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25章:世界小姐冠军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25章:世界小姐冠军

    雨夜的寺院,自是有些冷。     一阵阵寒风钻进了厢房。韩冬妮和女尼坐在床上,紧紧地搂在一起。     四面八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韩冬妮仿佛能听到心跳声。她掏出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     而韩千秀的手也动了一下。     厢房的木门被猛地推开。     一个中年妇人如风一般卷了进来。     秦伟东在飞机上遇到的老妇人,最毒姥姥!     “你就是韩千秀?”     “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回答我!”     “是的,我是韩千秀。”     “你认识水晶宫的教父?”     “曾经的朋友。”     “你打算去找他?”     “是的。为了女儿的幸福,我什么事都会去做,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韩千秀,曾经的世界小姐赛冠军,绝代佳人,王泽群的情人。我们本不想对你不敬,只要你不管闲事,不去找教父。”     “情人?谁是情人!我本就是王泽群的正室。你没有资格评论,评头论足。为了女儿,我一定会去找教父!”     “韩女士,你去找教父?你自认为教父一定会卖你面子?你用什么去找,用你的身体?可是,你已是残花败柳,昨日黄花!”     “滚,滚!畜牲!”     “韩女士,那就别怪我们心狠了。我们拿了别人的钱,就得为人做事!”     寒光一闪,最毒姥姥的手里已多了一把匕首。     森寒的匕首,残酷地捅向韩千秀的胸口。     韩冬妮猛地站起,挡在了母亲的前面。     “妮儿!”韩千秀一把拉开女儿。挡在女儿的身前。     匕首带着凌厉的劲风,刺向韩千秀的胸口。     眼看一代绝世红颜,就要香消玉殉,离开人间。     韩冬妮不知哪来的力气,把母亲拉倒在地,扑在了母亲身上。     “韩总裁,请你让开!”最毒姥姥吼道。     韩冬妮是王式集团的副总裁,在明珠的知名度是很高的,俨然是商界的青年领袖式人物,最毒姥姥也不敢太过放肆。杀韩千秀已经承担了很大的风险与隐患,曾经的世界小姐冠军、王泽群的情人,可是倍受社会关注的。     再说,买家只是要求如果韩千秀坚持己见,只需杀她。买家出的价码,是针对韩千秀的。对韩冬妮,买家可没出价码。     “你不能杀我妈妈!你要什么,我都答应!”韩冬妮大喊。     “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许你妈妈去找水晶宫的教父。你能保证吗?”     “我能保证。”     “你用什么让我相信?”     “用我的银行帐户。”     “那我怎能知道你的卡里有没有钱?”     “我现在就给给银行的客户经理打电话。”     “嗯。”     韩冬妮掏出手机,拨通了银行客户经理的电话。     “我是王式集团的副总韩冬妮,请帮我查一下,我的帐户内有多少钱。”     “韩总,您好,您好!请稍候。”对方很是客气。     “麻烦你了。我的卡号是686868686868。”     “不麻烦,不麻烦。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韩总,您的帐户余额是八亿五千万元。”     “多谢!”韩冬妮挂了电话。     最毒姥姥不禁睁大了眼睛。做特工,说到底是为了钱。面对如此巨款,她不能不心动。偌大一笔款项,所见还是不多。     “只要你今晚放过妈妈,我可以转账五千万给你。”韩冬妮道。     “五千万?太少了吧!世界小姐冠军,一代绝世红颜的命,仅值五千万?”     “那你要多少?”     “一个亿,一块都不能少!”     “六千万。”     “不行!”     “六千五百万。”     “少了!”     “六千八百万。”     “八千万!”     “七千万。”     韩冬妮不愧是王式集团的副总裁,在一阵慌乱后,慢慢冷静如常。     她与最毒姥姥“斗口”,玩拖延战术!     “就七千五百万,一口价。”最毒姥姥终是不太放心。虽说自己一行到观音寺极为隐密,但任何事就怕意外,钱拿到手,安全地撤离才算完事。再说,王式集团的安保可说是一流的。堂堂的副总裁,怎知道有没有特殊的安保措施!     “七千二百万,一口价。”韩冬妮斩钉截铁地说。     “好吧。怎样转账?”     “你说怎样就怎样。”     “去港口花旗支行,你和我们一起,待我们出了海,就送你回去。”     “这——”韩冬妮迟疑不答。     “就这样吧!”最毒姥姥道。     就在这时,厢房的门猛地开了。     四支无声手枪对准最毒姥姥,开了四枪。     最毒姥姥的左右手、双腿都中了弹。     最毒姥姥摔倒在地。     “最毒姥姥,你没想到吧。”郝馨予笑道。     秦伟东、上官深雪、温如春温如水,跑进了厢房,看见韩冬妮无恙,才放了心。     “你们不要得意太早!”最毒姥姥一声冷笑。     “你是说,寺外的那些脓包,早被王式集团的保安擒住了。”秦伟东道。     最毒姥姥脸色略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秦伟东、郝馨予、上官深雪,拥着韩冬妮母女,向厢房外走去。     温式姐妹架着最毒姥姥跟在后面。     秦伟东、郝馨予、上官深雪突然感到从背后传来一股杀气。     四支无声手枪对准了他们。     温如春温如水,持双枪。     “怎么样?我说你们不要得意太早了吧!”最毒姥姥阴冷地笑道。     “不准动,举起手!”温如春道。     五人都举起了手。     “如春、如水,你们是——”韩冬妮很是惊诧。     “韩总,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就是最毒姥姥中的另外一位!”温如春笑道。     “而我跟绝世一双是一伙的。”温如水亦笑道。     “你们为何潜伏在我家?”     “韩总,你不觉得潜伏在王式集团的冷艳女总裁家里,很安全!”温如春大笑。     她不能不笑。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世上最难防的就是身边人、自己人!     “是谁派你们来的?”秦伟东道。     “秦先生、郝小姐,我很佩服你们的身手,可是仍逃不过我们的手掌心。至于是谁派我们来的,你也许根本就想不到。你们内地有些人,就喜欢搞窝里斗!当然,我妹妹不是。”     左文武魏中天一伙!一种潜意识涌上秦伟东的脑海。     至于温如水,谁是幕后指使?应是国外敌对势力。与叶枫应该没有关系。     “举起手!”     秦伟东、郝馨予、上官深雪突然笑了。如闪电般地攻向温如春温如水。     温如春温如水一愣,扣动了扳机。     可枪里居然没有子弹!     没有子弹的枪,就是废铁,就是累赘。     就在她们惊慌的一瞬间,秦伟东郝馨予上官深雪以雷霆手段,擒住了她们。     “其实,我们早就怀疑你们了,在山峰广场,在罗曼餐厅。刚才在车上,我和馨予就偷了你们枪内的子弹。谁是黄雀?我们才是!”秦伟东道。     作为蓄发神尼、曾经的军统之花的得意弟子,偷子弹正是他们的绝技之一。     试想,一个打入军统内部的弱女子,没有几把刷子,何能出色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成就军统之花的美名!     一行人出了厢房。     观音像前,不知是谁上了一柱香。香味正常。谁也没有在意。     烟雾燎绕。     一行人自观音像前经过。     不到一分钟,一行人竟全倒在地上。     一把枪顶在了秦伟东的脑门。     一把枪对准了郝馨予的心口。
推荐阅读: 《错爱专情总裁》 《危险啊孩子》 《烧烤王妃》 《出水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