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44章:谁的眼睛最亮?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44章:谁的眼睛最亮?

  乡委会议室,落针可闻。   不过,秦伟东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异样。   他还和几位警察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并示意林雪丹给他们泡茶,请他们稍等。   廖松涛的嘴角挤出几声讥笑,在安静的会议室很是清晰、刺耳。   姓秦的,你就装吧,看你还能装到几分钟?   死到临头,还若无其事,还开什么会。   有谁能救你?听听,洪州公安局,省厅同意。   单是一个洪州公安局,就了不得!洪州是江南的省会,不管在哪个方面都比省内的其它城市要高出许多,洪州的市委书记都是省委常委兼任的,有时还是省委副书记兼任。   洪州市委书记,常常都是省长、省委书记的热门人选。省长王进阶就是从洪州市委书记的任上,升任省长的。   如此一来,洪州的各个委办局就比其它市的要牛得多,更别提公安局这样的强权机关。   而且,洪州公安局还请示了省厅,程序上没有任何问题。   姓秦的,今天你插翅难逃!   “李书记,我不在的时候,你辛苦点,全面负责乡委的各项工作,特别要注意筹划好明珠的王式集团、邱式集团到我们乡投资的准备工作,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朱书记、张委员、张副乡长、林主任,切实配合。”秦伟东道。   李锋、朱剑虹、张文、张植诚、林雪丹,尽管揣揣不安,还是点头答应。   张植诚更是惊诧莫名,紧张地思考对策。   如何帮老大一把,让他躲过去?   左思右想,没有好的办法。   我该怎样拯救你,老大!   “秦书记,那我们走吧!”领头的警官道。   秦伟东、林雪丹客气,警官自也要客气,要文明执法嘛。   原以为秦伟东要大发雷霆,不曾想到如此和气。听说此人很是嚣张,天不怕地不怕,看来传言不怎么靠谱呢。   对洪州的警官,他还是识相得很呢!   “警官同志,您好!我是苦竹乡的副乡张植诚。秦伟东是吴县的县委常委、苦竹乡党委书记,我想问问他到底犯了什么法?”张植诚眼见情势不妙,马上站起来说道。   “哦,张副乡长,这个事情,涉及办案的机密,无可奉告!”警官冷笑道。   县委常委、苦竹乡党委书记,多大的官?一个副处级,在洪州就是个普通的办事员。洪州公安局的清洁人员老何头,都是副处级呢。   副乡长是啥玩意?   “警官同志,无可奉告也行,但秦伟东是吴县的县委常委、苦竹乡党委书记,按照相关规则,您们带他走之前,还要告知地方的负责同志,我们吴县的县委书记孙立强、县长姚倩倩知道吗?”   “我说小张副乡长,你懂不懂法,啊?我们公安机关作为执法机关,是按照法律办案的,有哪个法律哪种条款,规定公安机关带走犯罪嫌疑人,要请示犯罪嫌疑人的上级同意?”   “这,这是没有。但没有孙书记、姚县长的同意,您们就不能带他走。”   “小张副乡长,我们只是带秦书记去询问,你应该知道公民有这个义务!”警官笑道。   “不管怎样,没有书记县长的点头,您们不能带走秦书记!”张植诚肯定地说,语气很是强硬。   想哄小孩呢!带去询问,进了洪州公安局,老大还能出来!   “警官同志,张副乡长说得没错,按照惯例,带走一名县委常委、一级镇府的主要负责人,没有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点头,您们不能把秦书记带走!”李锋、朱剑虹、张文毫不畏惧,站起来说道。   “秦书记,是一个好领导,公道正派,一心为民,是苦竹的希望!”林雪丹道。一双美丽的大眼,似有什么东西将要涌出。   “对,秦书记是个好领导,是苦竹的希望所在,老百姓都说好!”一声宏亮的声音会议室的门外传来。   乡办公室副主任马寒大踏步走了进来。   满面寒气。   马寒曾是一名优秀的侦察兵。在他眼里,眼前的几个小警察,的确不算啥,瞧都不瞧一眼!   值得老马鸟的人,还没几个!   廖松涛坐在椅子上,笑得更欢了。你们就垂死挣扎吧,几个无知的傻蛋!   “呵呵,你们是要抗警?”警官笑道。   “没有书记县长,没有我们的同意,你就是不能带走秦书记!”马寒大声道。脸上的寒气更盛。   “老马,李书记、朱书记、张委、张乡长、林主任,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洪州公安局的警官同志说得对,作为公民,我有这个义务,请同志们也理解。我们共产党人,是欢迎上级机关和相关部门监督检查的嘛。没什么,就是去洪州公安局一趟。”秦伟东微笑着说道。好像洪州的警官,请他去喝茶聊天一般。   “书记!!”李锋等喊道。   洪州公安局可不是好玩的!还经过省厅同意,这事绝不会简单,仅是请你去询问。这事,绝对是个大陷井!   林雪丹一双美丽的大眼湿润了。   “同志们,放心吧,没事!”秦伟东站起。   两个干警一前一后把他夹在中间。   “书记,您要保重!”马寒道。作为一名老兵,对法律他还是懂的。   “嗯。”   “书记,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抓好各项工作。”李锋等道。   “好。”秦伟东很是感动。李锋、朱剑虹、张文、林雪丹已铁定追随他了,自己被公安局“带走”,还是不改初衷。   患难见真情!   廖松涛的脸色很是难看,黑成了锅底。   都什么时候了,几个傻蛋!   外面的冷风更大了,天空中彤云密布。大雪,也许真如气象预报播的一样,将要飘临了。   一行人刚走到乡镇府办公楼的第一层走廊上,便看见乡镇府大院内黑鸦鸦一片。   足有几百人之多。   附近两个村的村干和老百姓。   明王村的陈歌月也赫然入目,站在最前面。   他们把警车围在了中间。   “秦书记是好人,是好官,谁都不能带走他!”陈歌月清脆的声音,很是响亮。   “秦书记是好人,是好官,谁都不能带走他!”大伙随即附和道,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端的壮观。   公道自在人间!谁的眼睛最雪亮?人民群众的眼睛最雪亮!秦伟东的眼里也有了泪水。   谁说正义在消减,正义永远在华夏的大地上长存!   苦竹乡镇府大院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廖松涛又笑了。   姓秦的,你竟然煽动老百姓抗警!你的“罪刑”就更重了!   正在此时,一辆挂着吴县二号牌照的小汽车,冲进了乡镇府大院。   廖松涛笑得更加开心了。   事情正朝着他想的方向发展。   一切都很好,很好!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倒过来念是佳人》 《领先四十年》 《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