实的铁门忽然开了。   一个窈窕的女孩闪了进来。   长长的秀发,五官精致,身材苗条,洁白的羽绒服。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郭天明的女儿、省委政研室的干部舒盈盈。   她的小手,还提了一个饭盒。   一股饭菜的香味钻进了鼻中。   “伟东!”舒盈盈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秦伟东。   美丽的大眼,有两股泪水流出。   她俏丽的脸蛋冻得通红。   “盈盈,你怎么来了。天已经很晚了,又如此寒冷!你不要担心,我没做什么,只是做了该做的事。不会有事的!”秦伟东抚摸着她的秀发。吻着她冰冷的脸蛋。   “是张植诚晚上给我打的电话。我知道后,通过一个我爸爸的老部下,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里。”舒盈盈道。   洪州公安局对关压秦伟东的事如此保密,也是很蹊跷。   按说秦伟东所涉的就仅是治安案件,有“犯法”的嫌疑,但没必要搞得如此神神秘秘。   如果舒盈盈不是省委领导的千金,恐怕短期内还找不到这里。   三角公安分局那么多地方,几个审讯室、四个看守所,谁知道在哪?   像秦伟东刚进号子的,除了当事干警,还真没几个人知道。   当然,公安分局的高层肯定是有大脑壳知道的。   “你还没吃饭饿了吧,快吃饭!”舒盈盈打开了饭盒。   爆椒鸡杂,萝卜羊肉汤,大白菜,一小瓶洪州老窖。   都是秦伟东喜欢吃的菜。洪州老窖也是他平素喜欢喝的。这酒,有劲道,不上头。   秦伟东开了瓶盖,浓烈的酒乡飘散开来。   秦伟东喝了两口。   然后狼吞虎咽地吃饭、吃菜。   真的有些饿了。   “盈盈,你也来两口?”秦伟东笑道,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笑得很是灿烂。   是什么人啊!我都担心死了,关进了号子还笑!舒盈盈望了他一眼。   美丽的大眼满是焦虑。   “不来两口,来一口?”   “嗯。”许是有些冷,舒盈盈真的就着酒瓶喝了一小口。高干家庭的子女,酒大多还能喝一点。   “再来一口?”   “不喝,不喝!”   “一口多不好,孤孤单单的,两口才好,比翼双飞!”   “你呀,就是泰山压顶也不怕,什么人啊?”舒盈盈又喝了一小口,脸蛋娇羞一片。   不过,心情却放松了不少。秦伟东就有这种本事,把你的烦恼变为快乐,把你的快乐变为愉悦。   这种男人,就是好!   幸福说到底,就是追求心灵的愉悦。   “伟东,你快吃,不然就冷了!”   “嗯。”   “舒小姐,快走吧!”门外的干警喊道。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出来。”   “盈盈,你快走吧。天已经很晚了,你爸妈会担心的!”   “那我走了,你要多保重!我会为你想办法的。另外,我给看守所的刘副所长说了说,还送了他500元钱,他答应等会送两床被子来。”   “盈盈,谢谢你!”   “跟我还说这个。”   “盈盈!”秦伟东紧紧地搂住了舒盈盈。   舒盈盈热烈地吻着他的唇。   足有一分钟,然后提起饭盒,跑了出去。   舒盈盈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死寂的夜。   过了很久,刘副所长答应的被子也没有送来。   
推荐阅读: 《官梦》 《组织部长》 《烧烤王妃》 《出水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