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13章:豪奢的明珠家宴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13章:豪奢的明珠家宴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秦先生,对不起!我们没有做好服务!”女孩微微弯腰。     “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太客气了!漂亮的小姐,你贵姓?”秦伟东顺手拍了她一记。     “多谢先生!我叫温如春,她是我妹妹温如水。”     “好名字!真是名如其人。两位小姐,端庄秀丽,温柔袭人。”     “多谢先生夸奖!”温如春又弯了弯腰。吹气如兰。     “温小姐学过武术?”     “我和妹妹都学过一点,我爸爸是武术爱好者,我们便从小耳濡目染,粗通皮毛。”     “哦,温小姐出自武术世家,难怪有如此身手。如有机会,当去拜访伯父、阿姨,讨教一二。”     “多谢,不敢当。请秦先生郝小姐张先生用餐!”     “好的,谢谢!”     秦伟东、郝馨予、张植诚看了一下餐桌,不禁大开眼界,西菜、东南亚菜、明珠常规菜、潮州菜、京菜、素菜等,品种繁多,应有尽有。     王式集团的副总裁,果是非同小可。一个家宴,置办得如此豪奢,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由此,也可看出主人韩冬妮对他们的欢迎程度。     从一些杂志的介绍来分析,不难得出结论:韩冬妮在王式集团由于资历浅,以及其他原因,在集团还没有拥有相应的展示空间;要打开困局,她必须在明珠之外,开创新的增长极。也就是说,韩冬妮决意到苦竹投资,并不仅仅是为了秦伟东曾救过自己,苦竹的确前景看好。     任何大事的发生,都是综合而成。就如大海,它的无极容量,不是单一因素,而是多种原由。     西菜有法国菜、意大利菜、瑞士菜、英国菜、西班牙菜。法国菜取料考究、味道浓郁、质地鲜嫩;英国菜原汁原味、滋味清淡;意大利菜味浓、原汁原味;而西班牙菜海鲜为主,味道蒜味浓郁。     明珠是个华洋杂处的地方,吸引了许多的亚洲移民来此创业,而不少的地道菜馆也因而建立了起来,丰富了明珠的饮食文化。韩国菜、泰国菜、越南菜、印尼菜等。桌上的越南菜口味清鲜,主料多水产,汁液重酸甜,植物性香料颇讨人喜欢,烹调方式揉合了中国与法国的特点。     明珠人以岭南人为主,岭南菜自然占了主导位置。岭南菜用料新鲜、味道精细,海鲜的烹调尤有一手,赢得三人不住赞赏。     潮州菜最大的特点是“浓淡适宜、丰俭随意”从贵价的潮州翅、白焯螺盏到“打冷”档式的猎皮花生、韭菜猎皮都令**快杂颐。潮州捕鱼业发达,潮州师傅对海产品的处理很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又特别重视酱料,不得其酱不食,初次接触的人很易出错。对食品的卖相尤其着重,伴碟的蔬果雕刻最能出师傅的手艺。甜品的款式变化多而各具特色,中外闻名。     今天的京菜菜式,多源于皇宫禁苑。特点是别具脆嫩香鲜。京菜大量运用了各种植物根和蔬菜,如辣椒、蒜头、姜、葱和莞荽等。由于北地严寒,食物一般都较“实在”,用以产生热量保温。特别擅长烹制羊肉,如桌上的“全羊席”即是。以猪肉为主料,采用白煮、烧、燎的方法烹制出来的菜肴,也独创一格。     明珠新派素菜发展,一日千里,80年代初期,明珠大概只有二、三十家素菜馆,中期已逾倍增长,至今已不下百多家了,而且光顾的以青年男女为主,菜式设计冲破传统,发掘了许多新材料,使单调的素菜起了根本的变化。咕噜肉、斋囟味、素鹅三个头盘引得秦伟东食欲大起。     饭毕,温式姐妹引着三人到别墅内的小花园。     时令已入冬,可花园里仍是暖和,红绿争艳。一条鹅卵石小径通向花园深处。     “秦先生,郝小姐,张先生,要不在石凳上休息会,我和妹妹给大家跳支舞?我们自小对舞蹈就有些兴趣,也许能给大家带来些许乐趣。”     饭后,散散步,看看歌舞,倒是好主意。     秦伟东等自是答应。     温式姐妹跳起了萨尔萨舞。萨尔萨是西班牙语言,只要音乐一放,身躯随之扭动,全场为之沸腾。萨尔萨延续颂乐的基本架构,加入了更强烈的舞蹈元素,一直是所有拉丁美洲国家流行的基调。萨尔萨现象与拉丁美洲人民的生活已密不可分,从俱乐部到家庭聚会甚至于街上,从老人到孩童,不管是工人或是上流社会,萨尔萨没有年龄、阶级的藩篱,有的只是发展出多样风采与面貌,亦如酱汁的口味辛辣中带点酸甜的调和。萨尔萨结合颂乐、伦巴、曼波、恰恰的舞步,已成为拉丁舞的代言人,不管是男女对跳、女性风格、或自由独舞的萨尔萨,在一往一来的亲密接触、独特性感的舞步,将女性的妩媚、男性的豪迈在扭腰摆臀旋转间发挥的淋漓尽致。萨尔萨早已在欧美国家风流行数十年,亚洲地区如日本、韩国、泰国、甚至于上海、北京都掀起莎莎狂热。     三人不禁连连鼓掌。温式姐妹的萨尔萨舞的确跳得很好。特别是郝馨予,因为她对这舞蹈还懂些,还会几个动作。     “你们跳得真好!”郝馨予笑道。     郝馨予在特种大队时,在某地偶然看过一次,印象深刻,不想今日在明珠又看到。     她想到了一位朋友,那位朋友就是在观看萨尔萨舞时认识的。     那位朋友,令她一生都忘不了,不知现在何方?在干什么?     同时她的内心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清。这种感觉源自哪里,也不知道。在特种大队服役执行任务时,常常有这种感觉。     “秦先生,郝小姐,张先生,您们一路劳顿,需不需要休息?”温如春柔柔一笑。     “好的。”几人确也累了。     再说,秦伟东、郝馨予、张植诚还有几件事,急需合计一番了。     眼下,真是没有多少心绪欣赏歌舞了。     多少事费思量!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