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07章:狂雪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07章:狂雪

    左文武和马寒对撞在一块。     马寒的功夫远比左文武要强,摔倒的自然是左文武。     “不好意思,对不起,左书记!”     “哦,没什么。”     马寒在黑夜找秦伟东,所为何事?     “书记,我最近在明王村发现一个新情况。我有个朋友是明王村人,叫郭伟胜,他说这几天有好几个人给他送钱,送钱的人委托他把钱分给组里的民众,选举日投他们一票。还说,其他组也是这样,不是送钱就是送物。”     “哦,有这事?”秦伟东有些惊异。     较高层级的干部贿选,秦伟东是了解一些,没想到村级换届更加明目张胆。     “老郭还说,古德高送的钱最多,每个村民100元。古德高真是下了血本,已投入二十余万元。”     “古德高哪来如许钱财?他为什么如此看重村主任的位置?他从温城回来了吗?”     “还没有,据说是到温城旅游。陈歌月也没有回家,不知去了何处。”     “老马,多谢!夜已深了,快回去吧!”     “好的,书记。”     在马寒离去仅十来分钟,苦竹乡派出所长毛大勇出现在秦伟东的宿舍。     毛大勇自个泡了一杯热茶,紧喝了几口。     “书记,是不是准备收网?”     “嗯。但有一个问题要注意,就是在没有充足的证据之前,不要动古德高,这个人的能量很大。”     “知道了,书记。县公安局郝局长派来的干警也到了,正在派出所待命。”     “一切都要小心从事,争取全面胜利!”     “是,书记!”     半个小时后,一场暴风骤雨席卷苦竹境内。     明王村古大塆古木仁家。     古木仁的老婆去了娘家。     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和他抱在一起。古木仁刚刚龙腾虎跃,大干了几个回合,和妖艳的女人说着私话。     “古哥,你什么时候离婚?我可不愿意总是偷偷摸摸的。”     “我早就想离,可婆娘死活不同意,我一连修理她一周,她还是不同意。”     “一周不同意,可以再修理一周,不叫她不滚。不知婆娘为何如此不愿走,想必是古哥的床上功夫太厉害!”女人lang笑。     “哪有你厉害?你就是喝男人血抽男人筋的狐妖!”     “唔……好坏……好坏。别再动了。”     “再让我摸会。”     突然,房间的灯亮了。四个干警的枪口对准了古木仁和女人。     还好,古木仁和女子身上盖了被子。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擅闯民宅?”很有些武术底子的古木仁竟没丝毫察觉,有人进了屋。     “我们是县公安局和苦竹乡派出所的干警,马上穿好衣服走!”     “我犯了什么法?”     “到了派出所再说吧!”     古木仁躺在被子里,不动弹。     两个干警走上前,抓住他的双足,一用劲,拉下了床。     一只闪光的钢铐戴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就在此时,躺在床上的妖艳女人在干警们不经意间起了床。     穿好了衣服。     此时干警们押着古木仁已到了大门口。     四个圆圆的小石块带着凌厉的劲风,击在了四个干警的太阳穴上。     四个干警倒在了地上。     妖艳女子一声冷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纯钢锯,欲锯开手铐。     突然间,她感到身后传来重重的杀气!     浓浓的杀气!     她停住了动作,转过身。     四支乌黑的枪对准了她的上下左右。     没有进路,没有退路!     “你们是什么人?我可是个弱女子!”     “我们是吴县公安局、乡派出所的警察,举起手!”     “原来是公安同志,我可是良家妇女。”     从黑暗中又走出了一对俊男靓女。     男的,自然卷发,儒雅英武。     女的,曲线玲珑,警服诱人暇想。     吴县县委常委、苦竹乡党委书记秦伟东,吴县公安局副局长郝馨予!     “大鬼,你就不要再装了。你作梦也没有想到,我们早就发现了你的踪迹,早就知道你利用古木仁吧!我们也知道,刚才其实你发现了干警们进屋,但你装作不知,以图出奇制胜,可这一出更证明你就是大鬼。”郝馨予说。     “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我是青石村二组村民陈桃花,王文福的老婆。在县城餐馆与古木仁相遇后,我们相识相爱。我们的行为,不是犯法吧?我用石块击中他们,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既没穿警服,又没出示证件。”     “青石村的陈桃花?早就死了,病重的陈桃花被你喂毒早就死了,尸体埋在王文福家的菜地。然后你就成了陈桃花,再就是设局和古木仁相遇,假以资色,为你所用。”     “知道我们为什么怀疑到你吗?乡镇府爆炸事件、盘龙谷水牛群蛇事件,让我们意识到,对手在我们乡镇府一定有内线,不然不可能把我们的行动计划掌握得如此清楚。而且作案之人定在不远处,是村里相信不怀疑的人。于是,我们想到了明王村古大塆的古德高,因为只有古德高在乡镇府有此能量,也只有古德高对我有恨。于是我派马寒,在暗中观察。”秦伟东一张俊脸冷峻如水,如黑漆漆的夜。     “你们大概不知道吧,马寒曾是某王牌军的一位极为优秀的侦察兵。他在古大塆,前后观察了十个夜晚,和五个白天。就在他无望的时候,在古大塆的水塘边,发现了一个难解的事。一个中年妇人从塘里轻轻地提上了一桶水,而水桶里满是湿衣服,一桶水加湿衣服,再怎么着,也有六十来斤,可是中年妇人却是用右手两个手指轻轻提起,似毫不费力,这确实令人难以相信。于是,他很快对你进行了观察,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现象,比如你竟不知道婆婆的忌日等等,加上公安机关的情报,以及发生的一系列事故,我们马上想到了在世界杀手界排得上号的杀手,勾魂使者的弟子大鬼!中年妇人为什么用两指提水桶?因为大鬼善使飞刀,发刀就是用两指!”秦伟东继续说道。     “你们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我丈夫王文福懂武术,我跟他学了点,有什么不对吗?我丈夫王文福也善使飞镖。”     “你是在哪年哪月开始跟王文福学武术的?他是怎样教你的?先教什么?当时,你最难学的是什么?王文福的手机号我有。”郝馨予厉声说道。     “好吧,我是大鬼。”     “你终于承认了,举起手!”     “我不会跑,不会举手,不会反抗。”     “举起手!”郝馨予大喝。     大鬼的嘴边突然流下了血。     大鬼倒在了地上。     “狂雪——”从大鬼的嘴内冒出微弱的声音。     大鬼饮毒自杀。     狂雪!!     狂雪是什么??
推荐阅读: 《倒过来念是佳人》 《运转官场》 《官梦》 《出水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