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09章:近水楼台不得月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09章:近水楼台不得月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令狐天急忙闪避,可是哪里能够?     两张扑克牌如刀削一般,割开了令狐天的口袋,残月弯刀掉在了地上。     秦伟东用脚尖挑起残月弯刀,吹了一口气,摔到坚硬的墙壁上,残月弯刀从中断为两截。     “全部带走!”郝馨予命令道。     二十几个大汉,很快戴上了手铐。在警察的押送下,被送往苦竹乡派出所。     与此同时,古德高在温城,也被吴县派出的警察抓获。因为古木仁已交代了一些非法勾当,都是古德高指使。有充足的证据,便可抓捕了。     古德高被连夜押送回吴县。     今晚的爆风骤雨行动,可说圆满成功,所有的目标,可谓一网打尽。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预期进行。     回到宿舍,已是深夜。     舒盈盈躺在被子内,却没有入睡。     “盈盈,怎么还没有睡觉?”     “我睡不着,左文武在你走后又来了,没话找话地啰嗦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我赶他,才走,真是讨厌!”     “哦,看来左副书记是爱上你了,怕我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想得美!你只能看月,不可得月。好了,我要睡觉了。锅里有蒸好的冰糖猪油鸡蛋,快吃了睡觉!”     “多谢!难为你记得我的爱好,感谢你对我的关心!”秦伟东是真的有些感动。     他曾说过,小时候最爱吃母亲做的热蒸冰糖猪油鸡蛋,那滋味太美妙了。     舒盈盈出身**之家,自小娇生惯养,哪曾伺候过他人!     为了心上人,也学着做饭,爱可改变一切,爱可感天动地,是也!     揭开锅盖,拿起热蒸冰糖猪油鸡蛋,秦伟东风卷残云地吃了下去。     好美的味道,一如母亲小时做的鸡蛋。     秦伟东坐到了床沿上,深情地看着舒盈盈。     那是一幅画,绝美的画!     他脱掉了外衣,轻轻地俯下身。     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唇芬芳润泽。     一双大手,在她的高峰上攀登、流连。     她热烈地回应他。     他的手机的铃声响了,响个不停。     谁在深夜来电?     吴县县长姚倩倩!     “小秦啊,睡了吧?”     “哦,县长您好!刚睡。”     “你们今晚可是大获全胜啊!你们辛苦了!”     “都是应该的。我看太晚了,原打算明早再向您汇报。”看来,姚县长的消息很是灵通。     “你们抓了古德高?”     “是的,以苦竹乡派出所同志为主,县刑警大队派员支持的。”     “古德高到底犯了哪些事?”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古德高涉嫌非法破坏村级换届,贪污公款,收受贿赂等。”     “有足够的证据吗?”     “可以这样说。”     “小秦啊,人在世上,尤其在官场上,有时候是身不由己的。你想做一个真正的好官,我同样是。古德高的问题可能是很大,可是我们还是要变通一下,能不能作治安案件处理,并作一些其他方面的处理,比如开除党籍,没收脏款等。说心里话,在给你打电话之前,我考虑了好长时间,作了好长的思想挣扎,我开不了这个口,可是我不说不行。”     “县长,这恐怕不行,古德高的问题可以明确地说,是触犯了刑律,这些处理措施显然行不通。”     “小秦啊,我刚才跟你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大篇,你一个字也没听进?我已说了,我也是没办法,我也很不想给你打这个电话。给你明说了吧,浩阳市委组织部部长米有为给我打了电话,再三请我们考虑下,说省委副书记刘欣田也是这意见。你该知道,米部长曾是刘副书记的秘书,再说他也不可能说假话。米部长、刘副书记的话,我们能不考虑吗?并且,听米部长的口气,刘副书记也是没法推辞。”     省委副书记刘欣田、浩阳市委组织部长米有为,是姚倩倩的后台,也就是秦伟东的后台。不管这后台多奇怪,但她就是在很给力地保护、提携你。     没有这后台,姚倩倩在仕途上,还会顺风顺水吗?答案是否定的。同样,你秦伟东还能混下去吗?结果不想可知。     后台的话,确实不得不听,非听不可!     而且他们,也是没办法。能给省委副书记刘欣田施压的,该是令众生仰视的庞然大物!     现下真的要变通了,如何变通?     “县长,那我就按照您刚才的指示办,变通变通。但我将要求派出所对古德高长期暗地监控,时机成熟,还是要抓他归案!”     “你这个小秦,好吧!”姚倩倩满意地挂了电话。     既帮领导解了难,又没丧失原则,没让犯罪嫌疑人逃脱,倒是不错的主意。     “伟东,是姚县长的电话?”     “是的。”     “她让你变通变通,说是米有为、刘欣田的意思?”     “是啊。”     “这个古德高是何许人也?”     “明王村原主任。”     “一个小小的原村委主任,哪来偌大能量,值得大人物为他周旋?”     “我也是这样想,并且很多次怀疑。明王村总给我一种感觉,似乎几个大姓对村主任的位置都是非同一般的看重,特别是古姓与明姓,他们为什么对村主任的位置如此看重,看重得令人难以理解!”     “村主任的位置,究竟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哦,今晚杀手大鬼在被我们将要抓住自尽时,说了两个字,就是狂雪!狂雪代表什么?狂雪不知和这有没有关联?”     “狂雪?”舒盈盈也想不通,是代表什么。     “好了,别想了,睡觉吧。明天我们还有大事。我要抓村级换届,你要调研。舒大小姐,天太冷了,我不睡沙发行不行,我也睡床上保证做君子。”     “你能保证?”     “当然能。”说完,秦伟东从沙发上抱过被子,放在床上,钻进了被窝,睡在舒盈盈的旁边。     舒盈盈穿的是吊带睡裙,雪白的香肩露在了被外,凹凸的轮廓勾人魂魄。     那一挽长长的青丝,自由散落。     绝美的容颜。     一切都不可抗拒。     有种强烈的渴望在燃烧,如野马奔驰,不可控制,难以阻挡。     可就在此时,一块大砖头击在了窗户上。     窗户的玻璃被击个粉碎。     是谁深夜摔砖击窗户的玻璃?
推荐阅读:《运转官场》《烧烤王妃》《组织部长》《倒过来念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