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39章:妙用交流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39章:妙用交流

  中共吴县委关于推行县直机关和各乡镇干部交流的通知。   加粗的红体标题很是醒目。   经过调查,本县的县直机关和各乡镇的副职干部,很少交流,三分之一的干部在同个单位工作二十年,三分之一以上的干部在同个单位工作十年,只有不到百分之十五的比率有过交流。此种情况,造成了多数干部工作积极性差,并且容易产生腐败。为了调动工作活力,防范腐化风险,县委决定推进县直与乡镇干部交流举措。为确保交流顺利推进,圆满完成,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成立领导小组。   加大宣传力度。   全面落实政策。   加快推进试点。为了交流顺利推进,取得良好效果,县委决定先搞试点,探索经验,以点带面。苦竹乡的十一名班子成员,除党政主要负责人,其余的在近十年中没有调动,此种情况在吴县是很少见的,为此苦竹乡作为试点单位之一,马上着手班子交流。   严肃党纪法规。   文件的下面还有一张纸,是苦竹乡班子成员拟交流名单:副书记李锋调任县纺织协会会副主任,乡纪委书记朱剑虹调任县供销协会纪委书记,乡宣传委员张文调任物资协会工会主席。再加上组织委员、武装部长共五个空缺,三个从县委办和组织部调任,两个从苦竹乡现任副乡长中提拔。   果然与县长透露的完全一样。   孙立强果不愧是曾经的省府一秘。做事手段老辣,真是杀人不见血。   以一个县直机关与乡镇干部交流的由头,以苦竹为试点为正当说法,把你的“人马”全部换掉,调往困难部门,把自己的心腹以及廖松涛的人提拨填上空缺。让你的威信全无。   而你还不能说什么,孙立强和周大鹏是站在全县的层面,是“公事公办”。   还有,孙立强一直以礼相待,对你在明面上很是尊重,“弱”的手法用到极致,让座、敬烟、表扬、探讨,各种手段一齐上。让你不好发火。   还与你大谈特谈洪州烟。一般来说,上级给你烟与谈论烟,目的是为了创造一种随意而亲切的氛围,孙立强也是。   与你大谈特谈洪州烟,不是无聊与胡扯,而是一种很好的策略。   就是让你挨了打,还不能发作。   端的好算计!   可惜他面前的年轻下属,不是小年轻。   秦伟东的怒火不可遏制地上升。   “书记,部长。推行县直机关和乡镇干部交流,我很赞成,是一项推进全县干部工作的好举措。但是我对苦竹班子的调整有些不同意见。”稍顷,秦伟东笑道。   “伟东同志,请讲!不过,县直机关与乡镇干部的交流一定要进行。”孙立强道。   周大鹏拿出笔记本,作倾听状。   “书记,部长。对这几个同志的交流我看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   “请讲。”孙立强笑道。很是得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胳膊扭不过大腿,看来你小秦还是不得不识时务嘛。交流明显就是要把你变成光杆司令,你还是同意了。   这就好!   孙立强的心态马上变得不错。看见面前的“跋扈下属”的臣服,他不能不高兴。这个小秦,把不可一世的叶根深送进了监狱,与姚倩倩扭成一团。只要把他压趴下了,姚倩倩今后就成了“小脚媳妇”了。在吴县,孙立强书记就是“绝对权力”。   从此在吴县,县委书记孙立强同志就是扎扎实实的“土皇帝”。   过去在省政府办公厅给省长作秘书,看似威风,但也就是个“当差”的,如今独挡一面,成为“土皇帝”,发号施令,感觉就是不一样。   想到今后的惬意日子,就一个字:爽!   再说,只要自己拥有了“绝对权力”,全面掌控了吴县的政局,说话是话,咳嗽一声大家都要特别领悟,充份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老领导交代的任务也能完成了。   只要小秦答应交流就好,提些要求可以答应。   扇人家一耳光,还要给一个甜枣呢!   “书记,部长,调整李锋副书记等几个同志,我同意。但我有两点不同的看法。李锋、朱剑虹、张文三位同志,在苦竹乡工作了十余年。如今都接进五十岁,家属都在县城,调往县直机关,是件好事。他们本人,我想也是愿意,是感谢县委、感谢组织部的。他们在条件艰苦的山乡,坚持了十多年,总的来说,是勤政廉政的,同志们和人民群众反应也比较好。对他们的安排,我个人认为还是要慎重,调往一些特别困难的部门,怕是不妥。就是他们本人接受了组织的安排,只怕对以后在苦竹这样条件艰苦的山区工作同志的积极性,也是个打击。所以,我认为交流可以,但对他们的安排,要再考虑考虑。”秦伟东笑道。   孙立强同志,你“公事公办”、玩“阳谋”,我也以其人之道还之其身。   开始想“耍二杆子”的打算暂且收起。看看再说。还是不要让人以为我秦书记“爱斗鸡”,官场的道道拎不清!   把我的人马全部换掉也行,但要给他们安排个好位置。   这样,我秦书记的威信无损,还会更高!   “伟东同志,你再看看这个资料。”周大鹏从公文包内又掏出了一张纸,递给秦伟东。   孙立强再次笑了,得意的笑。   小秦,你应该知道自个还是个大男孩呢!   我孙立强是什么人?曾经的省府一秘!手段与心机岂是你个小娃娃能比!我做事可是滴水不漏,后手中还有后手,方案是完美无缺的。   挖的坑,深且滑,你是跳不出的!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秦伟东居然也笑了,一种底气十足的笑。   娃娃有什么底牌?怕是还没明白我挖的坑吧!   秦伟东一双大眼,在纸上快速地扫了一眼。   纸上是组织部统计的干部交流情况。调回县直机关的干部有60名之多。而县直由于多种原因,其中主要因素是贯彻上级的机构改革精神,定编定岗,能安排的岗位只有不到40。   娃娃,不是我们不把李锋等安排到好一点的单位,而是没有地方可安排,并且我们是在落实上级的机构改革精神。   我玩的是“阳谋”、“公事公办”,没有“私心”,更不是“整人”。   你有什么意见!   把你打趴下,阴你一把,你又怎样?你还得乖乖低头,感谢县委、感谢组织。   感谢我孙书记!   “书记,部长,我也有张纸,给您们看看。”秦伟东从公文包内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周大鹏。   一张复印的纸。   周大鹏的脸色煞白。   
推荐阅读: 《倒过来念是佳人》 《领先四十年》 《首长》 《错爱专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