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43章:秦伟东,跟我们走一趟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43章:秦伟东,跟我们走一趟

  下午的党委会,乡长廖松涛来得特别早。刚接到办公室主任林雪丹的电话,他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   尔后得意的笑,轻快地到了会议室。   他到会议室时,会议室的门还没打开。   林雪丹还没到。   他站在门口,笑容满面。也许又要高升了,坐上苦竹乡的第一把交椅,连升两级。这人啊,如果运气到了,挡都挡不住;运气未到,再怎样努力,也是白搭。   前不久,乡委党群副书记的位置在姓秦的“压制”下,都坐不稳。不曾想到,几个月后,否极泰来,好事成双,换了人间。   姓秦的,我早就知道你蹦不了几天,果不出我廖某人所料。   你个傻蛋,不要以为会几手拳脚,谁都不怕,谁都敢打。那是武侠小说的戏说!   一个县委常委乡党委书记竟敢打县委书记!并且这个县委书记是曾经的省府一秘。   省长会饶过你!   这样一个傻蛋,也就王子君、姚倩倩看得上。   我呸!!   廖松涛再次哈哈大笑,他没有理由不大笑。   “乡长,到了。”林雪丹急忙开了门。   林雪丹的一对高峰在毛衣包裹下,很是壮观。   “美女主任好。”廖松涛一双色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林雪丹的波澜起伏。   若不是在公共场合,廖松涛可不会仅仅是过过眼福,起码一双大手也要享受享受。   姓秦的就要倒了,我就是苦竹的老大,在乡镇,办公室主任事实上就是书记的秘书和管家。   秘书,呵呵!到时就是盘中的菜,想啥时吃就啥时吃,想怎样吃就怎样吃。   自从姓秦的到苦竹后,漂亮的小娘们儿,就再没让他染指过。看那光景,八成是看上了姓秦的小白脸。年轻,英俊总是巨大的杀伤力。   小娘们儿,没想到吧,你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想到又能把妩媚的林雪丹压在身下,廖松涛不禁好一阵兴奋。   他更加得意了。   紧接着,廖松涛的人马、几个副乡长都到了。   几个副乡长自也是喜笑颜开。   姓秦的就要滚蛋了,老大就要升任一把了,咱们马上也要升官了,多美的事!   随后,李锋、朱剑虹、张文等相继走进会议室。   李锋面部表情沉重,刚才与秦伟东聊了一会,也得了书记的“准话”,但想想总不大可能。心里的担忧,挥之不去。   朱剑虹、张文则是脸色黑暗。他们还未曾与秦伟东交流,更没得到书记的“准话”。大祸就要临头了!在此情绪下,脸色自不会好看。   秦伟东是最后一个进会议室的。   原本他应该早就到的。   在去会议室的途中,他遇到了乡办公室副主任马寒。   马寒欢喜地跟书记打招呼。   秦伟东和他握了手。还给了他一包明珠烟。   “书记,我按照您的要求,对明王村、明王湾进行了深入全面的调查,要紧的不要紧的,吃喝玩乐拉撒,张家长李家短,都进行了留心。结果,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古姓、陈姓、明姓似乎对一物品很是重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们好像也不清楚。那东西在什么地方,他们好像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大致的范围,就在明王村境内。明王村有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物品,完全是几个姓的上代老人口传的。反正,这件事很神秘,很古怪。”马寒道。   “哦。老马,你继续暗中调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放弃!如果找我不方便,你就找县长姚倩倩。你要保重,注意保护好自己。另外,大鬼死时说了两个字,就是狂雪,不知是何意。”   要谋胜,先谋败,总是正确的。   这次,能战胜孙立强吗?答案是百分之六十。   如果发生点意外,就要低于百分之六十了,那就是败了。   有备无患,才是稳妥之道。   “狂雪,狂雪,是什么意思呢?我记住了。书记,发生什么事了吗?”马寒还不知道秦伟东扇孙立强的爆炸新闻。   “没什么,我扇了孙立强两个耳光。”   说完,秦伟东离了开去。   马寒站在当地,目瞪口呆。   当秦伟东走进会议室,所有的党委委员的目光都在他的脸上停留了足足三十秒。   李锋等,自是担心。   廖松涛笑了,嘴角闪过一抹讥笑。   娃娃,过去每次开会,你都是早早就到,今天最后一个到。   是知道马上要滚蛋了,摆摆最后一次威风,过过一把手的瘾吧。   在官场上,每逢大会,一把手一般都是最后一个到。   只能下级等上司,不能让上司等待下属嘛。再说,通过先后次序,还可拉开上级与下属的距离,较好树起上司的威信。   大凡一把手,自要运用好这一好规则。   秦伟东从公文包内拿出一个朔料袋,给了林雪丹。   林雪丹打开朔料袋,每人发了一包明珠烟。   “同志们,现在开会。请各位讲讲近段工作情况。”秦伟东刚坐下,就说道。   “我到县政府、县财政局跑了多次,终于多争取二十万元,年终兑现可说没什么大问题了。”廖松涛笑道。   “哦,松涛同志辛苦了!”   “不苦不苦,秦书记才真是苦呢,远涉一千多华里,用尽心机,招来明珠的两个超级巨无霸,是最苦的!”廖松涛把“苦”咬得很重,讽刺意味很是浓郁。   秦伟东笑了笑,没说什么。   娃娃,最苦就要到了,也许很快。周大鹏给他来过电,说孙立强书记已经动手。但怎么动手,周大鹏没说。   孙立强挨了两记耳光,会有姓秦的好果子吃!就是没有孙立强偌大来头的县委书记,同样也是要把姓秦的往死里整。   孰可忍,孰不可忍!   忍耐也是有底限的。何况,只能是下属忍耐上级,怎么也不能是上司忍耐下属,岂有此理?   如果孙立强忍气吞声,今后在吴县,还有谁鸟他!孙立强书记就是纸老虎。拥有绝对权力的目标,就是个幻影。   “书记,我说说吧。全乡的村级换届已圆满结束,各个村都是完全按照各项法规,选出的班子,人民群众反响很好。”李锋道。   “李书记,村级换届工作抓得很好,很有成效,辛苦了!”   “都是份内应该做的。”   朱剑虹、张文也谈了谈近段的工作,朱剑虹说严肃处理了采取不正当手段竟争的村干,张文说已完成了明珠两个超级巨无霸来苦竹后的宣传方案。   “同志们,听了大家的汇报,我很是高兴,近期大家做了很多工作,也很有效果,很好!我现在要告诉同志们一个好消息,就是明珠的王式集团邱式集团,已决定到我们苦竹投资!”   会议室内,立马一片稀稀落落的掌声。   但廖松涛的掌声却很响亮。   娃娃,还在谈论什么王式邱式,你还不知道孙立强已经出手了吧!   “我在明珠的时候,就起草了一份明珠王式邱式到苦竹投资,我们乡的支持配合工作方案,林主任你读读,大家讨论讨论。”   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在乡镇府大院四散传开。   一辆挂着洪州牌照的警车停在了乡镇府大院办公楼门前。   三个穿警服的干警,大踏步地进了会议室。   “秦伟东同志,我们是洪州公安局的,你涉嫌故意伤人,经省厅同意,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一个高大的警察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