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多娇 第01章:极品女上司(1)
当前位置: 首页> 都市职场> 官路多娇

第01章:极品女上司(1)

  楚南省会一家宾馆的客房。已是晚十时。   吴县政府办公室借调文秘秦伟东坐在电脑桌前,烦躁地反复修改着一份近两千字的文字材料。他毕业于本省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通过公务员考试,到了家乡县政府下属一局上班干文秘。由于长得俊、脑子活、材料写得好,去年春被县政府办公室借调至今。   平日,如此公文材料,他都是轻松搞定,一挥而就,甚至脑筋都不用动,交上去总是顺利过关。今晚,不知为什么,思路老是上不来,不是语法有误,就是逻辑有问题、用词造句生硬。总之,进不了正常的写作状态。   女常务副县长姚倩倩的美妙身影不时在他脑海闪现,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对高耸,小小的蛮腰,凝脂一般的肌肤……美妙的身影闪得他不住地难受,有种欲望在体内蔓延开来,越来越厉害。   姚倩倩上月自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位上调至现职。据说,姚倩倩到吴县任常务副县长,与县委书记王子君有很大的关系。市委原准备安排姚倩倩到另一个县任常务副县长,是王子君力争来的。王子君在不同场合都说姚倩倩是个难得的人才,更是个难得的好女干部。   对于姚倩倩来吴县任常务副县长,县长叶根深是极力反对的,他想让心腹现任副县长麦场发当常务副县长。但县长毕竟是副书记,是二把手,只好接受。不过,很多人说叶根深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作为县长自有他的能量,而且具有不同一般县长的能量。   王子君原是市政府秘书长,是姚倩倩的老领导。姚倩倩来后,便有人私下议论王子君拉帮结派。还有人闲传王子君和姚倩倩有不正当关系。   姚倩倩在市政府办公室分管文书信息。在今年全市政府系统信息培训会中,秦伟东还和她打过一场羽毛球。   那是初春,天还有些寒冷。第一场课就是姚倩倩讲解市政府信息相关规定。当一身浅红色风衣的她走进会堂时,秦伟东心里暗赞真美。休课中,没想到姚倩倩主动邀他打羽毛球。红绿争艳的花园,窈窕的浅红曲线,空灵洁白的羽毛球,多好的画面!打了一会,许是有些热,姚倩倩解开了风衣扣子。顿时,一对挺拔的高峰在毛衣里轻轻地跳跃着,秦伟东一阵窒息,不禁盯着看了多眼,不知是发现了他的坏眼神,还是有些累了,姚倩倩放下了球拍,离开了花园。   没想到半年后,竞调到了吴县。姚倩倩到吴县后,秦伟东和她基本上没什么接触。县政府办公室一个年过四十的副主任查冰跟着她,为她服务。全省县域经济现场会三天后在吴县召开,政府办一时人手不够,包括查冰全部抽去准备现场会的事宜,才临时派了借调人员秦伟东这趟差事。   不知是谁向省国资委告了一状,说吴县大量贱价处置国有资产。省国资委很震惊,本要立即到吴县调查,考虑到全省县域经济现场会召开在即,再说告状的内容也不一定是事实,才要求吴县县长就告状内容到国资委当面解释,视情况再作处置。县长叶根深确实放不开在即的重要工作,只好委托常务副县长到省资委办理。   姚倩倩带着司机老严秦南下午一点到了省国资委。几个相关领导都送了书面材料,还在国资委纪检组长包组长的办公室里,整整汇报了两个小时。   晚上,姚倩倩按照叶根深的意思,请省国资委的几个相关领导到宾馆聚一聚,几个领导在姚县长的热情邀请下,除包组长没来外,都到了。   几阵猜拳喝令饮酒后,姚倩倩变得艳如桃花。秦伟东发现她酒已有些过量。果然,一会儿她往公共洗嗽间走去。秦伟东赶忙站了起来,跟在她身后。   进了洗嗽间,她突然一个趔趄。秦伟东两手急速扶在了她的*上。和她相触的一刹那,他颤抖了一下。他有过和女孩在一起的经历,而且那女孩十分美丽,不过他们早就分开了。正处精力过盛青年的他,好久没过那种生活了。而她又是那么迷人,少妇的韵味别具一种魅力。   “县长,您没事吧?”   “哦,没事!”   姚倩倩呕了几下,没吐出什么。   今晚的她穿的是低领连衣裙,一弯腰,那对饱满丰硕的东西便暴露无遗,秦伟东感觉心跳在加速,马上有了反应。还好,她站直了身,说没事了回去吧。   秦伟东双手放开了她腰部。   落座后,又吃喝了一会,晚宴便结束了。秦伟东一路跟着她,送她到卧房。   “小秦,我睡会儿就好了。你赶快把县机械厂资产处置的汇报材料写出来,明天早上八点要送到国资委!”   “好的,县长。”秦伟东轻轻地关上门,到了自己的卧房。秦伟东的卧房和姚倩倩的仅一墙之隔。   回到卧房后就坐到了电脑旁,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写出令自己满意的材料,自己都不满意,领导那里过不过了关就明显是个大问号。   这个材料写好的关键就是既要汇报告状人反映的问题,又要掩盖告状人反映的问题,做到有所讲有所不讲,避实就虚,罗列事实,不留痕迹,有说服力。这就有难度,需要艺术。秦伟东一直没想好怎么运笔。一个好文秘,不仅文字功底要深厚、各级政策及形势要熟悉,还要懂人情世故、懂官场。秦伟东在这方面天分很高,虽说上班时间不长,但已进入了角色,入了门。这个材料虽说有点难度,但对于他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可是姚倩倩一对雪白的东西,还有*,一直不停地侵袭着他。   “还是休息一下再写。”他合上了双目。一会,他拿出了手机,一个披肩长发、身穿洁白连衣裙的秀丽女孩现在机面上。她是他的第一个,第一次,可他们在去年底分开了。   如梦似幻的大眼睛、高挑亮丽的身段,令他多少次沉醉?   秦伟东感觉身体胀得难受,不知是晚上喝了几杯酒,还是……   房间的座机响了,他一拿起听筒,温柔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小秦,你帮我买点水果。”   “我就去买,县长!”秦伟东放下听筒,飞快地冲了出去,下了楼,到了对面的超市,买了香蕉和苹果,来到姚倩倩的卧房前。