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103章:无法无天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103章:无法无天

  几天之后,苦竹乡党委书记秦伟东再次主持乡党委会。   这是他上任以来,第二次主持党委会。   此次党委会的主题是,专门研究部署王氏集团到苦竹投资兴业问题。   就在昨天,王氏集团副总裁韩冬妮亲自来电,说集团已决定在苦竹兴办乐器、竹器公司,规模定位为华中最大的乐器、竹器制作公司,希望苦竹乡马上配合王氏集团的专家,作好选址等准备事项。   这消息的确鼓舞人心!   苦竹有王氏集团投资发展,可以预期不久的将来起跳腾飞。   乡党委会议室,喜庆的气氛浓郁,但也透出几丝古怪。   秦伟东、副书记李锋、办公室主任林雪丹、副乡长张植诚,是真的高兴,欢乐之情溢于言表。   纪委书记朱剑虹、宣传委员张文表情平淡,低着头在笔记本上不知写什么。   乡长廖松涛、组织委员蒋建科及武装部长、两个副乡长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喜色,尤其是廖松涛的脸上乌云密布。   会前,为了党委会顺利进行,秦伟东专门和廖松涛作了沟通。就王氏集团来乡投资的各个方面,相互交换了意见。总的来说,会前的沟通取得了较好效果,达成了基本一致,起码廖松涛面上没有反对。   但两人也有一大分岐,就是乡党委委员中谁负责王氏集团到苦竹投资兴业的日常工作。   秦伟东力荐张植诚,廖松涛主张由组织委员蒋建科负责,理由是蒋建科在任副乡长期间,曾长期分管招商引资、工业,就是任组织委员也是主管招商引资。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理由。张植诚是谁啊?是你秦伟东的铁杆!若让你的铁杆主持日常工作,就存在架空我这个乡长的风险。   而秦伟东力荐张植诚,则全是从工作出发。作为铁杆,他对张植诚自是很了解,认为他是最佳人选。   两人在会前沟通达不成一致,就只有在党委会上表决了。   果不其然,乡委会对其他的方面,顺利通过,对由谁主持日常工作,争议不下。   “我认为张植诚同志不合适。他初来乍到,对苦竹不熟悉,并且对工业、企业方面没有工作经历。我认为蒋建科同志是恰当地人选!”廖松涛笑道。   武装部长及两个副乡长对随即附和。   “我认为张植诚同志合适。他文化水平高,为人真诚踏实,聪明好学。他还自学了工商行政管理专业。”李锋马上反驳。   他现在成了秦伟东忠实的助手。跟着秦伟东“一哥”干,工作起来有滋有味。对村级换届的一切事项,都以他的意见为主,包括各村的班子人选。秦伟东很少过问,放手让他开展工作。   近段的工作生活,哪一个“爽”字了得!   “一哥”看重你、信任你,自然得有回报。   李锋话音刚落,林雪丹便即赞成。   双方争论不下,只好投票表决。   廖松涛轻轻一声冷笑。   姓秦的,你怕是傻了吧!投票?你有四票,我却有五票,两个中间派肯定是弃权。   秦伟东微笑。   看见秦伟东的微笑,林雪丹也笑了。作为办公室主任,她对秦伟东的了解比较多。   每逢书记微笑,他都是胜劵在握,留有后手。   于是,她放了心,惬意地喝热茶。   李锋却有些担心,拿不准。按他的想法,投票“一哥”定输。   十一名党委委员的桌前,都放了一张白纸。白纸上是蒋建科、张植诚的名字,支持就在名字后面画对号。   十一名党委委员很快在白纸上画了对号。   廖松涛再次冷笑。一双粗壮的大手把白纸折得啪啪响。   蒋建科更是喜形于色。主持王氏集团在苦竹投资兴业的日常工作,是多么肥的差使?   将会收到多少白花花的银子?有了大量的银子,还可找个漂亮的小三。家里的黄脸婆太无趣了。   他不禁两眼放光,挑衅地看了秦伟东、李锋、林雪丹一眼。   朱剑虹把十一张票收全了,邀武装部长一起唱票。   武装部长高声应诺,走到了朱剑虹身旁。   就在这时,办公室副主任马寒进了会议室,对着秦伟东的耳朵小声了几句。   “请他们进来。”秦伟东说。   不一会,三个警察来到了会议室。   毛大勇和两个干警。   “蒋建科同志,经过侦查,你涉嫌在村级换届中,伙同混混地痞,威胁一些打算竟选的同志,以及其他的犯罪嫌疑,请跟我们走一趟!”毛大勇说道。   “你说什么?全是子虚乌有!再说我是副科级干部,没有县委的批准,谁敢抓我!”蒋建科怒火冲天。   “蒋委员,我们只是传讯你,我们派出所有此权力,你也有此义务。跟我们走一趟吧。”毛大勇说完,领着两个干警,把蒋建科围在中间。   “是谁批准你们这样做的?你们派出所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眼里还有乡镇府吗?”廖松涛声色俱厉地说道。   “廖乡长,是法律赋予公安机关的权力,请您支持我们办案!”毛大勇毫不相让。   两位干警架起蒋建科就走。   蒋建科这下真的怕了,脸色苍白,全身无力,任凭两位干警拖拽。   作为组织委员,廖松涛的跟屁虫,他任用手中的权力,在村班子配备上,捞了多少好处,只有他自己知道。更为要紧的是,为了中意的人选上去,他利用地痞赶跑了好几个优秀的青年人,还有…‥   廖松涛也无计奈何,苦竹乡派出所确有这个权力。对涉嫌犯罪的嫌疑人,可以传讯。   并且,他的心里还冒出几丝寒气。   会议室,安静得有些令人难受。   廖松涛主荐的负责人,突然被公安机关带走,并且派出所长已明确地说了蒋建科“犯罪”的事项,恐怕是凶多吉少。当下只有再主荐一人,再讨论决定。   “我觉得朱剑虹同志是很不错的人选。这个同志有过相关方面的工作经验。再说,作为纪委书记,可以发挥监督机关的优势,严厉打击那些不作为的单位和个人,为王氏集团在我乡投资兴业创造最好的投资环境!”廖松涛笑道。   他是发自内心的笑。   他的这一手着实高明。   把“中间人”轻松拉到旗下。无论能不能通过,都是秦系有害对廖系有益。   李锋皱起了眉头。   朱剑虹清了清嗓子,说了一通令人意料不到的话。   
推荐阅读: 《出水芙蓉》 《领先四十年》 《运转官场》 《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