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14章:三个大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14章:三个大人物

    当下,最急需合计的可有好几件事。     红色纸张上面提供的王式高层情况,几个股东为何反对,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有弄清了究竟,才能对症下药,赢得主动。     小餐厅的墙壁上为什么贴着一幅宫女图,而画中的宫女又是悲伤状。在餐厅内,按常理应张贴比较喜庆的画面才对,却偏偏贴的是宫中怨女,好不令人奇怪!     还有,绝世一双、超级娃娃、最毒姥姥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他们想怎样?并且最毒姥姥其中的一位在飞机上没有出现,现如今在哪里?     等等,总之就是谜团重重。     不过,如今最需研究的是红色纸张温如春姐妹把秦伟东郝馨予张植诚,领到了卧室。     一人一间20平米的套房,装修考究,配套齐全,端的是好住所。     温式姐妹走后,秦伟东给郝馨予张植诚发了一条短信:先休息一小时,然后到我房间。     郝馨予张植诚都说好。     大家确实累了,休息会乃是必须。     秦伟东一觉刚醒来,便传来了敲门声。     郝馨予张植诚来了。     三人围坐在一块,中间的茶几上放着那红色纸张。     贺竞发,44岁,男,集团董事,副总裁,毕业于美国哈佛商学院,反对到苦竹投资,理由是苦竹的材质并不好。     叶枫,50岁,男,集团董事,副总裁,毕业于明珠大学,反对到苦竹投资,理由是苦竹的投资环境不好。     麻车军,46岁,男,集团董事,副总裁,毕业于明珠第一高中,反对到苦竹投资,理由是江南省对王式集团到苦竹投资不重视。     集团三个重量级人物反对,也难怪总裁王泽群要改变主意,谨慎从事。     三个集团大人物反对,看来引资确实很悬!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再说此事只能是成功,不能失败。否则,已取得良好开端的仕途将再次跌入低谷。     想起在县府办借用的苦闷日子,秦伟东就有些抓狂。这样的日子,绝不能再有了!     但是引资如果没有成功,那将是怎样的结局呢?自己被闲置调离,姚县长被架空,刘欣田副书记上位省长就有了大的变数。     明珠之行,必须成功!     红色的纸张下面,主要是介绍王式集团的主要情况,以及发展方向等。     “你们怎么看?”秦伟东笑道。     “几个反对的董事介绍得太简单了,看不出什么啊。”张植诚白净的脸上,泛起了红润。他在这方面的经验还是要差许多,看不出来,也属正常。     “我推测一下,你们想想,看是不是有道理。贺竞发反对的理由是苦竹的材质不好,他是不是看上了其它地方的竹子?是哪个地方的竹子?是谁联系了他?叶枫反对的理由是苦竹的投资环境不好,说明他对苦竹的情况是关注的,是谁给他提供的信息?是不久前随韩冬妮到苦竹考察的其中之一吗?而据了解,不久前到苦竹考察的人员,都是韩冬妮的嫡系。当然,他也可以通过其它途径了解。麻车军反对的理由是江南省不够重视,说明他对王式集团到内地的投资是有担忧的,同时也说明他对内地的政治生态有些了解。在华夏国,无论是国有还是私有,党政的态度是至关重要的。他希望江南的高层给予足够的重视,为王式集团的投资创造最佳的外部环境。”     “馨予说的有道理。我发现了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他们的就读学校。贺毕业于哈佛,叶毕业于明珠大,而麻毕业于明珠第一高中。两个有较高的学历,一个为外国,一个为本土。还有一个只有高中学历。很多专家,以及我们自己的经验说明,求学的经历对人的影响是比较大的,尤其是在朋友圈子上。贺毕业于哈佛,他的同学范围就很广,或许就会遍布世界各地。叶毕业于明珠大,他的同学范围或许就要小得多。而麻毕业于明珠第一高中,他的同学范围无疑就更小了,同学的层次应该也要低些。从他们的同学范围,结合他们的反对理由,结合我们之前掌握的情报,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他们中,很有可能有一人与内地的其它省份的领导人有比较亲密的关系或许就是同学,很可能有一人与境外敌对势力有勾结,很可能有一人与明珠本地的破坏势力是同伙。看他们的求学经历,可说呼之欲出了。当然,这些都是假设,没有根据。”     郝馨予向秦伟东投过赞赏的眼光,她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意盈然。真乃绝妙推理!从没有线索中找出线索,真是好样的!     郝馨予忽然觉得,秦伟东具有超级警官的潜质。也许,他当警官或管政法的领导,更合适。     他的思路总是超常!     张植诚佩服地看着“老大”。“老大”的脑袋瓜子是什么做的?端的了得!     “那我们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验证推测了。”郝馨予笑道。     “怎样验证呢?验证的过程可是很难!”秦伟东皱了皱眉。     “我们要验证,必须进一步深入全面地了解他们。只有对他们了解得越详细,才能找出应对的办法,不然就是无的放矢,事倍功半。”稍顷,秦伟东接着说道。     “那怎样全面深入地去了解他们呢?温式——”     “对,就是温式姐妹!我觉得温式姐妹应该会给我们提供许多有用的信息。”     “那韩冬妮为什么要把红色纸张藏在菜谱中呢?对温式姐妹也有提防之心?”     “不会,你们想:韩冬妮是和我们一起进别墅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吩咐温式姐妹一定要把菜谱交给我们看,温式姐妹都有时机翻看菜谱的,也就是说没有打算把这事瞒着她们。但韩冬妮却又把红色的纸张藏在了菜谱之内,那就只有一个暗示,便是我们要提高警惕,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包括温式姐妹?”张植诚吃惊地说道。
推荐阅读: 《首长》 《错爱专情总裁》 《最美的时光》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