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42章:扑朔迷离的案件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42章:扑朔迷离的案件

  “毛神探,别急,先抽支烟。”秦伟东递给毛大勇一支明珠烟。   毛大勇滋滋地猛吸几口,吐了几个烟圈。   “好烟,好烟。老大,你不会就给兄弟一支吧?”   “你小子想要多少?我可不是土豪!”   “一包总可以吧。”毛大勇笑嘻嘻地说道。   “没有。”   “老大,好烟啊!”毛所长可怜巴巴地道。   “给你!”秦伟东丢给了毛大勇一条明珠烟。   “多谢!多谢!”毛大勇连连点头。   “你小子有奶就是娘。”   “老大,听说你打了孙立强?”稍顷,毛大勇正色道。   “嗯。”老大冷静如山,丝毫不见愁颜。   “打的好!对这种整日不把心思放在谋发展上,就知道搞阴谋鬼计、玩弄权术的狗屁官,就是要扇几个大耳刮子,让他清醒清醒!”   “是啊,我早就想扇孙立强了!”   “哦,老大,我把几个案子给你汇报下。经过近十来天的侦察,我们派出所进一步确定了古木仁蓄意杀人的罪名。明王村明巾对炒黄豆极为过敏,他是知道的,是故意送炒黄豆害了明巾的性命。同时,经过我们的多次努力,古木仁交代了明王村原主任古德高是幕后主使。通过其他的人证也说明古德高是幕后的黑手。干警们走访了两百多个村民和党员干部,取得了古德高采取威胁、恐吓、利诱等手段,破坏村级换届选举,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毛大勇道。   毛大勇喝了两口茶水,继续说道:“古德高还涉嫌性侵村妇女,包括陈歌月都险些被他得逞。陈歌月已回家了,据说是在外面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陈歌月说,每到深夜,她卧室的窗户,就有异动,不是被什么东西敲几下,就是被小石子击打几下,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就在你到明珠的第二天,廖松涛就明确命令我,不准对古德高进行任何侦察,不能随便怀疑一个劳苦功高的优秀村干!廖松涛还说,这也是上级领导的意见。古德高可说是罪行累累,完全可以拘留了!不管是谁,都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也不能以权干法!”   “立即采取措施!抓捕古德高!”   “是,书记!”   “书记,关与古小蝉案,我们也有了很大的进展,初步确定了范围。”   “哦,说说看。”   “书记,你可知道当初在明王村驻点的领导是谁?省人大副主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严明亮!严明亮之所以在驻点期间不被人关注,是因为他是驻点领导,到明王村的次数很少,就两次,日常驻点工作都是一个姓石的干部在料理。我们通过侦察,发现严明亮具备侵犯古小蝉的条件,时间地点都有可能。严明亮来明王村的两次,就是住在古德高的家。不过,那姓石的也有嫌疑,同样具备作案的条件。另外,还有两个人有嫌疑,就是明王村小学的老师。但有一点,我们想不明白,古小蝉为什么不知道到底是谁性侵了她?很是不合常理。”   “大勇,对严明亮的调查,你要特别小心,要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是高级干部,你应该知道。最好是查外围。”秦伟东在吃惊之余,严肃地说道。对副省部级干部的调查,可是非同小可!   也就秦伟东、毛大勇两个“初生牛犊”,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竟敢秘密调查堂堂的副部级高干!   就是省公安厅,恐怕也没如此大的胆子。   秦伟东、毛大勇吃了熊心吃了豹子胆?   “老大,我知道。此事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秘密调查,其他干警都以为我在查古德高。”   “那就好。这么说,古德高背后的大人物就是严明亮。难怪,他如此放肆!”有省人大副主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作靠山,古德高确有“发泡”的本钱。   以严明亮的权势,就是浩阳市委书记李高奇,也得毕恭毕敬的。   “过去,大家都传古德高背后的大人物是姓石的。姓石的现在是省监察厅的副厅长,哦,叫石如铁。现在看来不是。”   “现在还不好说。对石如铁的调查也要小心,注意保密。同样限于外围调查。”   省监察厅的副厅长,也是个了不起的角色。确实需要小心。   通常来说,你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秘密调查省监察厅的副厅长,也是“无法无天”的行为。这种副厅级实职干部,而且是特殊部门的领导,你一个派出所长,竟秘密调查,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老大,还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那就是明王村村主任的位置为何那么诱人?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古德高、陈文海以及死去的明巾,都对村主任的位置十分看重。古德高为了坐稳村主任的位置,甚至想法杀了对自己有威胁的明巾。明巾,究其根源是因为竟选村主任而死。一个村主任,为何那么多人拼命地去争?这中间有什么奥秘呢?”   “这就要靠你毛神探了!”   明王村主任的位置,不仅仅是明王村古德高、陈文海、明巾等,十分看重。似乎省人大副主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严明亮也是很感兴趣,省纪委副处长、挂职吴县县委副书记左文武以及魏中天,都是很关注。特别是左文武,上次为了古德高重新当上村主任,竟到自己的宿舍谈判开出诱惑的“筹码”。   严明亮、孙立强、左文武、魏中天,表面看来毫不相干的几个人,却有一根线把他们紧密连在一起,那就是京城的老曾家。   说到底,他们都是老曾家的“门生”。   老曾家的几个门生同时关注一个小小的山乡村主任,不管怎么说,都透露着古怪。   古怪得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要揭开这谜团,哪里是切入点?   “好了,老大,我该走了。”   “嗯。”   “林主任,请通知党委成员,马上到会议室开会。”秦伟东对林雪丹吩咐道。   “是,书记。”   秦伟东站在了窗户前。现在正是隆冬时节,镇府大院的树叶都掉光了,随风飘在了地上,四处飞扬。   一阵刺骨的寒风自窗外吹了进来,冷气扑面。   天气预报,已发布了吴县苦竹境内近两天有大雪的消息。   漫天飞舞、无穷无尽的大雪,是多么的可爱!   白皑皑的大雪,总是令人充满希望与快乐的。   秦伟东深情地望了办公室几眼,然后拿起公文包,向党委会会议室,慢慢走去。   沉稳如岳。   尽管,他知道危机可能已经来临。   因为对手太过强大!   
推荐阅读: 《危险啊孩子》 《官梦》 《倒过来念是佳人》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