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05章:遇险青石村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05章:遇险青石村

    “书记,省委政策研究室有位女同志找您,她说姓舒。”林雪丹说。     “省委政策研究室?姓舒?女同志?她说名字没有?”     “没有。她说打您手机,没接通,便拨乡办公室电话。舒小姐说在青石村摔伤了。”     “小夏在家吗?”     “他刚和李书记到明王村了。”     “马寒呢?借他摩托车一用。”     秦伟东下了楼,马寒把摩托车已推了过来。     秦伟东一跃而上,绝尘而去。     舒盈盈调到省委政策研究室,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少了当记者的辛劳奔波,女同志成家了就有诸多不便。她爱好写作,文字功底深厚,到政策研究室可谓再恰当不过。     从江南日报社调到省委政策研究室,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但对于舒盈盈来说,就是小事一桩。在华夏国历来都是拼爹的积习,舒大小姐的老爹是省委常委,在一省之内有多牛?     她受伤了!     不知伤得怎样。     摩托车在土基公路上飞驰,漫天的灰尘迎面扑来。     土基公路已到了非再建不可的时候了。要想富,先修路,总是不错的。     青石村到了。四面是山,土基公路从中间直插而过。     一身粉红棉裙的舒盈盈坐在公路旁边的一块大石上,一双柔嫩的小手按在小腿关节上,皱眉流泪。     秦伟东跳下了摩托车。跑了过去。     “盈盈,没事吧?”     见到秦伟东,舒盈盈哭得更厉害了,眼泪吧啦吧啦向下掉。     舒盈盈的小腿关节已肿了好大一块。     这事对于秦伟东,倒是小事一桩。他蹲下身,温热的双手在她的小腿关节上,按摩了一会。     舒盈盈突然感觉腿部不庝了。她站了起来,又有些庝。     “盈盈,你现在腿部不能用力。你怎么到了苦竹乡?又怎么受了伤?”     “我到省委政策研究室后,领导交给一项任务,到吴县的邻县调研村级换届工作。完后,就到苦竹看看你。在吴县县城,我租了一的士,讲好到苦竹给150元。没想到行至青石村时,他要300元,并且威胁不给就下车。于是我们就发生了争执,该死的面的司机猛地把我推下了车,小腿关节扭伤了。”舒盈盈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秦伟东掏出纸巾,擦干了她的泪水。     “来吴县,邻县怎么没给你派车?”     “省委政策研究室响应省委号召,在年初开展了转作风活动。强调除特殊情况,到市县调研,必须坐公汽,不得要市县派车。”     “省委政策研究室作为省委的参谋助手,确应作好表率,只是不该让我们的舒大美女受伤,真是太不应该!”秦伟东笑道。     “什么人,真是!还有心思跟受伤姑娘开玩笑!”     秦伟东把舒盈盈抱了起来,她扑倒在她怀里,两团鼓胀的柔软贴在了他胸部。     他有些激动,不过现在还不是激动的时候。     把舒盈盈放在摩托车后座,自个坐在了前边。     她抱住了他的腰,一对鼓鼓的高耸紧紧压在他的背部,真是要人命!     秦伟东真的有些冲动,可再冲动也得忍住。     突然间,他听到公路的右边有摩托车向公路冲来。     向自己的方向撞来。     以极限的速度!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秦伟东突然加大摩托车的油门,风一般地向前驰去。     后面一个蒙面骑着一摩托车在后面追赶,紧紧咬住秦伟东的摩托车。     非同一般的车手。     舒盈盈紧紧抱住秦伟东的腰,摩托车以极限的速度奔驰。     到了一个长缓坡。     公路的两旁是高逾十来米的峭壁。     后面的摩托,风一般地撞来。     秦伟东加大油门,没有继续向前,突然一个左转向,冲下缓坡,返回青石村。     缓坡两旁的峭壁,几个磨盘大的石块以雷霆万钧之势滚了下来,后面的摩托车忙闪避,险些击中。     秦伟东骑着摩托车向青石村奔去。     前后就是一个完整的阴谋!     面的司机故意在青石村公路,推下舒盈盈,并使她的小腿关节受伤,舒盈盈于是和秦伟东联系,秦伟东肯定会来。于是,对方在路旁伏下杀手,假装追赶,在长缓坡上,欲一击必杀或必伤!     只是,对方怎么知道舒盈盈到吴县,要到苦竹?     或许这就是职业杀手的高明之处。     秦伟东拨通了毛大勇的手机。     毛大勇和干警们立马赶往青石村。     是谁要杀或要伤秦伟东?     秦伟东堵断了谁的利益?     秦伟东和谁有此深仇大恨?     一切都不得而知。     不过,很显然,此事定与村级换届有关。     村级换届,为何牵动了那么多人的神经?特别是明王村、大王村的换届,似乎竟争到了白热化。     据李锋说,明王村的换届很是复杂。古姓与明姓陈姓互不相让,对村支部书记、村主任位置都志在必得。     村民的宗族观念很强,对乡党委不怎么信任。     两辆警车拉着警报,到了青石村。     见秦伟东无碍,毛大勇松了一口气。     秦伟东说,这是我大学的同学,省委政策研究室的舒盈盈。     他是我的发小,苦竹乡派出所所长毛大勇。     舒盈盈朝毛大勇笑着点头。     毛大勇说你好。毛所长真是羡慕!眼前的舒大小姐,标准的大美人,气质优雅,大家闺秀风度十足。     瞧跟老大的亲热劲,可不是一般的男女同学关系。     老大可真有艳福!就是不知能不能成为嫂子。     秦伟东简单介绍了刚才发生的事。     留下两个干警保护秦伟东和舒盈盈,毛大勇和另外两位干警攀上峭壁。并与县公安局副局长郝馨予取得了联系,让她堵截那辆摩托车。     二十分钟后,毛大勇和干警们下了峭壁,回到青石村。     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是人为的推下几块大石。是怎样推下大石?是几人推下大石?都不得而知。     县公安局副局长郝馨予不久来电说,几个沿路派出所设卡盘查,也没有发现可疑的摩托车。     作案人就如同突然从吴县蒸发了,不见半点踪影,没有痕迹。     “毛所长,你们派出所要加大对几个案子的侦破力度,可向郝馨予副局长请求支援,争取在短时间取得突破。到那时,我们再开一次全乡大会。然后,我就要准备去明珠了。”     “是的,书记。”毛大勇朗声说道。     “唉,我的腿又庝了。”舒盈盈又皱起了眉头。     刚才小腿用了力。     秦伟东蹲下身,再次给她按摩。     毛大勇和干警们均回避到远处。     “东,你知道我为什么这长时间,没与你联系吗?”
推荐阅读: 《组织部长》 《莫小米的终极爱情》 《出水芙蓉》 《危险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